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男人已年過不惑多年,但從臉面上卻看不出分毫。

  除了眼角和額上因為笑意牽動出的細紋外,仍稱得上是一副溫文爾雅的翩翩公子,任誰看了,不管昧沒昧著良心,都會道上一句公子如玉。

  然只有深受過這位太師厲害的,才知道這如玉皮囊下是怎麼樣的一顆心。

  「小椋兒多吃些,瞧那混帳東西把你給瘦的,一看就知道沒養好……」

  敢將當朝陛下罵做是混帳東西的,普天下,可能也就只有坐在這裡吃早膳的這父女兩了。

  當然了,這二位一位是當今陛下從小喜歡到大,哪怕是坑蒙拐騙也要娶到手裡的皇后,另一位則是連他去世的父皇都要禮讓三分,更別說還是自小教導他的太傅,心上人的父親,自己的老丈人了。

  眼看著碗裡堆得幾乎要漫出來的菜,傅椋暗中瞥了眼對面正陷入自己念頭裡,以為穆商言平日裡是怎麼虐待著她的人,眼珠咕嚕一轉。

  該如何找個藉口搪塞過去呢?不然進宮再吃一遭,她定然是又要撐了。

  正想著,只聞老管事匆匆而來,「老爺,宮裡頭來人了,說是太后請娘娘入宮。」

  那邊傅修然話還沒講完,聽了這訊言的傅椋卻蹭一下站了起來,打斷他喋喋不休的話。

  「爹!太后母后想我了,我現下便進宮去了!午膳不用等我了!」

  話音未落,她人已經一路小跑得沒影了,徒留筷子落了一半的傅修然微怔,又看著滿碗的菜啞然失笑。

  「不吃就不吃,憑什子像躲著洪水猛獸似的,我可是她爹。」

  嚴管事也笑,「到宮裡,想來是還要吃的。」

  傅修然夾了塊糖藕,失笑搖頭。

  宮裡來接人的轎子一路將傅椋送進了太和宮,到了地兒,傅椋才發現穆商言也在此處。

  想起早上的事,某位記仇的娘娘盯看過去,順便磨了磨發癢的後槽牙,大丈夫才不記仇,她是小女子,記仇得很。

  穩坐一旁,想藉由太后來拉個彎子來見傅椋的陛下後脊一涼。

  「請母后聖安,陛下萬安。」

  儘管和穆商言間私仇累累,但該有的禮數是不能缺的,一來是因為長輩向來重禮,二來是如今她也仗不了皇后的頭銜在作威作福了。

  太后許久不見傅椋,見了小女子自然高興。

  她早年間遭人陷害以至身骨落下了毛病,就將養出穆商言這麼一個小子,既不會陪著給她解悶逗趣,也不如穆書夜那般孝順懂事。

  只有傅椋自小常來宮裡陪她逗趣,有什麼新奇的東西物什也常拿來獻寶,令她在這深宮中暢快了些許,心裡早已將其當做了半個女兒。

  所以當年對於穆商言將人貶罰去靜安一事耿耿於懷,甚還因此生出了心病,也虧得那不孝子還算孝順,同她解釋此舉不過是為保護傅椋,才漸漸好轉了起來。

  「快來給母后瞧瞧,可是痩了。」

  傅椋起身,順道從白諾手上接下食盒一路慢著踱過去,「聽聞母后最近食慾有些不振,我特地從家裡帶了些桂藕給母后。」

  太后身旁的桂嬤嬤忙接下食盒,看著傅椋的眼裡也是喜色,一旁的穆商言眉心間卻微微皺起,精通武藝的他自然發現了自家心上人走路的姿勢,有些不大對。

  傅椋在太后身邊坐下,隨著話了話家長,講了一些靜安的趣事來聽,聽得太后目中也生了幾分嚮往。

  她在宮中確實太久了。

  「……母后不知,在回京路上,我們遇到了一群農人不小心衝撞了馬車,你可知來接我的安大人,竟然倉促間一頭撞上車壁,將自己硬生生撞昏了過去。」

  不忍叫太后替她擔憂,傅椋巧妙將遇刺的驚險略去,只撿著其中有趣的講。

  穆商言的眼底也泛起了笑意,但他卻沒有插話。

  待又一次被傅椋逗笑,太后拉著她的手拍了拍,「這次回京就不走了罷。」

  話是問著傅椋,視線卻是看著穆商言,大有他說個不字就令桂嬤嬤將他攆出去的意思。

  穆商言嘴角一抽,還是道:「不走了。」

  「好好好,」太后一連道了三個好,接著又滿目慈笑地望著傅椋,「那什麼時候能讓母后抱上孫子和孫女?」

  傅椋:……

  穆商言:……

  哦,您還不知道呢,穆商言面無表情地想,您這兒媳婦心裡還揣著一個闖蕩江湖的俠女夢,還孫子孫女,她可連同朕的床笫間都還隔著楚河漢界呢。

  從太后這裡出來,傅椋又去拜訪了幾位待她好的太妃,吃了各家的小食,又將桂藕同眾宮分了分。

  穆商言臨時來了朝臣沒有一道跟去,他念著傅椋還在氣頭上,就同白諾交代待事了,讓傅椋去御書殿尋他一道用午膳。

  「陪他用膳?」傅椋坐在亭中揉了揉發酸的腳,不善地眯了眯眼,顯然是記著早上的仇。

  早就將這點料到的穆商言當然仔細交代過,白諾忙道:「不不不,陛下講了,是他,他陪娘娘用膳。」

  「這還差不多。」

  傅椋輕哼一聲,正要喚著白諾去御書殿,待用過午膳再去後宮裡尋尋眾妃,但遠遠卻見著一隊宮人簇擁著誰走來。

  見狀,傅椋停了停腳,目光往裡掃了掃。

  其中人穿著一襲鵝黃錦緞刺繡宮紗,頭髮綰了個飛仙髻,裡頭綴插著幾隻垂珠步搖,耳上掛著小巧金綠寶石,細腰曼妙,繫著繡有金花紋樣的絲絛,十分眼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