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以為自己已經將這件事兒說得十分陳懇,順帶明里暗裡提點一下義兄,下一次挑張好看些的臉,然聽在穆書夜耳中,卻仍令他抽了下嘴角。

  這丫頭莫不是變著法子講他審美爛得很?

  薩格也在旁跟著笑,對傅椋的話十分贊同,傅椋滿意看他一眼,對此有眼光的頗為讚賞,卻不想又惹得穆商言沉下臉來,輕哼一聲。

  蘭絮在一旁拿著扇子搖,春梅也在旁拿著扇子給她扇涼風。

  蘭娘娘一向最是怕熱,若是擱在往日裡,今兒這種天怕是早早就躲去池邊貪涼了,但偏又想湊得這份熱鬧,倒是難為死她了。

  平日裡在宮中還能露個胳膊露個腿的散散熱,出來卻不可如此作為,只能拼命拿著扇子往自個身邊扒拉涼風。

  倒是方便了坐她身側的傅椋,只覺小風嗖嗖颳得涼爽,免不了愜意地眯了眯眼,只覺不用自個兒動手扇風,當真是得了趣了。

  正巧穆商言叫人送了些涼湯冰粉什麼的上來,霧蒙蒙白氣一繚繞,仿似霜華白雪降下,當即就涼快了下來。

  蘭絮眯著眼朝她看來,似笑非笑的,似是在問她這股子小風吹得爽不爽,傅椋訕訕一笑,摸了摸鼻尖,忙撩起袖子裝了碗冰粉,又撈了好些冰塊進去,才端去蘭娘娘面前。

  這時只聽下頭銅鑼一聲敲了響,喧鬧聲漸漸靜下來,傅椋下意識張望去,心道是開了場了。

  花魁會的第一斗,斗得是舞技,在風月中討生活的姑娘們,或多或少都會跳上一段來助一助興,但真正跳得出彩的,能在這種場合里拿出手的卻是不多見。

  這也是三場比斗當中,傅椋最喜歡瞧得一場。

  因著她自己是完全不精於此道,所以每每見那些個嬌俏姑娘身著舞衣,纖細腰身如蛇一般扭得柔軟自然時,都不禁萬般感嘆。

  繼而又低頭伸手去摸摸自己的腰身惆悵一下,近日裡頭是不是吃得胖了二兩肉,若是瘦下來,是否也能學著扭上一扭?

  當然了,在輕微嘗試幾次後,不是抻著腰就是扭著胳膊的傅娘娘,毫不猶豫地打消了這個『慘絕人寰』的念頭,愈發覺著這種事不是個常人能做出來的,實屬是萬般艱難。

  所以對於那些個舞跳得好看的,也就不免另眼相待了番。

  頭一個上來台的,是一身赤紅舞衣的姑娘,發頂上別了朵足有拳頭大小的艷麗牡丹,陽光一照,金燦燦的,十分晃眼。

  她一出場,下頭人群立馬就有了騷動,隔著老遠兒,傅椋都聽到有公子哥撕心裂肺地叫嚷起來,她側耳去聽,好似是在喊的什麼「必勝」,又或是『最美』一類的口號子。

  台上美人顯然也是聽了見,便水目悠悠往這端瞧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面上陡然升起些許紅霞,含羞帶怯的盈盈一福身。

  但也不曉得是不是傅椋生了錯覺來,總覺著她方才瞧過來的那一眼不是看那叫嚷得『撕心裂肺』的公子哥,而是朝著他們這一端看過來的。

  正巧穆商言剝了個白嫩嫩的荔枝果子遞來,傅椋低頭咬在嘴裡,攥住他手腕子含糊問道:「你方才,瞧沒瞧見,她朝這端望得誰?」

  她眼力不太好,瞧不怎麼清楚,但依穆商言的眼力勁兒肯定是瞧見了。

  才剝了半盤荔枝果子散涼,連個眼皮都沒抬一下的陛下被問得莫名其妙,他朝台子上掃去一眼,很快就反應過來,嘴角驀然一抽,轉手將小女子的手握在掌心,低聲,「管她望得誰,總歸望得不是你。」

  傅椋吐了荔枝核,拿帕子了拭了下唇角,神情間十分惋惜,她咂了下嘴,又將視線落回台上,沒注意有人暗中掃了她一眼。

  將二人這簡短的對話全聽進耳中,薩格露出狐疑神色,他看了眼傅椋,又看了眼穆商言,狐疑漸漸成了古怪。

  他轉頭拍了把穆書夜的肩,在他看過來的視線里壓低聲音,用外金語講道。

  「你前頭和我說,龍陽在你們大盛話的意思里,是指同性別的,諸如你我模樣的人在一起,那麼諸如皇后娘娘和蘭娘娘這樣,女人同女人在一起的,是不是也叫龍陽?」

  穆書夜吃茶的手驀然一抖,險些脫手將茶碗從二樓丟下去砸了哪個人的頭。

  他還沒明白過來薩格究竟是從哪裡生出來這樣的念頭,就聽青年又自言自語起來,好似撞破了什麼驚天大秘密。

  「難怪你以前說你的妹妹不喜歡你弟弟,我還以為只是單純的不喜歡,原來竟然連性別都不喜歡嗎?我這是不是徹底沒有機會了?不過聽說外巫那邊有可以改變性別的辦法,也不知道準不準……」

  穆書夜:……

  作者有話說:

  今天都是『小朋友』,快來領紅包啦030

  第55章

  也虧得這話他是用外金語講的,穆書夜放下茶盞,望了眼另側正『勤勤懇懇』剝果子的穆商言。

  心想這心思得虧沒放在這裡,不然若是聽了耳中,怕是當街就要將人給砍了。

  他覺著薩格這位公子的想法實屬有點危險。

  先不說那巫族改性別的法子到底靠不靠譜,就說這好端端一位劍眉星目,風姿瀟灑的青年來盛朝貢,轉頭回外金去的卻是位嬌俏姑娘的這件事。

  那些個擁護他的外金人,還不得個個提刀想來將大盛滅了朝,還談什麼友好建邦。

  穆書夜正要給他將這個,不知歪去哪個山溝溝里的念頭強掰回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