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只要不是隆冬時節,對於喚傅椋起身的這件事而言,就會變得無比起來,至少她不用祭出十八般武藝去對付小小的棉被。

  隨著她話音落下,一陣淅淅索索的摩擦聲響在帘子後頭,依稀可見的坐起一道窈窕身影來,緊接著,一隻五指纖長,膚白如玉的手緩緩將那紗帳撩了開來。

  正待上前服飾自家主子起身的白諾:……

  傅椋掩唇打了個哈欠,一抬眼卻和神情迥異的白諾視線對了個正著。

  「怎麼了?你這是什麼表情?」

  看著貼身丫頭面上這一副想笑卻又十分複雜,其間甚至還夾雜著幾分欲言又止的怪異神情,傅椋很是不明所以。

  「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她下意識抬手抹了把面頰,入眼可見潔白光滑的手背,上面並沒有任何異物。

  傅椋擰眉細一思忖,忽而展顏,她想起昨夜入睡前,被穆商言那廝故意揉散的髮髻,想來白諾是驚詫此罷。

  於是她伸手撩了撩垂在胸口的髮絲,又笑了一笑,十分瞭然的道:「沒什麼大礙,亂了便亂了,待會你替我重挽一個就是。」

  這話音還沒落,就見白諾身子抖了抖,臉上的神情又奇怪了幾分,她欲言又止的瞧了傅椋片刻,快速又不失恭敬的微微一福身,而後轉身從不遠的妝奩上取了一柄銀把鏡子來。

  「嗯?這是……」

  傅椋十分疑慮的接過來,不明所以的對著自己照了照。

  這一照,差些就沒令她將這殿頂給掀飛了去。

  「穆商言!」

  一聲暴怒呵斥!

  白諾抖了抖身子,默默的後退了兩步。

  只見那方小巧的銅鏡中照出一張不過巴掌大,下巴尖尖的美人面容來。

  這是一張傅椋萬分熟悉的臉。

  桃花目,秋水瞳,玲瓏小鼻,硃砂唇,包括眼尾的小痣都清晰可見,但……

  本該是黛色柳眉的地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兩條又粗又丑,顏色黝黑堪比燒糊鍋底,甚至彎彎曲曲極為醜陋的『蜈蚣』。

  看著鏡中自己那不知被什麼東西描得,活像是兩條爬蟲似的眉,傅椋咬牙用力攥緊手中的鏡子,胸口劇烈起伏,只覺一股子怒意直往嗓子眼冒。

  她咬牙切齒一字一頓。

  「穆商言,你可行,你可真有能耐,你給老娘等著!」

  白諾十分安靜的默默往旁又踱了兩步,此時此地,自保為上,她還是不要觸主子的霉頭為妙。

  傅椋站起身幾步走去面盆旁,拽下布巾就開始擦拭,等她將這一切都收拾妥當後,才發現食盒裡的膳食已沒了熱氣。

  她盯著早已冷透的膳食看了半晌,心裡頭又在某位穆姓陛下名字後面,畫了個大大的叉。

  「主子,要不我再去給您重新做一份?」

  白諾瞧著她神情小心翼翼的問道。

  她們昨夜進宮時不曾聲張半分,此時自然也不宜去驚動膳房,不過好在這長卿殿中備有炊室,食材什麼的也很是新鮮。

  氣都氣飽了,哪裡還有心情吃飯。

  傅椋冷哼一聲正要張口回絕,卻不妨殿門被人輕輕扣響,隨之而來的是穆書夜一貫溫潤,如溪水潺潺的悅耳嗓音。

  「阿椋,可是起了?」

  傅椋:……

  她默默無言的轉臉,透過窗子看了眼剛過午時就往西去的太陽。

  白諾福了福身,轉身去將人請了進來。

  穆書夜今日穿了身月白色的袍子,長發束做馬尾,被玉冠箍著高高的吊在腦後,金絲腰封間墜著塊長流蘇的麒麟環佩,隨著走動,那穗子一搖一晃,襯得整個人丰神俊朗,也格外的衣冠禽獸。

  傅椋只看他一眼就收回目光,壯似一副還在慪氣中,極不想待見他的模樣。

  「還氣著呢?」

  鮮紅的獅子頭被長筷開膛破肚,露出裡頭的珍餚,傅椋握著筷子攪動,餘光不聲不響的瞥了過去。

  穆書夜訕訕摸了摸鼻尖,裝模作樣的用手試了試盤子,眉頭一擰道:「這都涼了,怎麼能吃,那個…小白諾,去重新做一份送來。」

  「奴婢這便去。」

  白諾連忙附和著聲,一一將盤子端回食盒,福了福身告退離去,還不忘十分貼心的帶上了門。

  沒了獅子頭可戳,傅椋便放下手中長筷,提起桌上小壺給自己倒了杯清茶,水聲泊泊,茶香四溢,熱氣氤氳蒸騰在二人之間,漸漸模糊了傅椋雙眸,也模糊了穆書夜的容顏。

  穆書夜還記得第一次見這丫頭的時候。

  那是盛夏的夜晚,他正在園子裡讀書,卻見他難得外出的父王牽回來個渾身髒亂,衣著破舊的丫頭。

  這是他父王第二次往家裡頭領女人,當然,第一位是他那雖美但性子極為火辣的母妃,彼時的他還尚未出世,所以也只能從叔伯下人口中聽聽他兩的愛恨情仇。

  但這一回不同,他瞧著被父王領進來的女娃娃耷拉下臉。

  這不會是父王上幾次說要給他找的童養媳罷,這模樣也著實太醜了些。

  他幾步欲溜之而後快,卻被逮了個正著,只能苦著臉一步挪三下的挪過去恭敬行禮。

  「這是你妹妹,阿椋,往後要好生照料。」

  父王的掌心溫熱,帶著常年揮之不去的藥味,他十分嫌棄的瞧了眼這小姑娘,在父王的笑容中勉為其難的的點了點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