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最好真有個什麼事情?」

  穆書夜清了清嗓子,對著三人晃了晃手中書信,面上嚴肅得緊。

  蘭絮幾人還當真以為他有什么正經事,紛紛都肅了面色。

  親王忽然抬手一指蘭娘娘,「你,要當乾娘了。」

  接著又指蘇衍,「你,要當乾爹了。」

  又指一臉茫然的嚴少將軍,「還有你,要做乾哥哥了。」

  最後得意洋洋一指自己,「我,要做皇叔了,」頓了頓,又補充,「親生的。」

  炫耀意思不言而喻。

  蘭絮:……?

  蘇衍:……?

  嚴翎:?

  這件事,是蘭絮在家書里告訴傅椋的,順便讚揚了一下她對未來乾兒子的喜愛之情猶如滔滔江河,並委婉地表達了,她想給乾兒子取名的念頭。

  當然這件事被穆商言察覺後,當朝陛下直接宿在御書殿,不眠不休的一個晚上,寫出了五百個名字來給傅娘娘挑。

  傅椋:……

  「你覺得叫穆繼樂好?還是叫穆興國好?當然穆天材也可以……」

  某位陛下興致勃勃。

  傅椋不忍掃他的興致,便問他這些名字都是些什麼寓意。

  雖說這幾個聽起來有些不大靠譜,完全足以令她兒子在未來的某日裡起一起殺父之心了。

  穆商言指著第一個,「這個,繼樂,繼承皇位要快快樂樂。」

  傅椋:……

  「這個,」他指第二個,「身為皇帝,必然要興盛國家。」

  傅椋:……

  「還有這,」穆商言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天生我材必有用,必然要有大……」

  話音未落,被忍無可忍的傅椋一腳踢下了榻。

  大軍是在快到年關的時候回來的,傅娘娘以往纖細的腰身圓潤了不少,像是揣了切半的小西瓜。

  蘭絮一馬當先殺了過來,她較之去南域前黑了不少,也瘦了不少,但整個人精氣神都非常好,滿臉的興色,似去了南域一趟便徹底放開了天性。

  她沒敢大咧咧地衝上來同傅椋擁抱,小心謹慎的在離她不遠地方撒了腳,小心摸過來將耳朵貼了貼。

  「唉!」蘭娘娘激動瞪大了眼,站起來手舞足蹈的比劃,「我聽到了他翻身的聲音!咕嚕一聲!」

  傅椋目光有些許同情,但她只哦了一聲,順著話道:「那可能是他見了你激動的。」

  蘭娘娘很是滿意這番說辭,拉著她胳膊講邊關的趣事,沒講兩句一定要低頭朝著傅椋肚子來上一句,「乾娘講得好不好聽?」

  身後穆商言黑沉著一張臉。

  穆書夜挑了挑眉,還沒待細問,就見他咬牙切齒道:「此時她怎麼就不罵一句沒腦子,講這是她餓了肚子在叫的這種話!」

  穆書夜:……

  今年的年過得比較早,臘月底的時候下了場雪,銀裝素裹的裝飾了整個大地。

  蘭娘娘除了行兵打仗,女紅這種東西也是做得極好的,她正同傅椋在亭子裡圍爐賞雪,手中不緊不慢地繡著小夏衣。

  算算日子,小皇子該是在那個月份出生的。

  宮裡充數的美人皆被穆商言遣散了去,只留下些許自願宿在宮中陪傅椋解悶的,不惹事的。

  初時朝中還有老臣對此不滿諫言,但太后出了個面,只淡淡一句,若是哀家的孫子因此出了什麼事,那就拿九族來陪這樣的話後,就再無朝臣敢生事了。

  蘭娘娘長嘆一口氣,放下小衣裳生了懶腰,「這宮中再也沒什麼大戲可看,也不知道阿樂何時才能軟乎乎地叫我聲乾娘。」

  傅椋抽了下嘴角,沒有講她做夢,畢竟她這個話,總比穆商言希望明日裡小太子就能繼承皇位要靠譜一些。

  還有幾日就要過年了,一晃一個年頭過得快,想想年初那會兒,她還尚在靜安呢。

  撫著隆起的肚腹,傅椋垂下的眸中滿是溫柔。

  正月那一日裡是不揍國事的,百官賀歲,辭舊迎新。

  晚宴後,外頭燃起了焰火,紛紛揚揚的小雪猶如銀茫,宮中燈色亮了一片,似乎隱約能聽見賀歲的聲響,還有從城外山寺里傳來的鐘聲。

  傅椋懶泱泱靠在穆商言身上,由著陛下剝開橘子來餵她。

  「你當真覺得長樂這個名字好聽?」穆商言還想再勸說一下,卻在傅椋狐疑的眼神中飛速改了口,「嗯,好聽,大氣,不愧是皇兄取得!」

  傅椋悠悠收回目光,將微涼的手塞進陛下的掌心裡,眉眼彎彎。

  「不好聽麼?穆長樂,長——樂……」

  唯願吾子歲歲長樂,歲歲亦安康。

  【正文完】

  作者有話說:

  啊!正文寫完啦!感謝一直支持我的寶貝們,文章有結局,他們的故事永遠沒有結局!我們下一本見吧!麼麼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