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見鄧星河一下飛機就迎上前去:「鄧部長我們來接您。」

  鄧星河點點頭,卻剛要說什麼,卻忽然通訊器震動起來。

  「鄧部長,蘇韻要壽終了。」

  「我馬上到。」鄧星河立刻停下腳步,「安排人盯緊了,她應該會出現。」

  掛上電話鄧星河和來接自己的人說了抱歉,又讓助理立刻安排飛機返程。

  楚寧見狀跟上他:「鄧部長,您等等我,我也想跟您回去。」

  鄧星河:「你回去做什麼?我是有事。」

  「我知道,蘇韻是秦何弦的媽媽。她如果真的壽終,秦何弦應該會出現吧?」楚寧說到一半忽然轉用了傳音入密,「前兩年她父親兵解的時候我看報告說她其實回來過?我想和她說一句謝謝。是她救了我。如果沒有她就沒有現在的我,更沒有現在這個世界。不管是修真方法還是靈氣,還有那些宣州福澤生產的靈氣產品,都讓造福了所有人類,讓我們的生活更美好,我想當面和她說聲謝謝。鄧叔叔,求您啦!」

  鄧星河看向他,半晌終於道:「你跟我來。」

  兩人回程乘坐的是靈修部最新研製的靈氣動力飛行器,體積較小,一次只能搭乘六個人。不過速度要比普通噴氣式飛機快很多,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們就返回北京。

  剛剛落地,鄧星河就接到消息:「秦何弦出現了。」

  —

  「媽。」

  秦何弦走到床邊,看著躺著床上容顏已顯蒼老,卻仍舊能看出年輕時的美麗風韻的女人。

  蘇韻的眼神亮了幾分,緩慢地說著:「你果然回來了。那年你爸走的時候,就說看到你了。我和何超還以為他是產生了幻覺……」

  她的聲音十分微弱,斷斷續續,必須努力辨認才能聽清。

  秦何弦嘴角微微上揚:「是啊,那時候也是我。不過因為一些原因不方便現身,所以只能讓爸看到。」

  蘇韻艱難地點點頭,眼眶似乎有淚泛起:「回來就好。媽都有幾百年沒見過你了,你還是這麼漂亮。」

  秦何弦在她床邊坐下來,輕輕撫著她銀色的髮絲:「媽,你還很漂亮呢。」

  「媽老了……咳咳……」蘇韻一口氣沒喘上來,咳嗽幾聲,身子顫抖了一下。

  再睜開眼時,眼神又渾濁了幾分。

  秦何弦從身上摸出一粒丹藥想給她服下,卻被蘇韻擋住了手。

  「不用了,我活的夠長了,再繼續下去也沒什麼意思。」蘇韻轉過頭,看著天花板,「你失蹤了,你爸走了,何超現在有了那麼多兒孫輩,還要管理公司,忙得顧不上我。我平時一個人也寂寞。」

  秦何弦聽她這麼說便也作罷,收回丹藥說道:「媽,那你得罵秦何超,他自己不著家也不知道找人來陪你。而且他的兒孫輩不也是你的?就叫他們來唄,都叫來家裡就熱鬧了。」

  蘇韻又搖頭:「算了,我習慣安靜了,受不了那鬧騰。」

  秦何弦沒拆穿她自相矛盾地說辭,陪著她安靜坐著。

  蘇韻睡著了,迷迷糊糊又醒來。

  「我睡了多久?」她的聲音越發輕微,緩慢。

  秦何弦:「三個小時吧。累就再睡會兒。」

  蘇韻:「以後有的是時間睡覺。何弦,說說你這些年都做了什麼吧?你現在是什麼境界?那天宋時三來看我,說他感應到了一個很強的修真者,已經修煉到了化神巔峰,應該就是你,是不是?」

  「是我。」她頓了頓,又道,「我這些年的經歷沒什麼好說的,就是修煉。常常一睜眼就是幾年,甚至幾十年過去了。有時想回來看看你們,但又覺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一直知道你們都挺好的,也很放心。」

  蘇韻閉上眼睛,微笑著聽她說:「好,好……」

  秦何弦又道:「媽,我給你說一個人吧。我也有幾百年沒見到他了,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見到。」

  蘇韻聽到這,緩緩睜開眼,轉頭看向女兒,意味深長地笑了:「好。」

  「我第一次遇到他是剛穿越去宣州大陸的時候。那時候我還沒太在意,就是覺得他人挺好的。修為特別高,但是不像其他修真者那麼冷漠高高在上,反而總是主動幫我,罩著我。當時我剛過去雖然還沒有修煉,但是因為有他在幾乎沒有人敢欺負我。」

  秦何弦說到這,發現屋外有人接近。

  不過她並不太介意,仍舊繼續道:「那一百年過得還真挺開心的,好像做什麼都能輕鬆成功。我不是跟你們說我在那裡建起了一座秦王宮嗎?占了好幾個山頭,特別大。現在想來其實一切都是因為有他吧。」

  蘇韻微微一笑:「你很喜歡他。」

  秦何弦:「反正不討厭。而且他對我真挺好的。你知道嗎?其實原本因為天蠱篡改了天道定好的未來,我是應該不知不覺死掉的。即便是天道察覺出異常,一切已成定局。可偏偏有他將我從這個世界帶走,又用《宣州御寶圖》把我送回來。對,就是我後來留給哥的那張御寶圖,是他煉製的,還騙我說是天地初開的寶物。。好多人都說是我改變了世界,挽救了那麼多的生命,讓人們的生活更加幸福了。可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他……」

  秦何弦又將自己和鄭閒君的幾次相遇,幾次分離,那些有趣的經歷一一述說。

  而就在她的講述中,蘇韻漸漸睡了過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