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薛璐和蘇兮倩同時僵住了手,彼此瞧了瞧對方蓬頭垢面的模樣,又順著宮婢話音看了看。

  穆商言沒注意到不遠處發生的事,他正聽丁諾說,有宮人見傅娘娘面色不愉,殺氣騰騰地去了嘉悅宮。

  他雖不曉得穆書夜同她講了些什麼,以至都用上『殺氣騰騰』這四個字,想來是氣的不清。

  長久以往的經驗告訴他,這個時候一定要將『死道友不死貧道』這個理兒按到底,徹底將自己從這樁事裡頭摘乾淨,把這口黑鍋留給穆書夜一個人背。

  不然最後,死的就還不知道是誰了。

  那端幾人人見穆商言往嘉悅宮的方向去,不由得都淺鬆了口氣,薛璐和蘇兮倩互看一眼,相互在眼中看見了憎惡。

  若不是這個賤人,怎麼會錯過和陛下相遇的機會。

  心裡想著,手上自然就少不了用力,恨不得將對方扯成個禿子,方得以發泄心中那股子憤恨。

  此時又見穆商言走遠,知曉今日這般努力都作白費,乾脆就互相撕扯起來,惹得一旁拉架的宮人美人娘娘叫喚個不停。

  傅椋已經笑得徹底趴在椅子上直不起腰了。

  蘭絮見怪不怪,掩著朱唇打聲哈欠,「這樂子如何?咱們皇后娘娘可瞧得順心了?」

  作者有話說:

  寶寶們,看看專欄的作收和預收,點一個小收收吧~,一個預收鴨!《長公主她又撩又慫》

  病秧子樂冉及笄的那日,皇帝駕崩。

  聖旨一道,使她從公主榮升上了攝政長公主的大位,和權傾朝野的左相宋鋮對了個正著。

  傳言中,左相宋鋮位高權重,把持朝政,朝野傳他欲有攝政之心,玩弄權術,迫害忠良,乃大奸大佞之臣。

  先帝彌留之際逼不得已,下遺詔立攝政長公主對其牽制。

  坐上皇位的,是樂冉才滿八歲的親弟弟。

  看著底下失去爹娘張嘴嗷嗷待哺的一群弟妹,還有宋鋮那張整日陰沉著的黑臉。

  樂冉深吸了口氣,勒緊裙腰,挑燈夜讀,一口藥一口糖,表示道阻且長。

  可政事真的好難嚶嚶嚶……

  受不了的小公主累呼呼咬著筆桿子趴伏案上,腦子一轉,想出了個絕妙的好主意。

  她!要招宋鋮當駙馬!養廢他!

  身為人見人怕的奸佞,宋鋮頭一次發現事情有些不大對勁。

  譬如那個從前往日裡看見他,就嚇白了面色的小公主。

  這幾日裡不是偷摸著瞧他,就是無意撞進他的懷裡,眼抽筋似的欲語還說跑開,更別說有事沒事給他賜個什麼東西。

  諸如幾次,宋鋮莫名其妙,卻也從中生出了幾分趣味來,直到一次,他將和泥鰍似的小丫頭徹底困在懷中,如天羅地網般將獵物罩得結實。

  就在眾朝臣為身坐高位上這姐弟兩戰戰兢兢時,無人所見的暗處……

  小公主眼淚汪汪地扯了扯大奸臣的衣袖,身後堆著約莫半個人高的奏書,只軟軟一句「阿鋮」,便叫男人徹底繳械投降了去。

  宋鋮從沒想過,有朝一日,他會心甘情願只為一人折腰,許是那年涼夜,她衝撞進懷中的那一刻,從此便就只見得她一人了。

  第26章 【倒v開始】

  傅椋笑過了那會兒勁,再看那端撕扯得亂七八糟的模樣,頓時也沒了多少意思。

  她躺回搖椅上眯了眯眼,隨著搖椅搖晃的弧度晃來晃去,沒話找話道:「今兒你宮裡頭吃的什麼?再多添我一副碗筷罷。」

  此處背陰,樹冠在頭頂又遮了大半的日陽,由著暖風吹拂,自然易叫人心生懶散,只是近了晌午,難免會起了些餓意。

  想著乾脆就在嘉悅宮中一併吃了,省的再往回跑,

  「哪回兒少過你的,一直備著呢,只是……」瞧著往這端來的明黃身影,蘭絮搭著侍奉宮婢的手緩緩起身,青紗在風中落了一地。

  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聲音裡帶著幾分打趣,「你今個兒也未必會去了。」

  傅椋正雙手高高比作個圓,從裡頭往上框著葉子看,青白袖紗順著她動作滑落臂彎,露出兩截白藕段似的小臂。

  聽聞此言她疑惑的『嗯』了一聲,還沒轉頭,那露在外頭的手臂就叫人溫熱手掌給攥了住。

  她順勢仰頭去看,心道是哪個大膽的奴婢放肆,卻不想和一張黑臉對了個正著。

  那雙同她幾分相似,但稜角更明顯的狹鳳眼中流露出不悅,男人扯她滑下的袖紗,將那段手臂蓋住掩了個結實。

  「拉好了,像什麼樣子。」

  傅椋一把抽回手臂,毫不客氣沖他翻了個白眼,往旁一瞧,卻是不見蘭絮身影,在扭頭去看,只見悠悠走遠的蘭娘娘窈窕背影。

  這下她才明悟蘭娘娘方才那句話的意思。

  「你來做什麼?」

  傅椋看著硬往她椅子上坐的穆商言,有些無語,她纖指一指旁邊空下的搖椅,「那麼大個的位置你是瞧不見麼?怎的非要往我這裡擠。」

  這一張搖椅十分寬大,躺上兩人也綽綽有餘。

  傅椋說這話倒也不是不情願穆商言來坐,只是明明旁里有更寬敞的,這人卻偏要來同她擠著坐,也不知是什麼毛病。

  穆商言往旁掃去一眼,權當做沒看見那麼大個空位兒,只橫手去撈傅娘娘的腰,誘哄道:「你這搖椅硬不硬?我給你靠靠。」

  傅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