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穆商言!」

  一聲猛呵拔高了聲調,驚飛了枝上躲陽貪涼的鳥雀,也驚得穆商言身後的祁南霜一個腿軟,扶著身旁婢子才堪堪穩住身型。

  溫柔淑良的娘娘頓時睜大了眼,愣在當下里,似是不可置信,竟然有人膽敢直呼起陛下的名諱。

  這這這這,這是哪一宮的娘娘,竟然如此大膽?

  見惹惱了小女子,穆商言訕訕,轉手替傅椋理了理微亂的發才放下。

  「你在這裡做什麼?」

  傅椋一怔,後知後覺,她在這裡做什麼來著?她好像是在……額……聽牆角?

  下意識望了眼不遠處的祁南霜,穆商言也隨著這目光望過去,而後微微一眯眼,忽似恍然一般意味深長,「跟蹤我?」

  傅椋:?你的臉有那——麼大,當真是不知羞!

  「我,我只是路過!」

  雖不是當真跟蹤了穆商言,但確實也是偷聽了,這一點兒準是沒跑了。

  那端被穆商言喝令原地的祁南霜,見二人紛紛往這端看過來,才在婢女的攙扶下蓮步搖曳上前,端得是一副溫婉架子。

  只是到了跟前,待看清那女子樣貌時,她神情卻忽地一愣,瞳珠微微一縮,手指下意識扣緊,鋒銳的指甲深陷皮肉當中,疼得扶著她的女婢輕輕一顫,卻也不敢多出聲來。

  旁人能不能認出來不好說,但她往日裡,可是專程仔細研究過這位傅娘娘的模樣,自然一眼就認了出來了。

  只是祁南霜沒想到的是,帝後之間竟會是此番相處模樣,全無半點『恭敬』之味在里。

  「妾身霜嬪,見過皇后娘娘。」

  作者有話說:

  看看孩子預收吧030

  第51章

  「不必多禮。」傅椋擺擺手,示意女子起身來。

  私下裡頭,她一向是不在意這些個虛禮的。

  祁南霜心裡雖打著不可言說的主意,但畢竟她那副溫婉模樣是的的確確做在那裡的,又極有自知之明的曉得,自己這裝模作樣的必然是不同等正主做比,就算心中再有不甘,也準備離去了。

  自取其辱這種事,她還不打算做。

  「既是皇后娘娘在這裡,嬪妾便不打擾了,先行告退。」

  她道了一句,正要走,卻冷不丁聽身後傳來一句喚。

  「哎,你等等。」

  祁南霜心裡一緊,手指下意識一蜷,掌心頓時起了層薄薄的汗來,那些可怖念頭如流星般飛竄進腦子裡。

  她方才莫不是同陛下靠得太近了?還或是有什麼言行不當之處,叫這位娘娘拿了把柄?此時喚住她,莫不是要來問一問責?

  這位娘娘女兒家時,身份就極為尊貴,更別說現下里又是六宮之主,更是寵愛加身,倘若她當真要拿事兒罰她一罰,這一頓恐怕是逃不掉了。

  她心裡七上八下,幾分忐忑轉身。

  就見那位明眸善睞的美艷娘娘扒拉開陛下,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她面前,輕咳了一聲。

  風將她青絲吹得飄曳,步搖叮噹,那雙形狀姣好的鳳眸里似落了九天星塵,亮閃閃的,她笑意盈盈道:「那什麼,你方才講得要送陛下喝的涼湯,既然他不喝,便就勞你找個人跑一趟,送去本宮那處罷。」

  祁南霜:?

  「傅椋!」

  一聲怒斥從風棲宮中傳出,惹得途經的女婢紛紛低下頭,連大氣都不敢多出一聲。

  坐在案旁,穆商言胸膛起伏,黑沉著臉,額上青筋直跳,顯然氣得不輕,他恨鐵不成鋼的將桌案拍得噼啪響。

  「我往日究竟是哪裡缺著你了?怎麼誰得東西你都敢接?!你曉得那些人有沒有往裡頭下毒?萬一吃出個好歹來怎麼辦?!」

  這氣急敗壞的語氣吵人,但卻絲毫沒能影響小女子興致分毫。

  傅椋將試毒的銀針擦淨放好,捧著瓷碗美滋滋地嘗了口冰涼解暑的涼湯。

  這一碗是由雪梨燉出來的,裡頭銀耳紅棗蒸得稀爛,一口下去又軟又糯,再被冷冰凍得起了白霜,涼呼呼的汁水順著喉嚨下去,當真是美味又解暑得很。

  穆商言;……

  他擱這裡自言自語呢?!

  「好啦,」見又沉下一個度臉的穆商言死盯著她瞧,傅椋放下碗,十分大度的將還剩下的裝了一碗分給他,瓷勺碰著碗邊叮噹。

  「我都試過了,沒有毒,再說,誰敢往送給你的吃食里下毒,那可當真是嫌活得久了,不想要頂上那顆漂亮腦袋了?」

  穆商言只盯著小女子,沒有半點伸手來接碗的意思。

  傅椋端了片刻,掌心被涼得發了疼,就飛他一枚白眼,索性收回手來自己享用。

  不吃便不吃,誰去順著他的狗脾氣。

  別說,這位霜嬪的手藝確實不錯,改日裡倒是可再借著穆商言的名頭討一些來,送去給蘭兒嘗一嘗。

  咬著勺子的傅娘娘眼珠狡黠一轉,正要再度下勺,冷不丁的,卻連勺帶碗都叫穆商言奪了過去。

  「你……」

  幹什麼三字兒還咬在傅娘娘嘴裡沒露個影,就見男人一仰頭,修長脖頸上凸顯的喉骨滾動兩下,將碗中湯喝了乾淨,又『砰』的一聲擱下碗,倒豎起眉。

  「昨夜裡才剛發過熱,今兒就敢將這麼涼的東西往肚裡灌,傅椋,你可當真是出息了,下次再喝藥,看你哭哭啼啼纏著要蜜餞時,我給不給?!」

  傅娘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