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早料到自己的一生大抵也是如此,只是萬萬沒料到,親生的娘親從未心疼我,比起大哥,我在她眼裡就是一個賠錢貨,趁著還能換點利益,趕緊送出去。

  她才不管我心裡是怎麼想的,甚至不管我會不會死在雍王府。

  坐在洞房裡的時候,我覺得凡間真是糟糕透了,甚至捏了尖銳的髮簪,想拉雍王那老頭子跟我一起死了算了。

  出乎意料的是,柳如意來了,並且救了我。

  或者說,這個長得跟柳如意一模一樣的人,從天而降,像神明一般地帶我離開了噩夢。

  如意可能不知道,我比她想的要敏銳許多,畢竟是打小操持家務的人,我最擅長的其實不是算帳,是觀察別人。在被她救後的半個月,我就知道她不是從前那個柳如意了。

  她不再為我哥動一絲一毫的心,舉止也沒有從前那般拖泥帶水,看其他人的眼神甚至像個睥睨天下的女王。

  當然了,她自己覺得自己是個和藹可親的普通人,我也只好配合她。

  如意給了我非常多的東西,不止那兩間鋪子的分紅,還有一個嶄新的人生。在遇見她之前,我都不知道這嫁不了人的一生該怎麼苟活,遇見她之後我才知道,在當好女子這個角色之前,我得先愛我自己。

  我賺了足夠多的錢,買了很大的宅子,每天都有不同的英俊少年陪伴左右——當然了,最後這一點並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當真沒遇見良人。

  趙燕寧常說是掌柜的教壞了我,但我覺得恰恰相反。

  世間大多數的女人都在活在別人的眼睛下口舌間,有幾個能不顧世俗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呢?我是幸運的,有如意庇佑,在臨安城誰也無法將我如何,所以才能這般自在。

  還有更多不幸的姑娘,不知道她們的命運會如何。

  大乾長樂七年的時候,乾安帝終於病逝,太子登基,開啟了長達六十年的盛世,期間如意一直沒有離開臨安,她就守著會仙酒樓,做一個不會老的美貌掌柜。

  她是不會察覺到時光流逝的,等她反應過來我們已經老了時候,也來不及往自己臉上添皺紋了。

  她當時很無措,拿著銅鏡站在大堂里,面對我們的目光,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然而不管是我還是拂滿,亦或是不常來酒樓的照影,都沒有覺得意外。大家看著她那急得眼眸亂轉的模樣,最後是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的。

  她見我們笑了,便也懂了,只是眼裡還滿滿都是震驚:「你們不怕我?」

  「掌柜的有沒有聽說大夏的人愛養狼?」趙燕寧道,「他們把狼從小崽子養到半腰高,完全不怕自己被吃掉。」

  這麼一比喻如意就聽懂了,她眼眶有點發紅,卻是沒哭,只拉著我們的手,緩慢又認真地掃視我們一圈,像是想記住我們的樣子。

  我已經很老了,牙齒都快掉光了,她坐在我的床邊,輕聲問我:「怕死嗎?」

  「不怕。」我嘆息,「只是有點捨不得你。」

  這個姑娘活得都像不墜的月亮,嘴上沒服過軟,手下卻總是在留情。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她比沈岐遠更像一個神明。

  哦對,沈大人其實也沒能瞞住我們,畢竟如意都不是凡人,他能是麼?大乾在這六十年裡發生過許多大事,但在危難關頭,只要他出現,一切就都會平息。

  本就有傳言說他是天神轉世,我懷疑他就是天神,也不過分吧?

  沈大人是一個公正的神明,他從來不袒護誰,但如意不一樣,如意是個活生生的人,有一顆無比柔軟的心。

  我將死的時候,她伸手在我額間點了一點。

  「汀蘭。」如意笑著說,「捨不得就別走了。」

  我當時並不知道她這輕飄飄的一句話背後代表了什麼,但她都開口讓我別走,我便想也不想地點頭。

  我跟拂滿都發過誓,既然命是她給的,那隻要她開口,我們這一輩子都不離開她。

  只是,眼前閃出了好奇怪的光,我會被帶去哪裡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