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穆商言心道是哪個同你講好的,他自己肯定是沒講過這話,自就算不得數。

  他道:「你不戴簪,朝貢日就叫我一人在上頭嗎?」

  按照一般常理,朝貢是大日子。

  傅椋就算再不喜,也是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地頂著壓脖子疼的鳳釵,坐在那裡裝一裝樣子的。

  但眼下,傅娘娘瞥了他一眼,要抽出手,卻沒抽出來,叫這狗男人握得實緊。

  「我坐那裡名不正,言不順的,像什麼樣子,到時被指著罵的可是你,」

  她轉過身,面朝穆商言,裝作低頭去踩他腳下影子的模樣,琢磨著怎麼把手解救出來。

  只要她將釵藏一藏好,縱使是權宜之計先應下來,最後也還是沒釵可戴,傅椋美滋滋地想。

  她心不在焉,也沒怎麼仔細看著腳底下,後退時冷不丁地踩進了個路上凹進去的窩窩裡,身子晃了晃,睜大了眼向後栽去,連帶著將身前沒什準備的穆商言也扯了個踉蹌。

  倉惶之中,只聞咚的一聲,丁諾轉臉過去,望天望地望遠宮,詳裝什麼也未曾瞧見模樣。

  枝幹被撞得搖了搖,一樹繁花搖曳,滿目落了場潔白花雪。

  恬雅清幽的香氣在周緩緩散開,一呼一吸間儘是清香,傅椋壓在肉墊子上,眼前是男人放大幾倍的容顏,她心跳忽然就漏了那麼一拍。

  憑心而言,穆商言的這張臉是生得極其不錯的,也恰恰好長在傅椋所歡喜的那個點兒上。

  五官輪廓分明,線條流利,鼻是鼻,唇是唇,就連那雙狹長鳳目都生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甚至同傅椋自己的有那麼幾分相像。

  幼年時就常有長輩拿此來打趣,講這叫做夫妻相,道是傅椋往後必然是要給穆商言做皇后的。

  彼時的小少年邊紅著臉口是心非地講自己不要娶她,邊看過來一眼又一眼。

  傅椋也是滿眼嫌棄,信誓旦旦地講自己是要做女俠的,往後嫁的也必定是名動一方的大俠云云之流。

  此話被不服輸的小少年聽在耳中,當晚就差人買了成堆的話本子,又獨自收拾了細軟行李,洋洋灑灑地寫了封信留在桌上。

  信中先是表明一番自己對繼承皇位沒什麼興趣,兄長更適於此道,又大概講了講自己想成為一方大俠的抱負,希望有緣江湖再見云云。

  又紅著臉在最後寫上,待他成為大俠後,希望傅椋必是要說話算話之流的,就提起包袱偷偷摸摸往宮外去。

  然師出未捷身先死,他不過才走了半盞茶的功夫,連宮門還沒出去,就被御軍逮住了拎去鳳棲宮中。

  從他包袱里搜出來的,是幾本名不經傳的江湖話本。

  什麼《如何成為一名大俠》、《成為大俠需要做哪些事》、《怎麼樣成為一個好大俠》……

  當時的陛下,也就是穆商言的父親穆澤琰,幾乎是要被自己這個傻兒子給氣笑了,一時倒不知該如何罰他。

  身坐一旁的皇后也是笑得花枝亂顫,半晌拭去眼角沁出的水意,將滿臉不服的小少年召來跟前。

  她循循善誘,仔細講了一番利害,才打消了小少年這股子的荒唐念頭,當然作為交換,便也請了專門的『大俠』師傅來教授穆商言武功。

  這件事情是多年後,傅椋才得知的,太后母后講起來的時候,仍然是帶著笑的。

  她忽然在此情景下就想到了這件事,亦沒忍住地彎起了眉眼,又笑出了聲,本就艷麗的面容在一笑之下更為驚人,仿若夜間一剎那綻放的幽曇花。

  穆商言叫她咯咯笑得莫名,但緊繃著的身體卻漸漸放鬆下來,傅椋下巴就墊在他胸口處,也不起來,就著這個姿勢仰著臉去問他,聲音斷斷續續的,藏不住笑音。

  「你當初是怎麼想的?就是那年,那個背著戲本子要出去當大俠的事兒……」

  話音未完,又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丁諾:……嗯,今晚夜色真美。

  穆商言:……

  這件事知道的也只有他的父皇和母后,究竟誰說出去的,猜都不用多猜。

  穆商言嘆了口氣,胸腔震顫了下,倒也沒有惱羞成怒,他往年間因為小女子做下的沒腦子事,又豈止這一樁?

  處變不驚,自認早已沒臉可丟的男人將身上人扶起,十分淡然地開口,字字直戳傅女子的要害。

  「挑個日子,什麼時候戴釵?」

  傅椋:「咯咯咯咯咯咯……嗝。」

  一聲氣音過後,笑聲戛然而止,傅椋腦子轉得飛快,口中忙道不急不急,一邊又連忙擺正了面色,端起一副要談大事情的姿態來。

  「還有一件事,十分重要的正事,要同你講。」她刻意咬重字音,以表這件事當真是十萬火急的。

  穆商言涼涼,「是哪位官子又強搶民女了?還是哪位大人同你一般又往紅樓去了?」

  倒也不怪當朝陛下如此想,當年被哄騙進來當皇后的傅椋,也不知從誰那裡聽來,皇后也可以行俠仗義這種事情。

  有事沒事就在玉京街上溜達,仗著有當朝陛下和太師撐腰,『為民除害』的事兒還真就沒少幹過。

  今兒揍了強搶民女的尚書家兒子,明個兒抓了當街調戲民女的侍郎兒子,後個兒蹲花樓門口專逮家裡有夫人還出來偷摸喝花酒,品行不正的官員們,鬧得那叫一個人心惶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