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前幾個靈沒靈驗那都是後話,反正血光之災嘛……倒確實是應驗了,只不過應驗在了她的手裡。

  想起那一時的胡言亂語,傅椋到底沒忍住笑出來,她看著眼下不同於那時乾淨,微顯凌亂的掌心,忽然想起當時在書中讀到的另一句話。

  一個人的掌紋凌亂與否,全然見此人歷經過的事端,經歷愈多,掌紋愈亂,反之則愈發流暢乾淨……

  而穆商言還不至而立,掌紋便已如打散了的麻草一般雜亂了。

  「又想給我算命了?傅大師?」男人顯然也想起了這段往事,聲音裡帶著顯而易見的笑。

  傅椋裝模作樣地在他掌心裏面摸了兩下,捋了捋光滑下巴上並不存在的鬍子粗聲粗氣。

  「本大師觀你,紫氣東來享有福澤,身體安康諸事順意,這是王孫貴胄掌相啊,公子必然是大富大貴,平安享福之人,只是這個……不知當不當說,公子您命犯小人啊……」

  說到後面,已然裝不下去了,帶著明顯的呢喃笑音。

  穆商言任由她鬧,反握著那隻手,一本正經地虛心請教,「那麼傅大師,我應該怎麼破小人呢?」

  傅椋又捋了一把『鬍子』,忍著笑,「這好辦,白銀百兩,黃金百兩通通擺上,再配香燭桃劍,本大師來給你做一做法事,保准錢到人除……」

  話沒講完,她自己已經先笑得伏在桌邊一顫一顫的,著實算不得一位『道行頗深』的大師。

  穆商言替她把垂下來的發撥去一旁,又將湯碗菜碟往前推了推,免得落進去沾上油污,容她笑了好一會兒,幽深的眸子閃了閃,才問。

  「你方才,還是在想蘇衍和薩格的事嗎?」

  傅椋露出半張臉來,眼尾笑得沁了紅暈,還存有幾分笑意未褪,她自覺坦蕩蕩的,不覺方才想得是什麼不能言說的忸怩問題,舔了舔唇,將唇舔得發亮。

  「我在想你,」她微微一頓,又道,「想你為什麼會喜歡我呢?」

  她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並不如一開始設想時的淡定,胸膛里的心跳得有一些快,連壓在臉下的手指也微微用力,凹出肉窩,猶如臨春之時待綻,已然有了艷色的桃苞。

  傅椋自覺這個問題問得十分正經,不明白心下里的這股子緊張和期待是從哪裡來的。

  就好似像幼年某一次考學,她等著老師通報課業的優良一般。

  雖明面上看起來並不在意這樣一種,由他人評判的東西,但卻仍在念到她名字時,悄悄摸摸地豎起耳朵,連眼睛也亮得驚人。

  傅娘娘緊張的時候,會下意識去舔唇,方才這片刻光景里,她已然舔了那麼七□□次了。

  誠然,這是個十分微不足道的小動作,連她自己都不曾察覺半分,但落在穆商言眼中,卻仍舊叫他心口一窒,又跳得猛烈而急速,像是溺水之人,在生與死的界限中橫跨了一步。

  ——她在緊張。

  這個無比清晰的認知,無異於在當朝陛下的心上狠揍了一拳,叫他當即傻愣了住。

  好似他多年前踏便八方,只尋到了那麼一顆珍惜種子,明明做好了千百年都不發芽的準備,但忽就有那麼一天,他醒來之後,見那荒蕪地中迎風顫巍一枝小小綠芽。

  若說昨夜裡昏昏沉沉醉著酒的穆商言至如今,仍有疑慮和如夢似幻般的不真切,那麼如今在他眼下,紅著臉等他答案的傅椋,卻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訴他。

  他苦守了多少年的那顆種子,終於在某個雨日到來前,開出了最艷麗珍惜的花朵。

  儘管沒有言語,但傅椋卻從那雙狹長銳利的眸中懂了什麼。

  那雙一直注視著,從不離她半分的眼眸,曾經如何也讀不明白的情緒,在這一刻里,柳暗花明一般,就統統明了通透。

  原來,她想,這樣的情緒就叫做歡喜啊。

  作者有話說:

  洗手作羹湯,挽袖剪花枝:具體出處不詳,來源百度。

  一點題外話:我可喜歡熱熱鬧鬧評論區啦,也是支持我的動力,一般都會看,回復隨機~

  感謝在2022-06-15 15:44:14~2022-06-16 17:30:4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李李李李澤言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69章

  回鳳棲宮的路上,途經過梨棠林。

  已然過了時節的花瓣有些微微落敗,似將要走到壽命的盡頭,正在晚風中同枝頭依依別離。

  傅椋鬆開牽著穆商言的手,提起裙擺,幾步上前去踢了踢枝幹,欲落不落的花瓣當即從枝上脫落,紛紛揚揚的,好似下了場含香的雪。

  她仰頭望了望,拍落肩膀上的,又去踢下一棵。

  枝條晃得簌簌,潔白花雪之中,她一身紅衣,裙擺翩躚,在裡面跑來跑去,將花瓣往泥地里踩得更加結實,不叫風隨意吹去旁處。

  這些落敗了的花瓣,將是梨棠樹最好的肥料,第二年春日,仍會在枝頭新綻。

  她風風火火地去,又風風火火地回來,漆黑的發上火紅的裙上都沾著顯眼的白瓣,連鞋邊都蹭上濕潤花泥,撲面而來一股子熏人清香,活像是從梨棠花中滾了一圈的小狐妖似的。

  穆商言抬手拈去她發上的花瓣,蹭過指腹的柔軟觸感像似方離去片刻,又在此時塞回掌中的手。

  傅椋低頭拈著裙子上沾著的花瓣,露出雪白後頸,又從穆商言那裡討要來發上沾著的,一股腦地放進了旁邊泥地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