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作者有話說:

  穆商言(冷笑):膚淺,我老婆是一兜子酥糕就能……傅椋!回來!我給你做十盤杏子糕!

  第53章

  傅椋訝然有人臉紅竟是能連脖子也一起紅了去,一時倒不知該不該講一句天賦異稟,反正這種事兒,她可是從來未曾見過的。

  也許是她周遭認識的,臉皮都有城牆那般厚實,別說是害臊得紅了脖子,就是尋常日子裡,連紅個臉都甚少能見,且不說十有八九還都是被氣出來的。

  如今再見這紅臉如同喝水一般快的青年,倒也感嘆是樁稀奇事了。

  她探著頭看了眼薩格兜了滿懷的,裝在白瓷盤子裡的米黃酥糕,正準備伸手接過來。

  先不論這玩意兒究竟好不好吃,雖瞧著乾巴了些,但人家畢竟想著你就是一番好心意。

  傅椋此時總歸是因著說好了又反悔,沒能同薩格一架馬車,而被濕漉漉的眼看得起了些許內疚。

  人家此時又好心好意來請她吃糕,總不能再婉拒了去,怕不是這青年當場就要哭出來了。

  嗯……說不準這糕只是賣相差了些,味道卻不錯呢?

  就在傅椋頂著薩格期待視線,手將將要摸到那盤子邊時,身後忽就有股大力勾著領子扯了她一把,眼前薩格頓時詫異地睜大了眼。

  這一下來得突然,傅椋又沒有絲毫準備,腳下被勾得一個踉蹌,站立不穩的向後倒去。

  她鳳眸瞪了圓,手在半空中胡亂揮了下,想拽住個什麼東西來借一借力,卻被另一隻手搶先握了住,人也不由分說地倒進了結實有力的臂膀中。

  握著她的那隻手骨節長而粗實,虎口處常年握劍留下的薄繭摩挲著她的手背,泛著些許微癢,手心裡乾燥又溫暖,叫傅椋想起放在太陽底下曬過的軟席。

  鼻尖嗅得一陣被暖意蒸騰起的龍涎香,她這才仰臉往上看害她於此境地間的『罪魁禍首』,卻只見穆商言如刀削般稜角盡顯的下顎。

  當朝陛下的手摟在她腰間將她半托著,視線在半空中一撞,穆商言又輕飄飄移開望向對面。

  他語氣不咸不淡,聽不出什麼喜怒來,但傅椋卻從中聽出了幾分皮笑肉不笑的涼薄味道,活似裹著看不見的冰刀子一般。

  「她脾胃金貴得很,又剛用過早膳,吃不下這些,三王子離鄉許久,還是留著自己做個念想,免得都送了人再也吃不到,畢竟大盛的廚子做不出這種味道。」

  言罷,手臂用力一帶。

  傅椋只覺眼前陡然天旋地轉了番,暈頭轉向的就叫穆商言摟著給帶走了。

  離得遠了她才回過神來,下意識轉臉回去看,就見那青年兜著一懷的糕點,眼巴巴朝這裡看來,蔫頭巴腦的,頗有種被遺棄了的可憐滋味兒。

  「別看了。」

  薩格身旁的馬車有了動靜,錦緞帘子叫只手給撩了一半起來,裡頭傳來含笑的聲音,也不曉得是看這齣熱鬧看了多久。

  「我這弟弟酸勁兒大得很,你該慶幸你是外邦人,他還顧著明面上那點交情,若不然,拎著你揍一頓都是輕的了。」

  臉上帶著副□□的穆書夜如是道,言語裡絲毫不掩幾分瞧熱鬧的幸災樂禍,不曉得是衝著誰去的。

  薩格:……

  馬車悠悠駛出了宮門,今日裡頭是個晴日,就是日頭有些曬人,但好在不時會吹來一陣小風,將天際雲霧吹得舒捲,飄過來遮一遮烈陽。

  雖也是熱的,但卻比干曬著要叫人舒坦一些。

  為了方便,傅椋今日裡仍舊做得是一副男子模樣的打扮。

  三千墨發未曾束冠,僅用一青色絲帛長帶半挽在腦後,一身水紗做得青白紗衣上繡著幾枝墨竹,倒有那麼幾分逍遙公子的姿態。

  她倚在窗邊,對身後聲音不聞不問,正掀起半邊帘子去吹那陣泛著熱的小風,素白纖長的手指搭在窗旁一晃一晃,看起來好不悠閒。

  「咳咳。」

  受了冷落的男人再度出聲,傅椋暗中翻了個白眼,仍做未曾聽見,只拈起不知何時被吹來窗邊,又被壓進帘子褶皺里的一片梨棠花把玩。

  也不知是發了什麼毛病,雖說外金是和大盛一向不怎麼對付,但好歹,薩格也是來盛朝貢的友人。

  人家只是好意來請她嘗一嘗家鄉特有的酥糕,不吃便不吃了罷,竟還胡亂講什麼,她脾胃金貴這樣的話,這不是明明白白在嫌棄人家東西麼?

  「阿椋,」身後陛下耐著性子,又好脾氣地問她,「杏子糕吃不吃?」

  傅椋:……

  似乎『杏子糕』這三個字眼兒有什麼特殊的力量,光光是聽見,就叫傅娘娘腮頰泛了麻酸,唾液潮湧。

  她咕嚕一聲咽了下,心道是要堅守陣地,萬萬不能叫敵軍的『糖衣炮彈』給討好了去。

  此時還在氣中,哪裡就能這般輕易低頭,還是為得一兩塊杏子糕,也忒沒面子了些。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啊!可是她真得想吃杏子糕!

  傅椋詳裝不在意地撩了把被風吹來面頰的發,回眸的餘光不經意間瞥去一眼。

  見盛在白瓷盤子裡頭,微微泛起杏黃色的軟糕,上頭還點著幾顆被切碎了的,露出裡頭蜜黃杏肉的醬果脯。

  口……口水要流出來了……該死的穆商言!

  傅椋在心裡咬了手帕,罵罵咧咧的,但本著『威武不能屈』的念頭,傅娘娘十分堅定地移開了視線,還順便抬起手,將那片梨棠花送來鼻下狠吸一口花香。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