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便是穆書夜也高看了一眼,心道是小女子裝模作樣不愧是一把好手。

  難怪朝堂上那些個老頑固們也只是嘴上叫囂,卻拿不出半點她品行不端正的證據來。

  許是察覺穆書夜目光在她身上停留過久,傅椋眨了眨眼,有幾分不明所以。

  這裡的三個人,只有薩格不曉得,傅椋這溫婉端莊的模樣下是一顆「豺狼虎豹」般的心。

  他有些侷促的坐在那裡,控制著自己的目光別往那邊瞟,可餘光里卻總能映入那道存在感極強的身影。

  屋中此時安靜得很,薩格受不了這種氛圍,便開始沒話找話。

  「咳,夜,」他一出聲,就將傅椋和穆書夜的目光都引了過去,「你昨天說派人去找塔塔利亞的消息,可是找到了?」

  塔塔利亞?那是個什麼東西?聽不懂外金語的傅椋眨了眨眼,但卻沒問出口,只在旁側耳認真聽。

  說起這件事,穆書夜也難得犯了愁。

  他昨日裡從薩格這裡聽到這位『塔塔利亞』的事情後,自覺此人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便起了招攬的念頭,派人去查。

  可不想竟如砂石如海,再無半點聲息。

  就好似這碩大玉京城中完全沒有他說的這麼個人。

  作者有話說:

  關於「豺狼虎豹」其實用的不太準,但一時想不到好詞,所以打了雙引號。

  第42章

  「聽你所言,他應當不是玉京中人,我已派人去周遭城鎮外尋,不日就會有消息傳過來。」

  話雖是此般說,但穆書夜心中卻另有一番思索。

  此人倒是不像如薩格所言般,在玉京中住過一段時日。

  不然又如何查不到半點蹤跡,一行四人,還有個身子骨弱的病人,這般顯著特徵竟然無人見過……

  除非是故意隱匿行蹤,不想為他人所找到,若當真如此,那麼此一行人的身份必然不容小覷。

  有那樣一手改容換貌的技術,若是大盛臣民還好,萬一是外邦……

  穆書夜摩挲著冰涼的棋瓮,眸色深沉了下去。

  薩格的心思沒有兜兜繞繞想得多,只當是救命恩人還沒有找到,幾分失落。

  聽明月姑娘講,『塔塔利亞』和他那位身子不好的弟弟是要回鄉去的,所以此時肯定不在玉京城中。

  想到這裡,他又一愣,忽然想起還有一件事,昨日裡竟忘記同穆書夜講了。

  「夜,」

  薩格開口,手指在半空亂描亂畫,好似想比劃個什麼模樣的東西出來。

  「塔塔利亞走前留下了塊這樣子的玉佩,讓我們遇到困難,可以去找你們玉京的那個大官,什麼,什麼太,太師府,說是有人會幫助我們。」

  「太師府?」

  穆書夜一怔,目光下意識瞥去一旁『坐姿端莊』的小女子。

  傅椋此時正端著溫溫婉婉的架子,剛吃了一口茶在嘴裡,耳中忽然聞了這麼一句話,那口茶好險沒噴出口,亦或是嗆進嗓子眼裡。

  她手下當機立斷掐了把大腿,疼得激靈一挺腰肢,小巧喉骨輕一咕嚕,詳裝淡定地咽下那口茶。

  才故作是後知後覺的察覺穆書夜看來目光,悠悠一抬眼睫。

  燭光下水靈靈的鳳凰眼,滿是疑惑地朝著這端瞧來,似是納悶這件事同太師府有什麼干係。

  她已然練就了一副儘管心裡震驚,但面上卻能分毫不顯的『絕世神功』,自認能將沒有證據的穆書夜瞞一瞞。

  我滴個乖乖,傅椋心裡震驚得十分厲害,感情這二人討論的那什麼『塔塔利亞』,竟然講得是她?怪說著這樁事聽著有些許耳熟。

  只是這『塔塔利亞』是個什麼意思?

  傅小女子稍一疑惑,心下卻又轉念擔心起另外一樁子事情來。

  嘶,若是這三王子同義兄相熟又交好,那麼昨日裡頭,他嘴裡說道的那位,同他講『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的那一位友人莫不就是……

  想起昨日裡,她信誓旦旦地同人講了那個龍陽的事情,又看著轉臉回去,面上神情沒流露出信又或是不信的穆書夜。

  傅椋連忙端起茶盞吃了兩口茶壓一壓驚,又拿茶盞擋著半邊臉,眼珠咕嚕一轉,做賊似的偷摸著瞄了穆書夜一眼,又迅速收回,心下里不免有幾分發虛。

  咳,不會的不會的,應當是不會的。

  傅椋,傅娘娘,打住,不能想,這茬子事可千萬不能胡思亂想。

  常言道,怕什麼來什麼,這世上哪兒就會有這般子巧事,這就好比讓穆商言現在就出現在她面前一般嘛,怎麼可能,若是當真下一刻那廝就能出現她眼前,那她就對天起誓,以後再不將那廝給關在門外頭……

  這一番自我安慰的豪言壯語還沒怎麼念完,乃至就差上最後那麼一個字眼,就能讓傅娘娘徹底心安理得下來時。

  御書殿的門,開了。

  隨著往內殿而來,毫不作掩的腳步聲,傅椋嘴角一抽,心裡陡然升起不好的預感,她還沒來得及怎麼因此生出驚詫,轉臉間,目中恰就映入那道明黃色的身影。

  丰神俊朗,金冠束髮,威嚴盡顯。

  當真是穆商言那廝,竟是不知他從哪裡打洞鑽出來了,瞧著當朝陛下那略有些凌亂的發,傅娘娘面無表情地想。

  穆書夜和薩格起身作禮。

  ……

  算了,無所謂了,十之八九就是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