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明明不做皇后,她應當是要高興的,可以踏出宮門,再無束縛,去當名動江湖的俠女。

  可為什麼好端端卻又失落起來,總不至於是捨不得這錦衣玉食的生活罷。

  白諾見她自太后那裡出來,便有些魂不守舍,既擔心是因方才落水受了涼寒,又擔心是在太后那裡聽了些什麼話,只是尚還未曾問出口,就先被前頭立在那兒的身影吸引了目光。

  她正想張嘴提醒一下傅椋,先她一步有了動作的男人就神色匆匆,大步走來。

  只由浸在沉思中的小女子自投羅網,一頭就撞進了他的懷裡。

  只覺一雙鐵臂將她從上到下摸索一遍,又緊緊將她箍進懷中,頭上傳來男人咬牙切齒的惱恨嗓音。

  「傅椋,你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旁邊就沒個丫頭婆子的嗎?!你怎麼敢,就敢自己往裡頭跳,她是什麼命,你又是什麼命?!」

  作者有話說:

  助攻太后娘娘上線,小女子要開竅啦。

  看看預收,看看作欄,讓我去你收藏夾里躺一躺吧030感謝在2022-05-21 16:40:37~2022-05-22 17:52:4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虞寶寶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45章

  這一番質問仿若盛夏多水之季的暴雨,快而猛急,劈頭蓋臉的就砸了下來,直砸得傅椋頭暈目眩,心下里免不了生起幾分心虛。

  可再細一覺穆商言的話,當下又擰皺起了眉。

  誠然,這件事情上是她莽撞了些許,高估了自己,可那畢竟是條活生生的人命,總不能就叫她在旁干看了去罷。

  還有,他講得這句是什麼話?

  什麼就叫做『她是什麼命,你又是什麼命?』難不成她的命是命,那丫頭的命就不是命了嗎?

  都不過只是爹娘生養大的罷了。

  雖說人有高低貴賤之分,但命這種東西有什麼例外?

  一人從頭到尾也就只有那麼一條,管你是什麼王公貴戚,還是什麼平民百姓。

  這道理,是傅椋當年落在人牙子手中,自己悟出來的。

  她那時不大記事,但也朦朦朧朧曉得自己身份不大一般。

  可在那種地界裡,誰又聽你講這樣的話,不還是為了不被賣掉和打殘廢,而使出渾身解數來。

  那時可從也沒什麼人來同她講,她的命金貴。

  此時聽得穆商言講如此之話,心下里自是幾分不悅。

  她雙手抵住男人寬闊而溫熱的胸膛,拉開些許距離,沒了方才一晃而過的心虛,神情間也見不得什麼笑意。

  「你這是在同我講,我應當見死不救嗎?」

  滿心後怕的穆商言急火攻心,焦躁之下講出的話自也沒怎麼過腦子。

  此時聽得傅椋語氣不對,鋒眉倒豎,僅存的幾分冷靜讓他知曉傅椋是惱了。

  但穆商言卻並不覺得這件事上,他講得話有什麼錯。

  在他眼中,那些個所謂丫頭僕從的命,當然比不上傅椋千分之一的重要。

  方聽暗衛回稟,光是聽他講傅椋被人扯進湖中的那一刻,他就只覺自己也掉進去一般,什麼也顧不上了。

  玉靈湖的水有多深?那是能和宮庭間,又或是當年被填平的荷花池相比的嗎?!

  再聽到那丫頭為活命死死拽著傅椋不松時,穆商言沒一氣之下誅了她九族,已然算是存了幾分理智。

  此時見傅椋竟為他這一句話惱怒,不將自己身體放在心上半分,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

  萬一還有下一次呢,萬一下一次她的身旁沒有人呢?諸如之類的猜想紛雜湧上。

  擔憂,惱怒、後怕……種種情緒糾纏一團,穆商言氣得難受,冷笑一聲,不顧周遭還有他人,彎身下去,手臂一撈,竟打橫將小女子牢牢鎖進懷中抱起。

  神情中難得幾分狠厲陰沉,仿若平日裡那個沒什麼架子,平易近人的男人,只不過是他裝出來的表象而已。

  「我老早就同你講過,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不會幹涉,但前提是什麼?傅椋你告訴我,我當年和你說的前提是什麼?」

  「你說命都是命,可在我眼中,你的命有千金貴,足以抵著一整個大盛。」

  猝不及防被男人打橫抱起,傅椋狠吃了一驚,還沒待她怎麼掙扎,男人的話就一字一句地砸進她耳中。

  如驚雷轟鳴,如戰鼓聲聲,頓時叫她愣在那裡,腦中一片空白。

  傅椋的身份何止一個尊貴能了得?

  傅太師家的姑娘、恭安親王的義妹,再加上如今大盛皇后娘娘的稱謂……

  這無論哪一個放出去,都必是能叫他人卑躬屈膝的。

  但卻也從無有人這般直白的來同她講,講她的命有千金貴,足以能抵這一整個大盛。

  這話若是旁人講來,傅椋便也就當個笑話聽一聽,胡亂打趣一番。

  但從穆商言,這位大盛唯一的君王嘴中講出來,分量自然是無可比擬的。

  就好似青天白日裡頭,憑空落下一把金珠子下的雨,直砸得傅椋腦中空空,雙眼發懵,連穆商言將她抱起的這件事情也顧不上了。

  只纖指緊緊抓著男人臂彎的衣袍,茫然又遲疑,「你,你講得什麼東西……?」

  她當真不是之前落湖中時叫冷水給灌了腦子?怎麼竟就聽見了這種胡話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