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戰!戰!戰!」

  「勝!勝!勝!」

  ……

  穆書夜和蘇衍的書信是在兩日後的午後送來的。

  彼時的傅椋正窩在當朝陛下的懷中,由著他給按酸痛的腰,手裡把玩著,據說是蘇衍從閩南帶回來的木頭物件兒。

  聽聞那裡的人大都喜愛養蛇訓蛇,故這小小一塊木雕雕得也是那種東西,還好傅椋不怎麼怕這種長蟲,平日裡也常常拿棍在濕泥地里挖地龍。

  更別說,這長蟲雕得像模像樣,通體繪了雪白,既可小小盤在掌心裡成一團,又可扭來扭去,還怪有意思的。

  接了丁諾送進來的書信,傅椋疑惑這二人不是在同一處麼?怎麼還分開送了兩封回來,待同穆商言一道拆開才有些哭笑不得。

  蘇衍那一封里,除了在開頭問了傅椋安好,餘下講得皆是一路上的要事,通篇半點廢話沒有。

  而穆書夜那一封,卻好似是專程寄給傅椋的,其中先是講了講這一路上所見的各色風景,又講了講一些行軍中的趣事。

  廣漠的明月、深夜的篝火、兒郎們的戰歌……寥寥言語卻繪極其壯麗之景,像是風雨之前的寧靜前夕,看得傅椋不禁彎了眼。

  穆商言折起蘇衍的信,往這邊瞥來一眼,低下頭去吻了吻女子的眉心,隨手抽來那張信紙疊了個紙箏扔去榻下,又將要下去撿的小女子壓進懷中拍了兩下。

  「他就來哄你罷,不是嚷著腰酸腿痛,看什麼看,快睡。」

  惹得傅椋哼哼唧唧,上去不輕不重踢了他兩腳。

  又過了兩日,外金髮難的消息傳來,南域守將江臨領兵應戰,初戰告捷。

  傅椋大喜,同蘭娘娘禍害了一遭池子裡的錦鯉,下河摸光了蓮藕。

  又過了五日,仍舊沒有薩格消息,穆書夜同蘇衍領援兵至南域,此一戰仍是捷報。

  傅椋親手給穆商言繡了一個荷包慶賀,將鴛鴦認成鴨子的陛下趕去睡了偏殿。

  然又五日,三王子身故消息傳回,外金憤而破擊,隨之傳來的還有穆書夜遇刺,蘇衍下落不明的消息。

  傅椋手一抖,案邊的茶盞落地,摔了個粉碎。

  作者有話說:

  收藏掉得我心疼,不能劇透敲敲重點,小甜餅!不虐的!

  第76章

  壞事好像一來都是成推兒的扎過來。

  一封一封快馬加鞭的急報被送來京中,南域的情勢隨著『薩格身故』的消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似乎這一消息是點燃炮仗的火星,燒著不長的引線呲溜一聲炸上了天。

  外金反撲之勢迅猛,同旁小國聯手發難,勢要將大盛咬下血淋淋的一塊肉來。

  「薩格當真……」

  後面的話傅椋沒能問出口,穆商言今日接到訊報時已在早朝上發了好大一通的火,消息都傳到她這裡來了。

  給穆商言換了一盞新茶,叫他緩一換神,當然陛下順勢圈過來她的腰腹將臉貼來,好似幼年心情不好時的撒嬌模樣。

  「沒有,」他的聲音有些悶,「沒什麼具體消息傳來,但外金有人狗急了跳牆,我們找不到人,不過空口白話。」

  傅椋輕輕嘆了聲,抿了抿唇,柳眉蹙起,面上難得有了愁容憂色。

  行兵打仗的事情她不懂,傳來的軍情也不過一知半解,但光是穆書夜受傷,蘇衍失蹤的這兩件事,就已然叫士氣衰了外金半分。

  畢竟人家可是打著為三王子報仇的名義而戰的。

  「有一件事,」穆商言鬆了些手,將她攬過去腿上坐著,「我想問你是如何看待的?」

  傅椋環著他肩頸,湊去同他親了親。

  對於陛下沒想著瞞她,有事來同她商量的這個舉動十分滿意,雖她未必能聽個明白分析透徹,但這種同她一道承擔的想法,卻是很值得稱讚的。

  她思忖著,莫非是準備御駕親征了?

  雖曉得他親自去一遭士氣必然是能水漲船高的,但對上一個小小外金,似又有些大材小用,何至於帝王和親王一同赴去,那這外金的面子也忒大了一些,還真當他們大盛怕了這邊域小國不成?

  「你對於……上戰場的這個事,怎麼看?」

  正思索著的傅娘娘只聽了個尾巴,不過『上戰場』的三個字飄進耳中,她就恍然了,以為穆商言當真是要同她講一講御駕親征的這個事。

  她咬了咬剛修整過的指甲,「雖然你的這個主意我很贊同,但是不是未免有些太過大材小用了?也不是說主意不好,就是打外金的這個事罷倒也不必整得如此慎重,人真還當我大盛怕了,打不過了。」

  話說完,她覺得有些渴了,便順手從案上將方才倒給穆商言的茶碗端來吃一口,抬眼時,正同他望了個正著。

  當朝陛下眉梢一挑,望著她的目光里有幾分驚詫,「沒想到你對她評價這般高?竟都覺得她去是大材小用了。」

  「你講得是誰?」傅椋咽下茶,納著悶,「咱們講得不是你要去御駕親征的這件事嗎?怎麼就成了我覺著她『大材小用』了?」

  穆商言深深望她一眼,「我何時同你講我要去御駕親征了,我是問你,覺著蘭絮上戰場的這件事,怎麼看?」

  傅娘娘手一抖,半杯茶全從衣領子灌了進去,涼得她一哆嗦。

  「你說誰?!」

  ……

  對於蘭娘娘主動請纓去南域的這件事,傅椋雖初聽時十分詫異,乃至都手抖地潑濕了衣裙領子,但後來穩下,又覺得這事放在蘭娘娘身上罷,是一件極其平常又萬般合理的事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