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bo」

  因為攝影機沒有開,何晴放肆地胡說,楊洋就在兩人他鄉遇故知般的熱情中漸漸睡去。

  嘰嘰哇哇地聊了一路,導致正式開拍時,何晴癱坐在觀光汽車上,像一顆脫了水的大白菜,蔫兒巴巴的!

  「better better better!」

  何晴坐在後排意識朦朧地划水,隨著大部隊哼唱調子,意識恍惚之間,聽到將better聽成了butter,無意中唱錯了詞。

  「Smooth like butter~」

  【哈哈哈,舉報何晴划水。】

  【阿米路過,何晴唱錯了,她唱的BTS的《butter》。】

  【活躍在各大平台的BTS!】

  【BTS:我不在江湖,江湖卻處處有我的身影!】

  【披頭士與21世紀披頭士的跨時空聯動!】

  【指路花絮,何晴在路上跟SUV的司機合唱了一路披頭士的歌,嗓子都唱冒煙了!】

  【我想聽女鵝唱歌,為什麼不放在正片了!】

  【原來是提前嗨過了!】

  自從導遊工作交接給井柏燃,何晴一刻也沒有停止觀察,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女人堆里的男生永遠是香餑餑。

  自從井柏燃當導遊,大家散漫的風格雖然還存在,但多少都會給井柏燃一點面子,效率是比她當導遊快了些。

  但同時她也發現,井柏燃的性格比她想的要暴躁!

  雷利風行的領導不喜歡拖拖拉拉的矯情下屬,但又辭不掉,一窩氣接著一窩地往他心裡竄。

  爬山前一夜井柏燃完全沒有睡。

  不停拍打帳篷的雨以及呼嘯的風使他擔心了一夜人身安全問題,第二天一早又呼哧呼哧去挑戰斯科菲爾峰,累死累活到了酒店又得幫一群站著不動的老女人般行李。

  井柏燃精疲力竭地跌坐在酒店走廊,他的心臟在胸腔里急速跳動,像是在發送求救信號。

  「我要瘋了,我為什麼要在這裡搬行李!」井柏燃摸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坐在地上發泄自己的情緒。

  所以說沒有人會喜歡有公主病的人,除非是把她慣出公主病的人。

  能理解井柏燃的情緒,但何晴累的不想說話。

  這難道是節目組的新招式?

  難不成一次瘋一個已經滿足不了節目組,非得要一瘋瘋一窩才開心?

  或許在觀眾眼裡接下來的旅行他們變得十分融洽,但在何晴看來,完全是因為集中三四天的密集旅行把該發的脾氣發光了,該遠離的人看透了。

  於是一群演員們就開始表演。

  過不明白,難道還演不明白?

  從安塔利亞到卡帕多西亞,再到伊斯坦堡和杜拜,敷於表面的旅行使整個變得生活平靜無波。生活舒服的同時也讓原本滿懷期待來到這個節目的楊洋十分難過。

  沒有一位觀眾希望楊洋明白什麼叫「真人秀」,包括他自己也不想知道,可偏偏事事不如十之八九。

  但要何晴這趟旅行快樂嗎?

  她一定會回答快樂。

  因為她明白是來出公差的,她分得請錄節目和遊玩,因此她不會把錄節目的情緒帶到山水之間,山是山、水是水。

  楊洋和陳意涵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們很痛苦。

  井柏燃明白這個道理,但他後期擔任導遊後,他的性格決定他無法放棄自己責任,哪怕是一份名存實亡的責任。這使他不斷掉進女人勾心鬥角的陷阱里,分身乏術,因此無法將自己從節目中分割出來。

  總之,這個節目經歷前期的波瀾壯闊,後期的一攤死水後全劇終!

  何晴時隔24天,終於坐上了飛往北京的航班。

  楊洋被手機的振動聲鬧醒,扒下眼罩發現是經紀人發來的消息,得到好消息的楊洋找到何晴的位置,蹲在過道上小聲跟她交談。

  「單曲合作的事,我公司那邊已經擬好了合同,你這邊要是沒有問題一會兒下飛機去我公司直接簽約。」

  「我沒問題,但是你詞寫好了嗎?」

  ......

  作者有話要說:

  腫麼辦,好像讓我的女鵝跟楊洋來次合作。雖然他的《且試天下》我中途下車了,但不得不承認他很帥!

  jin:小心我給你唱《孤獨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