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那些人才按奈不住自身的欲望,打著替他奪位,恢復正統皇族身份的名號找上了門。

  當然,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一向都是拿去讓穆商言頭疼的,可誰也沒想到,這一批人中,竟然十分偶然的令他發現了外金人。

  朝中臣子和外金來往,此事確確實實算得上是一樁大事了。

  作者有話說:

  架空無腦小甜文

  設定為劇情和背景服務,考究黨勿較真。

  感謝支持,走過路過留點評論收藏吧(づ ̄3 ̄)づ╭

  請假三天,這幾天都在醫院掛水,單手實在不好碼字qwq,等不掛了會恢復更新

  請假日期:10.10—10.12

  第6章

  說到這裡,他頓住了話音,繼而慢條斯理的端起碗,飲茶潤了潤嗓。

  那雙形如狐眸的雙目微微一垂,眼尾自然流露出的饜足精光,再配上他此時這番高深莫測的模樣,無形當中令人背脊一寒,渾身猛一哆嗦。

  傅椋當下就知,那些人,怕是倒了八輩祖宗的大霉了。

  心中一聲輕嘆,念了聲阿彌陀佛,願你們一路走好。

  她這位義兄自小起,便有諸多隱秘的小習慣。

  譬如當他要誠心誠意算計某人時,面上神情總會顯得萬般純良,叫人一眼就能將他看透。

  當那人美滋滋的以為勝券在握時,實則腳底下卻早早被挖好了十八連環坑,就等著他一跺腳,然後一坑一坑的連著往下掉。

  再譬如這種時候,他算計完人再度回味,覺著此計甚好時,便會倒上一杯好茶,在茶香中露出心滿意足的回味神情,像是剛用完一頓極其美味的膳食。

  每每這個時候,傅椋總是萬般同情被他所算計之人的,當然,也免不了有幸災樂禍,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成分在裡頭。

  穆書夜放下茶碗看她一眼,眸中泛起淡淡笑意的接著道:

  「雖然我是位名副其實的閒散王爺,無心摻和這些朝堂方面的事,但既然這狗東西以為找著靠山,就能大搖大擺的在主人家招搖過市,我怎麼的也應該讓他知道知道厲害才是。」

  「畢竟他腳下踩著的土地還是我大盛的國土。」

  當日來者離去後,穆書夜沒有立馬進京,他心知宅府外必有遺留的眼線探子窺看此處,任何微小動作皆會打草驚蛇,尤其這條蛇還是條十分狡詐的賴皮蛇。

  但同時他也意識到,這個機會可謂是不可多得,若能藉此一併剷除外金,大盛邊疆便再無憂患!

  於是當夜,恭安王府書房的長明燈亮了一整夜,直至雞鳴破曉,燈油燃盡,方才滅去。

  而後,一個縝密的滅金計劃悄無聲息的開始實施……

  「再然後,我就死了又活了。」

  穆書夜笑的十分純良。

  「噗……咳咳……」

  正聽得入神,飲了一口香茶還未咽下的傅椋,正滿心期待的準備聽那個,瞞她三年之久的縝密滅金計劃,結果猝不及防聽到這麼一句,含在口中的茶水被如數噴出,濺濕面前好大一塊金帛。

  穆書夜眼疾手快的向後退去,傅椋一時間捂著唇咳個不停,穆商言眉心一擰,絲毫不顧流淌的濁茶染襟,幾步過去拍著後背替她順氣,譴責的目光看向置身事外的人。

  傅椋咳了片刻,才緩解被茶水嗆入氣管的火辣辣抽疼,她顫顫巍巍的抬起手指著穆書夜,一時說不上來話。

  穆書夜神色無辜的朝著她一拱手:「此計劃乃機密要聞,非陛下旨意不可外傳,還請娘娘恕罪。」

  好一招禍水東引。

  穆商言一聽這話,身型猛地一僵,心知要遭。

  他僵硬著緩緩低頭,正對上傅椋仰頭看來的一雙,因為劇烈嗆咳而微微泛紅的雙目,那目中水光瀲灩,瞳仁灼灼,在燭火下像是兩顆浸在水中的上好墨珠。

  一隻修長如玉,膚如凝脂的柔荑不知什麼時候抓上了他的手臂,大有一副不講清楚就決計不撒手的架勢。

  真是要了命了。

  穆商言額角一抽,轉臉去看罪魁禍首,卻見那人在他二人拉扯之間已行至門口,十分瀟灑的沖他一揮手,而後拉門走了出去。

  「你別光揪著我,穆書夜跑了!」

  「哦。」

  傅椋微一頷首:「我不瞎,看得見。」

  穆商言:……

  「還是說」傅椋十分稀奇的瞥他一眼,慢悠悠鬆開手作勢要站起身,「你竟是希望我去揪著他的?」

  對於如何拿捏穆商言這一件事,傅椋可謂是太輕車熟路了,她甚至在心中默念道,五、四、三……

  二還沒來得及露出頭,就見高大的男人沉默片刻,抓著她的那隻要抽開的手往下一壓,十分不耐的悶聲悶氣道:「回來,我何時說過讓你去揪他的這種話?」

  男人身上的溫度從手心手背傳來,仿若一股炙熱暖流徑直流進傅椋心底。

  她指節蜷了蜷,面不改色的哦了一聲,又施施然坐了回去,好整以暇的看著他:「既然陛下沒說過,那咱就開始吧。」

  穆商言:……

  其實關於那三年被派去守皇陵的這件事,傅椋心裡是沒什麼怨言的。

  一來是她不大信這二人會手足相殘。

  二來是她在靜安夜夜好眠,頓頓飽食,沒事吃個供果看個話本什麼的,這三來,已然豐腴了不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