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之後逃難,蘇妙真幾次奮不顧身救他不說,還在路上精心貼身照顧了他整一個月。不管日夜,只要寧臻睿從痛楚疲倦中醒來,就能看到蘇妙真滿是關懷的眼睛。

  迷糊昏沉里,也能知道是蘇妙真在給他脫衣穿衣擦身洗漱餵藥送水餵飯。尤其後半個月,蘇妙真幾乎是貼身睡在他旁邊,他一有個動靜,蘇妙真就會爬起來噓寒問暖忙裡忙外。

  寧臻睿當然明白這些照顧有君臣之分在,但即便有君臣之分,又有幾個臣子能做到這等細緻貼心的地步?不計生死不計名譽的地步?

  何況四人之中,她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結果卻半點不曾拖累,規劃管理照料煮飯樣樣都辦得妥帖,就是在面對吃人的流民時,也拿起匕首擋在他前頭,甚至殺人見血。

  說不記掛感動,那怎麼可能。

  所以從湖廣之後,寧臻睿就下定決心,蘇妙真會是他一生的至交好友。後來他也的確是這麼做的。

  皇子間的爭位愈演愈烈,寧臻睿為她撞破穎王淫辱宮妃的事後,雖然沒想到會是穎王,但從未後悔。

  他跟穎王一向爾爾,這件事後心中對景王皇后也愈發疏遠。為了爭位,不惜把一個無辜外臣女子捲入,他能理解但不能支持。也開始認真思索四哥蘇問弦的提問,景王上位對他來說真的最好嗎。恐怕不是。

  這件事後,母妃專門敲打了寧臻睿數次,問他是不是中意蘇妙真,寧臻睿覺得好笑,可母妃神色和往年的打趣大為不同,他又覺得恍然,自問數次也摸不清想法,於是回答不是。

  可能在湖廣逃難,她每次的安慰照撫,讓他升起許多柔軟依賴,

  可能在襄陽譚家,她牽住他的衣角哀婉哭泣時,他也生出過一些憐愛。

  但寧臻睿確定他從沒想過要娶蘇妙真,這又如何說得上喜歡?喜歡一個人,不是會想要和她白頭偕老嗎?

  半年後的試行海運,在山東二人又共事相處了快一個月,蘇妙真的眼界聰慧,和她為他的種種考量,讓寧臻睿每每想來都大為觸動。

  寧臻睿偶爾看向蘇妙真,心裡也會犯些漣漪:從湖廣之後蘇妙真就不斷給他新的認識,到謹身殿為最。當時滿殿的驚艷讚嘆目光,都集中在素手纖纖撥動琴弦的她身上。他不是聾子更不是瞎子,當然也看得出蘇妙真的卓絕光艷。

  可雖然對她有一層又一層新的認識,有時也會想起她的動人之處,但往往還會想起她的可惱之處……

  寧臻睿未免不解:喜歡一個人,難道會像他這樣時不時挑點刺嗎?

  宮裡宮外事務繁忙,寧臻睿很快就把這些疑問拋之腦後——無論如何,他和她之間,始終有一份出生入死的朋友之義。

  再者,他不會為兒女情長而輾轉難眠。

  直到傅家新園裡,眾目睽睽下,他以為蘇妙真會走向自己。

  從那時開始。

  也許從更早開始。

  ……

  芙兒吃完了蛋糕,得到寧臻睿教導騎射的承諾後,開心地騎上小馬,讓僕人牽著她在校場上來回慢慢走著。

  寧臻睿看了一會兒,眼前飄來幾瓣落花,原來是三月春風吹過,桃花零落。他看向掌心的粉白花瓣,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蘇妙真冷冷落落立在桃花樹下。

  寧臻睿收攏手掌,恍然之中,卻不解自己為何會想起清水寺的那一幕。花瓣的濕意傳遞過來,不由低聲回答:「蘇妙真,這些年的相識相知,我寧臻睿,也銘記於心。」

  作者有話要說:

  還會改。大家先將就看看吧,周六更新番外時我會鎖掉再改,改到我覺得合適為止……

  還要感謝小天使的投喂!大家的支持留言是我更文的動力鴨(o^^o)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