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還改嫁?就這般不想嫁給我?想嫁給別人?」

  一國之君和一國之後在這裡像是小孩子拌嘴似的。

  傅椋這人一向是吃軟不吃硬,見穆商言如每每彆扭時一般先低了頭,自也氣消去了大半,就順著他的毛捋了捋。

  只是她在哄人這檔子事上不算特別精通,只道是:「亂說,明明當初是你先問我,在靜安死透了沒?」

  ……

  當初被傅椋氣得差些就拆牆的穆商言神情有些複雜,好好一個心上人,怎麼偏就長了嘴呢。

  傅椋本就是隨口一說,也沒過腦子,她也不曉得好端端的,穆商言怎麼就生了這個氣。

  莫不是因為有人管她叫娘,沒人管他叫爹?靈光陡然一閃,傅椋好像摸到了其中的些許門道。

  就像是他們從前玩扮人家的遊戲似的,她要做娘時,穆商言非要去做一做爹,她恍然大悟。

  竟然是因為這麼個緣故嗎?難怪是要生氣的,也不曉得那位嚴小將軍介不介意再多上一個爹了。

  思此,她清一清嗓子,引來穆商言注意,「我曉得你是為什麼惱了?」

  當朝陛下眼前一亮,心道是開竅了不成。

  然不等他喜完,就見眼前小女子十分誠懇的同他道:「你是想做一做那小公子的爹嗎?」

  穆商言:……?

  作者有話說:

  穆商言:謝邀,不想,我生不出那麼大個兒子,也不想媳婦給他做娘。:)

  第22章

  沒察覺到男人突然的僵滯異樣,傅娘娘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就是不曉得他親生爹同意不同意,左右我瞅著那些個宮裡的人,都乾爹來乾爹去的叫著,縱使做不了他的親身爹娘,做個乾爹乾娘也是可以。」

  許是越想越來勁,心又覺著那漂亮小公子遭了今晚這一出,定然是身後沒什麼後台依仗的,想到這裡,又不免起了氣,忙攛唆起穆商言來。

  「你明日裡頭就下道旨,叫他管我叫乾娘。」

  穆商言:……

  男人一時有些無力,沒忍住捏了下眉心,方才還有幾分旖旎的氣氛在頃刻間一鬨而散。

  「添什麼亂子,你只比他年長了七歲,叫什麼乾娘。」

  七歲怎麼了?那差一兩歲乾爹乾娘的不也照叫麼?老古板。

  傅椋翻了個白眼,「今日裡頭他管我叫娘時已叫許多人都聽了去,你若是不下這道旨,旁人該如何看他,又如何看我?」

  她自己是不在意這些虛名的,但那位少年將軍想必心高氣傲,既遭此一劫,便說朝中必有人慾除其而後快。

  若不安上這層關係,便是他擅闖後宮的那件事在朝堂上叫人拎出來,就該治個大罪了。

  想起那張哭得可憐兮兮的俊俏小臉,傅椋心頭軟了些許,就順手幫上一把。

  她背靠太師府,又有穆商言護著,縱有人想再對這小將軍下手,也要仔細掂量三分了。

  穆商言原以為她只在胡鬧,這時才察覺幾分用意,他看了眼小女子,酸酸道:「你倒是護著,可他未必領這份情。」

  傅椋道:「又不是非叫他天天晃悠來管我叫娘,有個名頭總是好的,你這旨一下,他可不得還管你叫聲爹。」

  穆商言:……

  他已經想到這道旨意能掀起多大的風波了,不過經由傅椋這般一說,好似也還挺爽的?

  就是不知什麼時候,他能有個親兒子。

  男人的目光不經意掃過女子纖細的腰身,又想起隔在床央的『楚河漢界』,憑空有幾分失落。

  ……

  對於睡一覺就成皇上皇后乾兒子的這件事,嚴翎是懵怔的,他懵著領旨,懵著下朝,懵著回府,懵著……被自家老爹一鞋底子砸醒的。

  「不孝子,不孝子,不孝子!」

  「私闖偏殿,還摟著皇后娘娘的腰叫娘,若不是娘娘仁慈,哪一條都夠你砍腦袋了!」

  嚴翎摸了摸被砸出鞋印子的臉,懵怔喃喃:「我,我成太子了?」

  皇上繼位數年,膝下無一子嗣,這旨意一出,嚴翎可不是在名義上成了唯一的『太子』了。

  嚴峰:……

  「臭小子,做什麼青天白日夢!你要是太子,那我就不是……」後面的話消失在管事死死捂住他嘴的動作里。

  「老爺,老爺,這話可不興說!」

  被氣糊塗差些就要脫口而出說是當朝皇帝的嚴峰:……

  正此時,外頭小廝急急來報,說是太師有請老爺和小少爺府上一聚,嚴翎呆愣愣轉頭,片刻,「爹,爺爺找來了?」

  平白就被自家兒子降了一輩的嚴峰:……

  完了,這小兔崽子是徹底被刺激傻了。

  那端下了朝,穆商言就有幾分頭疼地回了御書殿,早早就聽聞朝中事的穆書夜見了他,一揚鋒眉,狐狸眼中漾了促狹笑意:「呦,恭喜弟弟喜當爹了。」

  穆商言冷著臉:「也恭喜皇兄喜當伯舅。」

  穆書夜:……

  「咳,說正事。」穆書夜避開這令人尷尬的話題,「過些日子的朝貢,外金的三皇子已答應配合我等行事。」

  這段日子裡,傅椋常和穆商言在一處,所以沒有不長眼的敢舞到跟前來,但在太師府那邊盯梢的人來報,說是屢屢發現書房中的異動。

  他們特地布下和外金往來的書信明顯有被人翻動和抄眷的痕跡,儘管掩飾的很好,可依舊說明藏在府中的內鬼已經按耐不住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