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江曦順著指的方向看過去,看清來人面容後,身體不受控制地僵硬了一下。

  工作人員話已帶到,微微點頭隨即離開。

  邶清察覺到她的異樣,輕輕握了握她的手,低聲道:「怎麼了?」

  江曦垂眸:「……是我媽。」

  邶清看了一眼餐廳門口等待的人影,又問:「要我陪你過去嗎?」

  江曦復又抬頭,看著那個略微侷促的身形,笑了笑:「我大概知道她來找我做什麼。清清,你在這裡等我就好。」

  他什麼都不需要做,只要在這裡等她就好。

  他是她的勇氣,只要堅定地站在她身後,讓她知道身後有人可依靠,她就可以勇敢地面對那些過往。

  *

  江曦和母親坐在了酒店大廳窗邊的沙發上。

  母親雖然有些局促不安,但看起來氣色很好。

  臉上沒什麼皺紋,皮膚也保養得很好,身上穿的衣服也很新。

  看起來她過得很好。

  會來看她,大概是因為終於過上了好日子,來彌補彌補良心上的不安吧。

  她有些緊張地開口:「曦曦,我聽說你結婚了,所以來看看你。」

  江曦平靜點頭:「謝謝。」

  母親又似是想起什麼,從皮包里取出一個紅包遞給江曦:「對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曦曦,新婚快樂。」

  江曦看了看紅包,沒有拂她的面子,接了過來,卻又很快隨手放在桌子上。

  母親看到這一舉動,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臉色白了白。

  而後她放下皮包,猶豫了一會兒,小心翼翼地開口:「曦曦,你恨我嗎?」

  江曦問自己,會恨母親嗎?

  答案是不恨。

  她對母親其實沒有什麼怨恨的情緒,母親過得好與不好,她只覺得和自己無關。

  總是把一些過往記在心上是很累的。

  她已經有了最珍視她的愛人,那些由母親留下的傷痕,已經被她的愛人親手撫平治癒,他們會開始新的生活。

  那些過往,早已在不經意間被她輕輕放下。

  她從前是深藏在心裡耿耿於懷,如今是釋懷。

  江曦輕輕搖頭:「我不恨你。你能過得好起來,挺好的。」

  母親勉強笑了笑,像是想要彌補她一般補充了一句:「曦曦,如果以後你有困難,可以來找我。」

  江曦隨意地點頭。

  但兩人心裡都清楚,江曦不會再去找她。

  之後沉默了一陣,江曦主動開口道:「還有事嗎?沒有的話,我就先回去換衣服了。」

  母親張了張嘴,似乎還想說什麼,最終又閉上了嘴。

  江曦起身,點頭示意:「那我先上樓了。」

  她轉身,看到熟悉的身影在不遠處等她。

  邶清對著她溫柔地笑。

  江曦也笑了,正要邁步離開,母親忽然在身後開口:「曦曦,他對你好嗎?」

  邶清向江曦伸出手。

  江曦頓了一下,回道:「很好。」

  沒有人會比邶清對她更好,也沒有人會比邶清更愛她了。

  她說完後,看著近在遲尺的邶清,心裡忽然生出無限的想念,忍不住向他跑去,撲進他懷裡。

  喜歡她的人那麼多,卻從來只是過客,這世上唯有邶清愛她入骨。

  邶清抱緊了她,低聲問:「怎麼了?受委屈了?」

  他早已從江曦那裡了解到她全部的往事,明白了她從前經歷過什麼。

  江曦微微搖頭,笑起來:「她問我,你對我好不好,我說很好。」

  她抓著他雙臂,離開他懷抱一點,努力踮腳在他側臉飛快親了一下:「我也愛你。」

  *

  江曦回到酒店的房間,卸了妝,由化妝師重新化了一套配婚紗的淡妝。

  林願收到消息,又重新回到房間,幫江曦換上了西式的潔白婚紗,將頭紗固定在頭髮里,撩起婚紗的後擺,陪著她下樓。

  旋轉樓梯上,江曦提著裙子小心下樓,婚紗的後擺在樓梯上鋪成一朵巨大的聖潔的花,林願站在她身後,在裙擺里撒上一點紅色的花瓣,不禁紅了眼眶,真心替江曦感到開心。

  邶清換了一身西裝,修身又矜貴,衣褶鋒利,他對著江曦微微一笑,足以讓周圍的一切都黯然失色,讓她心動不已。

  江曦停下了腳步,放下了手中提著的婚紗,朝他伸出手。

  邶清立刻快步走上樓梯,握住她的手,而後撫平婚紗,將她橫抱起來:「我抱你下去。」

  江曦摟住他的脖子,小聲道:「我正準備說抱我下去呢,清清真主動。」

  邶清看她一眼:「因為,你太慢了,我等不及了。」

  你太慢了。

  江曦一愣,乍然回想起在衛國時,她嫁給他的那一日,她提著厚重的喜服,戴著沉重的金冠,搖搖晃晃哆哆嗦嗦走在樓梯上,他居高臨下地看她,也是說了這麼一句「你太慢了」。

  而後他上前橫抱起她,一如現在。

  那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回憶。

  江曦笑起來:「太慢了也沒關係,反正清清會一直在我身邊的。」

  他揚唇輕笑:「嗯,會一直在的。」

  【全文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