第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平日裡父親教溫家劍法,是不許她用領風劍的,父親說,領風劍是溫家祖輩傳下來的,若不是溫家這一輩只有兩個女兒,溫容又不喜領風劍的招搖,溫世年自己也駕馭不了,才不會將此寶劍交給溫華央這樣一個頑劣的女童。

  以往練習溫家劍法,溫華央用的都是喚日劍,喚日與醒月,是父親特地托人到劍冢制的,世上獨一無二的一對姊妹劍。

  難道今日這突如其來的頓悟,是領風劍帶來的……

  溫華央伸出手,輕輕撫摸著領風的紋路,像一種古老的藤紋,但又瞧不出個所以然來。

  溫華央不由地想到了一個人

  溫家老祖 當年震懾天下的逍遙劍仙

  溫止行

  相傳,溫止行的劍法便是鋒芒畢露,可惜天妒英才,溫止行不過二十九歲就被人下毒,在與李乘風的對手中由於內力運轉,毒入骨髓,最終死在了李乘風之手……

  而溫家後輩當時只有一個孱弱的女兒,天生不能習武,溫止行的止行劍法就此失傳,這乃是歷代習劍之人的遺憾,世上再無人能一睹止行劍法了。

  現在溫家人雖然將溫止行的絕世醫術傳承了下來,但所習的溫家劍法卻是後來幾個善武的後輩所研究出來的,又哪裡比得上當年那溫止行的絕世之劍呢?溫家也由武林家族逐漸落沒成了個半江湖家族……

  溫華央感到心中升起一股特別的感受,每揮一劍,這種感受就愈發強烈。手中的領風劍好似活過來了般,帶動她整個人陷入無盡的武學深淵,明明深不可測,卻激起溫華央天性里的想要領悟。

  又是一陣風掠過,溫華央提劍而起,劍影如幻,似將月光斬斷般……

  「央兒!」方如蘭不知何時走入後院,打斷了溫華央的勁頭。

  溫華央只好停下來,將劍入鞘。

  「母親……這麼晚了,可是有事情?」

  方如蘭笑笑,點點頭。

  「進屋來,母親跟你商量個事。」

  溫華央乖巧地跟上。

  「什麼事?」

  方如蘭滿臉笑意,摸著溫華央的手,好似有什麼天大的好事,眼裡又有幾分不舍。

  「過幾日就是你的及笄之禮,你祖母想趁此為你定個好親事,明日我差王嬤嬤將與咱家交情較好的適齡公子畫像送來,你自己擇一下,你看如何,」

  「母親莫要說笑了,央央才及笄,您就迫不及待要將我送走了?您當真捨得?」

  聽此,方如蘭眼裡不舍之意更濃了,卻仍是笑著。

  「你這傻丫頭,哪有女兒家不嫁人的道理,你難不成一輩子呆在家裡,一輩子不擇郎婿?」

  溫華央撇了撇嘴「是也,我才不要嫁人,哪個敢娶我,就先與我比試一番,分個高低,再者,那些名門貴公子,都只是圖有虛表罷了……才不是配的上我溫華央的人。」

  方如蘭聞言,臉色冷了下來,嚴肅道

  「你若是許了人家,就不要再整日打打殺殺的,要像個女兒家!」

  「何為女兒家?整日相夫教子,花枝招展嗎?怎的女兒家就不能闖蕩江湖,偏要在宅院中靠著丈夫孩子過一生?我溫華央從未想過那般的人生。什麼是男子該做的事,什麼又是女子該做的事,難道人分男女就連著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都規定了嗎?」

  方如蘭臉色更加陰沉了,厲聲斥責

  「你!你看你現在像個什麼樣子,哪有半分女兒家的樣子?非要氣死我才肯罷休嗎?」

  溫華央察覺到了母親的神色,軟下聲來「娘~」隨即拉了拉方如蘭的手「央央只是不想嫁人,想一輩子陪著娘親而已~」

  方如蘭臉色緩和了下來,「聽話,娘會為你謀劃個好將來的……」說著,眼裡閃過了幾分傷神。

  「不要嘛,求你了,娘親~我就想將咱們家的劍法與醫術傳承下來,哪怕……哪怕一輩子孤身一人,也還有你們啊!你,爹爹,姐姐,還有祖母,難道會不要央央不成?」溫華央哀求著「我只願,做個逍遙自在的溫華央……」是逍遙劍仙溫華央!

  「明日好好擇!」方如蘭轉身出了房門。

  早在院外等候的溫世年馬上追上去

  「夫人,如何了?央央怎麼說?答應了嗎?」

  方如蘭瞪了瞪溫世年,「都是你,偏要教她習武,如今這性子,越發沒有規矩了!」

  溫世年陪笑道「夫人莫氣,依我看,央兒確是個練武之才,方才我遠遠瞧見了幾招,頗有劍仙風采,如今她不過十四五歲,將來定是一代女俠……這般,我們也能能放心了,即便不許人家,也能有自保之力,做個逍遙劍仙也是好的……」說著,溫世年嘆了嘆氣。

  方如蘭臉上擔憂之色也不再掩藏……

  第4章 及笄禮、黑衣人

  ◎溫府辦及笄禮,溫華央遇到黑衣人◎

  五月初 蘇州

  虔山上,楦英花已經開遍了。楦英是蘇州特有的植物,只在五月開,六月到時即謝。滿山的淡紫色,倒成了一道風景。

  虔山中有一寺廟,名虔敬寺。每到五月,便有從各地來的人,大多是富貴人家的夫人,攜家中女兒來祈福。這楦英花花期短,只開一月,來觀花之人必須抓住機會,湊上時節,才能有幸一睹此景。而女子擇夫婿,也需看準良緣,碰上機遇。故這楦英花在蘇州習俗中的寓意即為時機與良緣。每年來賞花的,也都是些剛及笄待嫁的女子或想要尋到命定之人的男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