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著似乎那小廝揚鞭子抽了馬臀,駿馬高鳴一聲,二話不說就沖了出去,周遭頓時驚叫連連。

  這條道雖不是玉京中的什麼主幹道,但現下里是青天白日。

  周遭有人,這動靜鬧得自然不小,當即就引發了亂子和恐慌,更別提,還有匹受驚的駿馬,正拉著紮成刺蝟模樣的車廂橫衝直撞。

  旁邊黑衣蒙面舉大刀的人如影隨形。

  等奉安府接了消息趕到的時候,這亂子儼然到了尾聲。

  路上只有諸多被撞得七零八落散亂著的攤,還有被車軲轆碾爛了,引來蒼蠅蚊蟲的瓜果蔬菜。

  穆書夜幾人到的時候,路口有幾名戰戰兢兢的百姓正被盤問。

  其中有一人抬起手比劃了個約莫胳膊長短的形狀,口中和振振有詞道:「官爺您是沒瞧見啊,那些人拿著這麼長的大刀追著那馬車砍,小的模糊聽著趕車的叫了聲大人,也不曉得是哪一位……」

  他後頭話沒講完,只在那裡點頭哈腰。

  但傅椋從他幸災樂禍的神情中琢磨出來,他大抵是想講『貪官』這個詞的,摸不准還想嚷上一句『砍得好』。

  作者有話說:

  感謝在2022-06-16 20:28:30~2022-06-18 14:52:4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米米車厘子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71章

  「你老實在車上呆著,」穆商言下車前沉著臉一再強調,又三令五申,對一旁白諾和蘭絮道,「仔細看好她。」

  本來這一趟,穆商言並沒有帶傅椋一道的打算。

  先不說萬一刀光劍影,危情重重的,就是傅娘娘現下里這般模樣,也足以令人提著心肝吊著膽了。

  雖比之早會兒那陣半身不遂的蔫巴模樣好上太多,但也全然不似正常人那般,能跑能跳能胡亂折騰。

  這若是放出去叫人傷到一星半點,穆商言難不保自己會不會發瘋。

  但無奈,傅娘娘在此事上分毫不讓。

  她義正言辭表示,安修竹此番遭遇皆是拜她思慮不周所賜,若是不叫她跟著一道去,怕是待在殿中胡思亂想的,更加難以安生。

  倘若穆商言不允她一道,那可就別怪著,她自己想法子跟去了。

  說來也巧,就在二人為這事僵持不下,又因著緊急耽誤不得,不得不邊吵嘴邊一道往外走時,卻恰好遇見了正往這端來尋傅椋,手裡還提溜著個五花大綁人的蘭娘娘。

  原來昨晚兒一遭事,在陛下若有似無的縱容下傳了滿宮,蘭絮聽了,那就叫一個按耐不住,驚訝得連手裡剝了一半的橘子都滾落了地。

  她沒想著傅椋下手速度竟會如此之快,那點兒興味收不住,當即就好一番收拾起來,提了一籃子糕點往鳳棲宮去,美名其曰:慰問。

  到了地方,卻是裡頭侍奉的小丫頭跑出來迎,告知她家娘娘早些時候往御書殿去了。

  蘭絮倒也不著急,只感嘆傅椋『生龍活虎』的精神勁頭,便乾脆在殿中歇著等她。

  正巧遇見聽聞動靜,以為是傅椋回來出來的陸婉。

  蘭絮想閒著也是閒著,便端著她往日裡那副嬌嬌柔柔的可人模樣,拉著陸婉仔細話了會兒家常。

  大抵是就著陸璋的事情安慰勸解了幾句,叫她不要難過傷心。

  蘭娘娘端起來的正經模樣,很是能拉近人心,幾句話就叫陸姑娘打開了話匣子,談天說地起來。

  二人正嘮著,忽有位眼生的小丫頭端上來好些茶點。

  蘭絮在傅椋這裡一向受到極高禮待,宮人們見她也都拿當自己主子來待,便也沒覺著此舉有什麼奇怪的,還以為是穆商言又從哪裡新調派來的伺候丫頭。

  她正想叫小丫頭去洗些籃子裡的朱果來吃,卻不料那玩意兒轉身間,竟從袖子裡抽出把明晃晃的鋒利短匕,兇狠著眼眸就往陸婉後心扎去。

  這要是被扎中了,可不就是涼了透了,直接拿草蓆子一卷的命麼?

  要說旁人遭此一下,可能多少有些反應不及,但蘭娘娘是誰,她甚至還有功夫冷笑一聲。

  纖細手指一撩長裙,二話不說就給這玩意兒來了個乾淨利落的掃堂腿,又是一腳踹在膝窩上,只聽耳邊傳來膝蓋砸著地磚的,結結實實『咚』的一聲。

  那丫頭就被反扭手腕,卸去匕首,狠狠地壓在桌案上。

  為了怕她還有什麼後招,譬如咬舌自盡,又或是牙縫裡藏著個毒藥什麼的,蘭娘娘還極有先見之明,順手就扯來墊在托盤裡頭,茶碗下的布巾,不緊不慢的給她塞了滿嘴。

  這一整套動作行雲流水,瀟灑至極,全然不似方才那個連說話都細聲慢語,叫人憐惜的美嬌娘能做出來的。

  直看得一旁陸婉呆若木雞,好半天都沒回過來神。

  蘭絮拈著帕子,淡定理了理裙子,對著她柔柔一笑,又成了那個身嬌體軟的蘭娘娘。

  陸婉:……

  思來想去一番,蘭絮覺著這事兒不容小覷,就乾脆扯來金絲桌布做了長繩,將人給綁結實,又差著春梅去喊人。

  正巧今日在鳳棲宮附近當值的是許思淼,蘭絮同他幾分熟稔,便將事情講了講,叫他帶著幾個兄弟守著陸婉,唯有傅椋或是穆商言親至才能見人。

  許思淼意識到事情嚴重,肅著臉頷首應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