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瞅著這一手,那幾個宮女也遲疑著不敢妄動了,深怕這鞭子抽到自己身上,可是疼的要人命了。

  那昭儀見狀,面色蒼白地捂著胸口退後兩步,拈起蘭花指對著傅椋晃呀晃,瞧著要發昏過去似的。

  若擱平日裡,見著美人這般模樣,傅椋定是要心疼哄上兩句的,但此時明眼的都看出來,這位昭儀娘娘是故意來找她的茬來了。

  傅椋自問一副好脾氣,但卻也不是對什麼人都是如此,只是若早知道會生出這等麻煩事,方才不如就避一避躲個清淨了。

  見那邊亂做一團,差些就要喊個太醫來,傅椋懶得在這裡繼續耽擱,叫著白諾就要走,那邊人想攔又怕著白諾手裡的鞭子,在昭儀發話前竟都躊躇著不敢上前。

  倒是扶著昭儀的大丫頭靈機一動,突然高聲叫嚷起來,「來人啊!抓刺客啊!有刺客驚擾了昭儀娘娘!」

  此處雖然清淨,但四周裡頭都是有守崗的將士,方才的動靜還不至於驚動,但這大丫頭的一嗓子嚷出來,當即就有幾位銀鎧紅纓槍的守御將士匆忙趕來。

  「是何人在此喧譁,刺客何在?」

  「在,在那兒,握鞭子那個。」小太監忙不迭指向白諾。

  為首的將士一身銀白輕鎧鋥亮,手握紅纓長|槍,他轉臉,深邃的眉眼壓迫感極強.

  但,睫毛很長,很翹,也,很好看。

  對眼的一個瞬間,傅椋就在心裡誇了一句,那個將士一愣,在傅椋尚且來不及阻止時就單膝跪了下去。

  「微臣許思淼,見過皇后娘娘。」

  好巧不巧,來的這群守御將士里竟然是有人認識她的。

  作者有話說:

  下一次更新應該是周四啦,周四見,比心心

  第14章

  這一聲皇后娘娘如驚天霹靂當頭響起,炸呆了眾人。

  王月瑤眼前一黑,腦袋嗡的一聲,仿若許多蚊蟲在繞著她打圈,再也聽不見別的什麼聲音了。

  她做夢也沒想到,眼前這位說自己是什麼哥哥的什么女兒的人,竟然會是當朝那位,名聲響噹噹的皇后傅娘娘。

  她,她剛才,是去要掌皇后的嘴?

  王月瑤身子徹底軟了下去,靠在面色同樣慘白,身子發顫的大丫頭肩上,想張嘴問一問,然還沒講出個話,就又聽見一聲。

  「皇上駕到。」

  這一回,她是徹底沒了聲。

  「你怎麼過來了?」

  瞧著一襲月黃長袍的穆商言,傅椋有些納了悶,這事兒什麼時候都傳到御書殿去了?

  當然事實並非是如此,只是暗中護衛傅椋的暗衛正巧換了個班。

  先前跟在傅椋身邊的暗衛思來想去,還是專程將太師府里的事情同穆商言匯報了番,又順口提了下傅椋和這位王昭儀的事。

  本來當朝陛下是滿心火氣的想要處理前者,但念及往昔蘭貴妃在他耳邊恨鐵不成鋼念叨的那些事兒,穆商言只微微一遲疑,就決定英雄救美去了。

  左右傅椋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好端端的。

  不過這要救的還不一定是誰,可這美,必然得是他心上人了。

  穆商言後宮中的群妃大都是被朝臣硬生硬地塞進來的,他只要拒絕,必是一堆耳朵起繭的嘮叨話等著他。

  尤其還有那個看好戲,虎視眈眈盯著他的老丈人,似乎只要他一個處理不當,就隨時準備帶著他的皇后辭官跑路去了。

  想到這裡,當朝陛下難得有些頭疼,不過好在處理後宮中的妃嬪們也不算什麼大事。

  他心有所屬,既給不起情也說不了諾,自不願這群女子在他身上蹉跎青春,也不想見她們三五成群地占著傅椋,就乾脆物盡其用了。

  想學醫的就去太醫院,女工好的去繡司坊,喜讀書認字的就去太學……

  總之,各人有各人的事,若誰不小心和朝里的看對眼的,就讓誰將大功名拿來,他做主賞賜,也算是美事一樁。

  所以對於眼前這個還沒什麼印象的昭儀,穆商言當然更是熟視無睹了。

  畢竟後宮裡的那些妃子,名號冊封都是他隨口來的。

  「見你一直沒露面,怕是哪個宮又半路殺出來同我搶人,就來尋尋你。」

  在傅椋面前,九五至尊,說一不二的言帝簡直沒有半分威嚴模樣。

  「哦,」傅椋點了點頭,對於穆商言主動來找她的這件事情還是很受用的,但這並不妨她就著早上的事情拿一拿小性子。

  「說來也巧,我這不是正巧就遇見陛下的家眷了嘛。」

  『家眷』二字被刻意咬重,某位小女子話里話外都透露著,自己同當今陛下再無干係的意思。

  這話穆商言當然不愛聽,雖說明面上並沒有任何廢后的旨意下來,但朝中眾臣哪怕是傅椋自己,都已然認為這件事情是板上釘釘。

  後者穆商言自然知道不過是說一說氣話,但前者不是,這樣的話說多了,難免使帝王觸怒。

  男人的面色陡然沉下,周身帝王的威懾壓得眾人心慌氣短,紛紛低下頭顱,他掃了眼被戰兢兢侍女扶住的人,眸底一片寒涼。

  「帶走,打……」

  入冷宮三個字差些說出,卻在餘光掃見傅椋不溫不火的面色後又改口,「禁足一月,罰俸三月。」

  果不其然,傅椋的面色好上了些許。

  此舉倒也並非是傅娘娘心軟和善,她一向記仇得很,只是向來做不出爭寵呷醋的事情罷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