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幾乎都是傅椋以往的心喜之物。

  她柳眉輕揚,如玉指尖捏起一塊盤中的杏子糕遞到嘴邊,熟悉的味道在舌尖彌散,杏子的清香中帶著幾分微微的甜,還是當年她吃慣了的那個味道。

  她輕輕笑了一聲,幾分無奈,不知是在笑自己,還是在笑準備這糕點的人。

  這杏糕像是一把小鉤子,將藏在她心底的年少記憶如數勾出。

  三月春來,四月見杏。

  恭安親王府的庭中曾有株一人高的杏樹,每年的四月,樹上都掛滿了累累碩果

  陽光將繁密枝椏的影子投在地上,像是一把撐開墜了珠玉的樹傘。

  傅椋幼時多愛食杏,每每臨了四月就對枝頭結的青澀小果產生覬覦,偶爾也會躲在廊下逆著陽光,去聯想杏果甜糯的口感。

  那一年正逢杏果成熟,她隨著親王出去踏春,講好回來便能去同侍女一道摘杏果,但回來時卻見滿樹通紅的杏果消失無蹤,竟是被人摘了個乾淨。

  她那時只覺心頭難受,被人搶先了的懊惱不已,當即悲傷扁嘴,包著兩泡眼淚,就在樹下哭的稀里嘩啦,任誰也哄不好。

  後來是頂著一張麵粉臉的穆商言端著杏子糕來尋她,一副趾高氣昂的神色,說要給她換換口味,哄著她去吃了那難吃至極的杏子糕,以至於害她足足鬧了三日的肚子。

  再後來……

  傅椋一聲嘆息,那株杏子樹已同恭安親王府一樣,再也尋不到了。

  她向來是個明事理的人,也不會叫感情沖昏了頭腦,所以雖然心知恭安王絕不會叛國,但也相信穆商言不是昏君,所以這其中必然是藏著什麼她不知道的東西。

  馬車停停走走,一路將傅椋送進了宮門,四周環境從喧鬧變得安靜,白諾皺了皺眉,掀起一旁窗簾子打量片刻,神色十分警惕道:「主子,好像有點不太對……」

  她這話還沒說完,馬車就徹底停了下來,四周十分安靜,只聞磅礴雨聲打在車廂四壁的噼啪聲響,白諾五指握緊腰間長鞭,不安的盯著車門處。

  遮掩的帘子叫人緩慢的撩起了半道縫,從縫間探來一隻骨節修長,且膚色十分白皙的手。

  白諾神情一緊,正要揮鞭抽去,就被傅椋伸手輕輕的攔下了動作。

  她神色平靜的看著那隻手,還有半截被雨水打濕的明黃袖子緩緩道:「穆商言,你要幹什麼?」

  白諾僵在那裡,瞳孔乍縮,面上是吃驚狠了的呆滯。

  一時無聲,風將一聲嘆息從縫中送進傅椋耳中,男人低沉帶有笑意的嗓音直直撞了進來。

  「三年不見,看來阿椋可是一點也不想見到我啊?」

  傅椋想了片刻,十分認真道:「莫不是皇上當久了竟然連記憶也不好了?今年年初時我見到的又是哪一個?」

  外面男人狠狠一噎。

  「你的那些話本子是都讀進狗肚子裡去了?不曾聽過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那便是你算錯了,從年初至今約莫有六十日,一日三秋那就該是四十五年,你堂堂一國陛下,連簡易算法都能算錯,羞不羞?」

  穆商言:……

  車簾被那隻手猛然揭開,涼風夾著雨絲接連湧入。

  一身明黃長衣,劍眉星目,氣場不凡的俊朗男人躬身走進車廂。

  他較之傅椋年關時所見,似乎又顯疲累了些,連眉宇間都浮現出了淡淡川紋來,但那眉下的雙眸子卻絲毫不變,仿如墨珠一般深邃明亮。

  穆商言抬頭看了白諾一眼,目中含義明確,白諾心知她此時應當立馬下車,但心中卻有些放心不下傅椋。

  「丫頭,你先下去罷。」

  傅椋知她心意,於是出言叫她先行下去。

  白諾看她一眼,在傅椋平淡的眸光中,牙一咬的轉身掀簾下了車。

  「這小女子倒很是衷心。」

  將一切盡收眼底的穆商言似乎頗為滿意白諾之舉,傅椋掀眼,羽睫如三月的春蝶展翅撲朔。

  「陛下將我帶來此僻靜處,就只是為了同我話一話家常?」

  穆商言看向她,一貫冷冽的眸中帶著春風的暖意,他無視了傅椋的問題,只是道:「這新做的杏子糕,好吃嗎?」

  傅椋沒有出聲,她又如何不知,這杏子糕的來歷。

  穆商言自顧自道:「那一年,我為討你歡心去學做了這糕,結果不僅害你哭成小花貓,還害得你整整鬧肚了三日說要同我絕交……」

  說到這裡,他兀自一笑,然後抬眼直視傅椋:「阿椋,如今的這杏子糕,好吃嗎?」

  傅椋看他一眼,不知他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於是道:「是好吃的,趕明兒我多帶些回靜安去。」

  穆商言聞言微微頷首,才正了顏色道:「阿椋,恭安親王那樁案子,又叫人給翻出來了。」

  傅椋微微一驚,忽然恍然,如今普天之下和恭安王有關之人也只剩有她,將三年前的案子再度翻出,莫不是朝堂上有人看她不順眼了?

  她十分淡定道:「這是刀磨了三年,你終於要動手了?想借個話頭廢了本宮的後位扶持哪一位上來?但此處著實不是個好地方,如果往前推些日子,在路上下手,旁人也不會議你三分,只會道我這位皇后一生命苦的狠。」

  穆商言面上神情驀然一僵,他冷哼一聲,嗓音在瞬間低沉下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