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昨日還說要過幾日才動身呢,怎麼又變了!我還沒玩夠呢!」

  「還玩呢,你都多大的人了,馬上就是你的及笄禮,祖母來信叫我們趕緊回去,再說父親得到消息,揚州恐有變故,不宜久留。我告訴你,溫華央,再不乖乖隨我回去,我定向母親告發你這幾日所做所為!」說罷她拖著溫華央就往回……

  第2章 自能有與我比肩之人

  ◎江湖風波再起,溫家陷入危機◎

  蘇州 溫府

  紫色華服的少女緩緩走下車轎,旁邊的婢女秋雲立馬上前扶住少女纖細的手腕。

  「姐,終於到家了,哎呀,這一路,顛死本小姐了!」少女朝轎內喊到,轎內的溫容接著下了轎,走到溫華央身邊,「快去拜見祖母和母親吧,你第一次離家這麼久,祖母是日日牽掛……」

  上院堂內

  「祖母!」溫華央一入屋就飛奔向座上的溫老夫人」,老夫人語氣和藹道,

  「誒!快來讓祖母瞧瞧,我的小央央,可讓祖母好想啊!這一去,你父親也是,帶著你姐妹二人四處奔走,又是青州……雲州,揚州的,連給祖母寫個信的時間也抽不出來……」說罷,撇了撇溫華央身後的溫老爺溫世年。

  溫世年馬上向母親行禮

  「是孩兒的錯,惹得母親擔心了……」

  溫老夫人身後的方如蘭,溫府長夫人開口「母親,世年也是迫不得已啊,如今這江湖,恐要掀起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波了……妾身聽聞那四顧門與金鴛盟已經撕破臉皮了,四顧門的單孤刀死於金鳶盟三王之手,前幾日李相夷已經立誓要血洗金鴛盟了……」方如蘭原是方家女兒,年少時也曾行走江湖過一段時間,不過後來還是嫁給了早已定下婚約的溫世年,成了這宅院中的溫夫人,但早年江湖勢力還在,所以消息格外靈通。

  溫世年與溫夫人沉默良久,似乎也對這江湖風波無可奈何,不免露出擔憂之情……

  溫家雖近年來不理江湖分爭,但到底祖上是江湖游醫,早年聲名遠揚,難免會捲入這場風雨。自己雖在朝有個一官半職,但卻與方家有姻親。溫世年此行遠赴揚州就是為了聯繫舊時的親信門派,哪怕為了一家老小,尤其兩個年紀尚小的女兒,也要保住溫家。

  「李相夷?是那個聞名天下的李相夷嗎?母親,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金什麼盟,和李相夷有什麼關係,和咱們溫家又有什麼關係?」溫華央聽著母親與父親這雲裡霧裡的一番話,又與李相夷有關,不免好奇。

  「大人說話,小孩子少插嘴,容兒,你們這一路風塵,快帶央央回房休息!」方如蘭對溫容說道。

  「是啊,大小姐快隨老奴帶二小姐回房吧。」溫夫人身後的王嬤嬤上前領著溫華央和溫容離開了廳堂。

  回房路上,溫華央不滿地踢了踢路邊的石子,

  「我哪裡小了,再過三日,就是我十五歲生辰了,到那時,我就及笄了,都可以議親了,還拿我當小孩!」

  溫容忍不住笑著勸道

  「你就那麼想議親?」

  溫華央臉一紅「才不是呢!哎呀,你又拿我說笑,你都還沒議親,哪裡就擔心起我來了!再說,那些個世家公子,各個滿嘴禮儀,什么女子要溫婉賢淑的狗屁話……要我說,女子也可以執劍天涯,誰要是敢娶我,我就用我這把領風給他漲漲教訓!」溫華央說著抽出領風劍,比劃了幾招溫家劍法,斬斷小路旁的狗尾巴草。領風是溫華央七歲那年得的一把寶劍,出自溫家老祖溫止行,相傳,溫止行曾經一把領風劍,背著藥箱,以傳奇般的醫術而一時名震江湖,要是他老人家知道自己的劍落入溫華央這個頑劣後輩手中用來削草,恐怕氣的要從棺材中爬出來罵上幾句了……

  溫容無奈地搖搖頭,「你這般,哪個公子敢娶你?」

  「自有能與我並肩之人!」

  「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哼!」

  溫華央學做父親平日裡生氣的模樣甩袖快步離去……溫容盯著妹妹的背影,卻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眉,露出一抹擔憂。

  她這妹妹,才不過及笄之年,如何面對接下來的形勢呢?如今這江湖看起來風平浪靜,誰又知道其下是暗流涌動,馬上……就要變天了……只願,溫家能躲過此劫……

  第3章 做個逍遙劍仙

  ◎領風劍意起,逍遙劍仙有何不好◎

  是夜,窗外月色皎潔,映襯出幾處竹影搖曳,三兩星光,好不愜意地點綴夜色……

  溫華央坐在房內,幾盞清茶,褪去了困意,這般的美景,早早睡去,豈不浪費了?

  少女提劍走到院內,四月天,不冷不熱,正適合趁著月色練劍。月光下,領風劍的紋路顯得波光粼粼……一陣清風,少女隨風而動,手中的劍好似有靈氣般引著她,每一式,都透露著一股決絕的狠勁……

  溫華央突然停下,剛剛那幾式,隨心而動,卻不是她自幼習的溫家劍法。

  溫家劍法,以柔克剛,先緩而拙,再快而利,借力以制敵,父親說,這是最適合女子所習的劍法。而剛剛著幾式,卻是極快,但不是胡亂揮出來的,雖然只有幾式,卻巧妙無比,若是用在對敵上……那便是招招致命!

  可她從未習過此劍法,也未曾見過,怎麼就隨意使出來了呢?

  溫華央沉思著,又看了看手中的領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