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坐上皇位的,是樂冉才滿八歲的親弟弟。

  看著底下失去爹娘張嘴嗷嗷待哺的一群弟妹,還有宋鋮那張整日陰沉著的黑臉。

  樂冉深吸了口氣,勒緊裙腰,挑燈夜讀,一口藥一口糖,表示道阻且長。

  可政事真的好難嚶嚶嚶……

  受不了的小公主累呼呼咬著筆桿子趴伏案上,腦子一轉,想出了個絕妙的好主意。

  她!要招宋鋮當駙馬!養廢他!

  身為人見人怕的奸佞,宋鋮頭一次發現事情有些不大對勁。

  譬如那個從前往日裡看見他,就嚇白了面色的小公主。

  這幾日裡不是偷摸著瞧他,就是無意撞進他的懷裡,眼抽筋似的欲語還說跑開,更別說沒事給他賜個什麼東西。

  諸如幾次,宋鋮莫名其妙,卻也從中生出了幾分趣味來,直到一次,他將和泥鰍似的小丫頭徹底困在懷中,如天羅地網般將獵物罩得結實。

  就在眾朝臣為身坐高位上這姐弟兩戰戰兢兢時,無人所見的暗處……

  小公主眼淚汪汪地扯了扯大奸臣的衣袖,身後堆著約莫半個人高的奏書,只軟軟一句「阿鋮」,便叫男人徹底繳械投降了去。

  宋鋮從沒想過,有朝一日,他會心甘情願只為一人折腰,許是那年涼夜,她衝撞進懷中的那一刻,從此便就只見得她一人了。

  第2章

  「隨便收拾一點細軟就行,不需那般講究,咱家娘娘可沒那麼嬌氣。」

  「那件,那件提花小襖得裝上,咱娘娘最愛穿它了。」

  春梅提著食簍子走進殿的時候,裡頭正忙得熱火朝天,隨侍在那位娘娘身邊的大丫頭白諾,正指揮著女婢將衣物裝箱。

  陽光如一汪金泉,從開著的門窗間流瀉進碩大的鳳棲殿中,停留在倚靠廊柱的女子身上。

  女子背對著她,身著一襲簡單又素雅的白色衣裙,鬢髮只挽了個簡單的髻,上面斜斜插著只簡樸的木雕梅花簪,還有一串白珠花。

  她就靜靜地站在那裡,身影瞧起來十分孤寂。

  春梅知道那是女子在為恭安親王守孝,她無聲地嘆了口氣,雖知自己不過只是人微言賤的女婢,但心中仍舊忍不住的,對女子生起幾分憐惜。

  堂堂一國皇后無辜被牽,竟要遠赴偏遠地孤身去守皇陵,這其中無端多了幾分淒涼和令人心寒的苦澀。

  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可這位陛下卻連一點舊情也不念,帝王家多是無情,想到這位娘娘之前受的恩寵,春梅又嘆了一聲,只道是物是人非。

  若不是這位娘娘在後宮的風評一向是極佳,怕是此時少不了落井下石之人。

  「娘娘」

  她走上前去,刻意放輕了聲音去喚女子,生怕見到一張滿是淚水的容顏。

  「主子差奴婢來給娘娘送點西瓜,說是足了月份,瓤紅水多,娘娘定然愛吃。」

  女子聞聲,十分輕快轉過身,裙袂在空中划過優美弧度,一張十分美艷的臉露在金泉中。

  膚白如隆冬皓雪,眉彎若柳葉翩翩,一雙形如桃花瓣的眼中盛滿了笑意,半點兒也沒有春梅臆想出來的悲痛和淒涼。

  「是小梅子呀。」

  她聲音帶著笑意,十分的輕快。

  春梅:……

  傅椋看著眼前愣怔的侍女笑了笑,飛快從她手中接過食簍,二話不說的就打開了籠蓋。

  裡頭紅壤黑子的西瓜被切得薄厚正好,一片摞著一片地躺在白底青花的瓷盤上,隨著籠蓋打開,正散發出沁甜的果香來。

  「呀,本宮上次就隨口提了一嘴想吃西瓜,蘭兒竟就給我備上了,還讓你專程跑一趟給本宮送來,嘖嘖,這麼好的姑娘,真是便宜了那狗蛋兒了。」

  膽敢將盛朝陛下叫做狗蛋兒的,這普天之下怕也就只有這位傅娘娘了。

  春梅面色發白地聽完這大逆不道的話,見瓜果送到,就急急忙忙告退離去,活像身後是什麼吃人不吐骨頭的野獸。

  傅椋見小姑娘頗有些落荒而逃意味的背影撇了撇嘴,隨意從簍子裡撿了塊西瓜,就靠著廊柱啃了起來。

  別說,這足了月份的西瓜吃起來果然很有滋味,又脆又甜,滿口留香。

  她咽下口中果肉,舔了舔染上汁液的唇,正準備再啃上一口時,身後卻傳來了不輕不重的腳步聲。

  這又是哪一位來給她送行來了?

  「聽聞靜安窮苦,你我夫妻一場,這殿中有什麼用的上的儘管帶走吧。」

  含著幾分柔意的耳熟嗓音讓傅椋當下一個激靈,她提著沒啃完的半邊紅壤西瓜轉過身,正對上來人滿含柔情的目光。

  穆商言今日十分稀奇的沒有穿黃衣,而是穿了一身極為素雅的白衣,他本就生俊朗非凡,劍眉星目,如今這般一襯更是君子翩翩,十分出彩。

  但這位俊秀公子的目光,在落到她手中啃了一半的紅壤西瓜上時,那面色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由晴轉了陰。

  傅椋不禁感嘆此人變臉功力著實深厚,這速度怕是連那戲班子的台柱都自愧不如。

  他方才說什麼來著?儘管帶走?傅椋眼前陡然一亮。

  本著有便宜不占是傻瓜的原則,她當即朗聲道:「都聽見了沒?陛下發話了,給本宮將這,這,這,還有這個全都打包搬走。」

  眼見著穆商言的面色在聽完她這話後,有黑轉紫的跡象,渾身都舒坦了的傅椋十分恭敬地沖他行上一禮,道一聲:「謝主隆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