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一貫喜愛紅色,只是這色兒太艷,諸多時候也穿不了,久而久之的,也就不怎麼念著了。

  尤其是三年前穆書夜身死後,她便一改往日,常做素衣打扮,直至前幾日才穿戴了些許顏色。

  「看看?」

  見她往裡面望,穆商言顯然也憶了起來。

  往昔傅椋的性子最是張揚,可自打做了皇后,雖嘴上說著無需束縛,可到底還是框住了天性骨子裡的自由。

  他本意從來也並非如此。

  確實也許久沒添衣裙了,左右不用她掏錢,哪怕不買那件紅衫兒,也是可買上幾件日常換著的,尤其是之後的壽誕,總不能穿著舊衣去。

  於是腳下一拐,就拉著穆商言往裡頭去。

  此時已入夜中,不如剛晚下來熱鬧,坊中沒有幾人,見有外客來,老闆娘連忙滿面堆笑的迎上。

  在市井中混了多年,眼光毒辣的她自然一眼就瞧出這二位來頭不小了。

  「二位貴人可是需要點什麼?」

  「那件,」穆商言抬手一指掛著的紅衣,「拿來試試。」

  「那可是咱家這裡的好物什,是用天蠶吐的絲織成的絹紗,就出了這麼一件金貴衣裳。」

  尋常人很少會穿紅衣,大多只有嫁娶時才會穿上回兒,所以這紅裙子掛了許久也沒叫人買了去。

  老闆娘將紅裙取來遞給傅椋,試探著:「夫人裡頭試試?」

  遠遠一瞥就覺好看,如今近看,燈火下竟有一層盈盈流光,傅椋心動。

  那,那便試試罷,反正試試也不一定買,好東西若是不能常穿,壓著倒失了光彩。

  接了衣裙,傅椋去後頭換,老闆娘忙派著人跟去幫忙。

  穆商言在店中轉了轉,又指了幾件好看的叫老闆娘一併包好,老闆娘笑著依言,抱來衣服又道,「這位爺不給自己買上幾件?夫人這幾件裙裝剛好有相配的。」

  「相配的?」

  穆商言還未出聲,傅椋人不到聲道,「拿來看看?」

  正說著,撩起帘子來,一襲紅衣剎時艷了眾人的眼。

  傅椋一向是極適合穿紅色的。

  高束的馬尾被簡單挽成女兒家的雲鬢,墨色青絲從肩頸如綢緞般垂下,鮮艷的顏色將她不過巴掌大的面頰襯得更白皙艷麗。

  紅衣不染他色,款式簡而不繁,可偏偏紗緞疊攏,硬是將其中人襯得像懾人奪魄的妖。

  很少有人能將全紅的衣裳穿得艷而不媚,麗而不俗。

  第17章

  「喂,都傻愣著做什麼?」傅椋上前,聲音驚醒了一干人,見穆商言一直盯著她,遂提著裙擺轉了兩圈。

  「好不好看?」

  說到底,她也是喜歡旁人來誇誇她的。

  「好看。」男人喉骨一竄,滾落話語。

  這是他的皇后,是他的心上人,是他從很久很久之前就下定決心要共度一生的人。

  穆商言的眸光柔軟,像是月下染色了兩岸燈色的涓涓水影。

  聽了夸,傅椋自是開心,但又想著穆商言的話不太能作得了數,挨個問了問丁諾和許思淼,都得了肯定,方才想著將這衣裙買下。

  她眼珠一轉,又思及老闆娘的話,目光一掃,隨手指了幾件男式的袍子鬧著要穆商言去試。

  穆商言也寵縱著,二人一時間笑鬧做一團。

  買了三五件衣裳,自認為大度的陛下就不在揪著方才沒收到禮物的事情了。

  儘管這些街市小坊里最貴的衣裳加起來,也抵不上他往日裡的常衣。

  此時離宵禁很近了,街上已經見不著什麼人,穆商言念著一路回宮過晚,就差人駕車往太師府去了。

  不曾想,在過了河經走坊間小道時,忽有破空聲傳來,穆商言面色一凜,扯著昏昏欲睡的小女子攬入懷中。

  只聽『咚咚咚』幾聲悶響,熟悉的金戈聲令傅椋徹底醒過了神。

  好傢夥,這竟是又遇上了刺客不成?今年到底是個什麼年,這般熱鬧,看來改日裡得去占占運勢,哦不,明日就去罷……

  被穆商言護在懷中的小女子胡思亂想,鼻尖處濃郁的龍涎香令她小聲打了兩個噴嚏。

  外頭有丁諾和許思淼在,只聽兵刃碰撞幾聲,不消片刻就沒了聲響。

  丁諾撩開帘子,微暖的夜風湧進,他低聲道:「是從檐上射來的箭,死了兩個,沒有活口。」

  穆商言眸底一片寒涼,他一揮手,丁諾退出去,馬車又不急不緩地行起。

  傅椋貼著男人胸口,只覺耳旁心跳如鼓,震得厲害,脖子還酸,就推了穆商言坐起身。

  「是沖得你還是沖得我?」

  不等穆商言答話,她又自答了起來,「想來是沖得我,看來這是有人不大想見到本宮啊。」

  穆商言眉心一皺,又想到什麼,「太師府現下不安全,明日來接你回宮住。」

  傅椋不是那些個金貴小姐,有些事情與其死死瞞著,倒不如敞開來說明白。

  一聽穆商言如此說道,傅椋就明白他是知道了府中發生的事情,但想來這事兒沒什麼旁人在場,當是傳不出去才是。

  幾樁事匯在一起,再想不明白的那就是榆木腦袋了。

  「你在我身邊跟了人?」傅椋狐疑。

  要遭,穆商言心下一咯嗒。

  但向來了解他的傅椋見他沒及時反駁,心下就有了數,她倒是沒惱,只是道:「那位壯士我還不曾好好謝謝,既是你的人,你就看著賞,也算是救命的恩情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