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15章

  「如果一國之君和其皇后在御花園裡打蜂窩,結果被一大群蜜蜂追的狼狽事情傳出去,你知道後果會怎麼樣嗎?」

  「會怎麼樣?」傅椋一遲疑,扭頭問穆商言,一雙明眸里明明白白寫著好奇。

  穆商言嘴角一抽,語氣卻很鄭重。

  「會起滿臉包,還會很丟臉。」

  丟臉這件事傅椋是不怕的,但是她怕疼啊。

  想起幼年和穆商言捅蜂窩,結果害得他被蟄了滿臉包的事,傅椋難得起了點內疚。

  只是回頭看看蜂窩,她又饞得厲害,穆商從她神情間看出來了,趁這會兒猶豫功夫,當即道:「回頭我找人給你弄下來。」

  回應他的是面頰上軟軟一下,伴著清脆的啵唧一聲,「就知道你最好了,我也不是什么小肚雞腸的人,早上的事情就暫且不同你計較了。」

  傅椋拍拍沾上葉子的裙邊站起身來、

  從小就和穆商言親來親去親習慣了,她沒覺此舉有什麼不妥,然某位穆姓陛下的心卻跳得要飛起來似的。

  蜂窩的事暫告一段,傅椋歡歡喜喜的被穆商言牽著去用午膳去了。

  二人才剛走去沒多久,太湖石後卻忽有一道身影探出了腦袋來。

  綠衣宮女見四下無人,忙腳步匆匆往後宮走去,一路上避著人徑直拐去了一間殿中。

  殿裡頭還余著幾分膳食的香氣未褪,正有丫頭手握著線香四處點晃,見了神色匆匆的宮女,忙招呼了一聲,「綠柳姐姐,你送個帕子怎得這般慢,娘娘方才正尋你呢。」

  「徐娘娘硬要留我吃了兩口茶,這才回來慢了,娘娘可在裡頭?」

  聽聞此話,綠柳隨口敷衍幾句,又問及娘娘的去處。

  丫頭道:「裡頭味大了些,娘娘叫我好生散散,她歇去了院子裡頭。」

  綠柳又匆匆往院子裡去。

  此時還未至夏,風裡正好,不涼不熱的,長亭遮了大半刺眼的光,藍裙輕紗的美人臥在檐下小榻上小睡,兩旁站著打扇驅蟲的丫頭。

  綠柳放慢了腳步,正要低聲問問,就見美人往這邊歪著頭瞧她。

  「可算是回來,本宮當叫你跑斷了腿,回不來了。」

  綠柳垂頭,「娘娘說笑了,奴婢就是跑斷了腿,也是要爬回娘娘身邊來伺候的。」

  這話顯然說到了美人的心坎上,她笑道:「你向來嘴兒甜的來哄我,就不罰了,下去歇著罷。」

  綠柳卻上前幾步,「奴婢有一事……」

  她聲音猶猶豫豫,抬眼望了兩邊打扇子的丫頭,美人眯了眯眼,手一揮。兩側丫頭福身告退。

  「此處沒人,說罷。」

  綠柳將路上所見所聞大致講給美人聽,末了又斟酌著道:「奴婢斗膽揣測聖意,陛下怕是從未打算廢了那位的……」

  後面的話消失在清脆的茶盞破碎聲中,她連忙跪下身低下了頭。

  那端,和穆商言美美用過膳的傅椋,正拈著帕子擦了擦嘴邊沾上的湯汁,懶洋洋窩在太師椅中。

  她蜷著腳,裙擺堪堪遮住腳背,露出雪色玲瓏的半個小腳趾來,忽然,她似想起了什麼,淺淺呼了聲,引來案後批閱文書的男人注意。

  「我好似忘記了一件事。」傅椋盤腿坐起來,神色有些許認真,「此番回京太過倉促了,忘記給太后母后準備壽禮了。」

  穆商言當還是什麼大事,聞言他又低頭去,硃砂在奏章上批以閱字,隨口道:「歷年番邦進貢來的東西都在庫房,你且去挑一件用,母后不會計較。」

  「那怎麼行,」傅椋赤著腳蹬蹬蹬跑去案前,「壽禮當然要親自挑才表心意。」

  穆商言連眼都不抬,言簡意賅道:「去把鞋穿上。」

  地面上雖鋪著一層厚實絨毯,赤腳踩上去也不涼,但這天畢竟還沒入夏,赤著腳,地下的濕涼氣入體,怕是會病一場。

  傅椋眼珠一轉,鳳眸里透著狡黠,討價還價,「那你得陪我上街上去。」

  買給太后母后的一定是要好東西,她身上銀錢在靜安就花的七七八八了,朝著爹爹要總覺得不妥,遂打上了當朝陛下

  ——錢袋子的主意。

  穆商言看她一眼,曉得那點小心思,看破未說破,下頜一點算應下,「別在這裡這搗亂,待我批完這些。」

  正巧,有宮人將那野蜜製成了蜜糖送來,傅椋便接來躲去了一旁。

  穆商言剩下的摺子不過三五來本,也都不是什麼大事,圈圈點點,再批上幾個閱字就算是完了事。

  見他忙完,傅椋湊過來,這一回好好穿好了鞋襪,她捏著塊蜜遞過來,如玉的長指間,琥珀色的糖塊晶晶亮亮的,縈繞鼻尖的是一股子香甜。

  穆商言素來不愛吃這種甜膩膩的食物,但瞧著眼前這塊卻格外有食慾。

  他喉骨一滾,面上卻幾分嫌棄,嘴邊一邊道是膩死人的東西,一邊含下了那塊蜜,也順勢吻過了比蜜還甜的指尖。

  傅椋翻了個白眼兒,將黏糊糊的指尖往當場陛下嘴上蹭了兩下。

  「吃便是吃了,還非要裝個腔的作個勢,話多死了。」

  穆商言:……

  眼下日頭雖比不得正午,卻也是烈的,申時才剛剛過頭,不如且等傍晚的晚市。

  坐落天子腳下,玉京的宵禁並不算嚴,從每日裡的戌時三刻起至第二日的卯時三刻終,故而晚間便形成了獨特的晚市,可供達官貴人、平民百姓們各自消遣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