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浩瀚宇宙與平行世界(近20000字超級大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長安城,東宮。

  長夜漫漫,太子李顯坤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覺。

  只要他一閉上眼睛就能想到父皇率領禁軍衝進東宮。

  禁軍們見人就砍,毫不留情。

  一時間太子感到恐懼不已。

  每每這個時候李顯坤就會驚醒過來。

  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睡不著覺。

  太子已經持續這樣的狀態相當長的時間。

  他覺得要是繼續這樣的狀態用不了多久就會崩潰。

  一個正常人怎麼可能持續性的這個狀態?

  李顯坤感覺有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他,有無數人都在算計著他,有無數人都巴不得他倒台,東宮再換新主。

  對李顯坤而言,當下的局面可以算得上是最壞的存在。

  所以接下來他該怎麼保持狀態,或者說接下來他該處於一種什麼樣的應對模式?

  李顯坤並不知道。

  但是他覺得自己不能再繼續這麼下去了。

  繼續這麼下去整個人就要廢掉了。

  在極度的恐慌之中整個人都會因此而變得崩潰。

  「不行,孤一定要及時的告知鄭介和馮昊,一定要讓他們迅速的動手。」

  ...

  ...

  魏無忌決定做一場豪賭。

  最近他能夠感受到氣運的變化。

  大周朝廷的氣運正在慢慢的消散,而書院的氣運正在卓然上升。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也許有的時候就需要一點運氣成分。

  有了運氣,魏無忌就有各種各樣的可能。

  魏無忌一直是想要刺殺顯隆帝的。

  但是他知道要想成功的刺殺掉顯隆帝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之前有兩次機會顯隆帝曾經出宮,沒有了皇宮禁制的守護以及重重宮殿的庇護,魏無忌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但是事實讓他十分的失望。魏無忌發現雖然顯隆帝離開了這些禁制的庇護,但他依然命許多替身在他的周圍活動。

  這樣一來魏無忌根本就不能確定哪個才是顯隆帝,也就無法動手了。

  魏無忌可不希望他辛苦一場落得一場空。

  要動手就要一次性的將顯隆帝斬殺,絕不能有任何的疏漏。

  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魏無忌既然要殺顯隆帝,那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於他個人而言,什麼樣的結果其實都是能夠接受的。

  但是魏無忌不能把東越劍閣往歧路上引,往絕路上逼。

  對魏無忌來說當下的局面已經算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將這件事變成他一個人的事情,而不是整個東越劍閣的事。只有確保了這點,魏無忌才能夠問心無愧。

  必要的時候魏無忌覺得甚至可以利用一下顯隆帝是漏洞。

  那就是調用禁軍的時機。

  魏無忌注意到顯隆帝最近經常開始調用禁軍,而禁軍的駐紮地竟然是終南山。

  這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大事。

  要知道禁軍一般而言都是用來拱衛皇室拱衛的,而此時此刻禁軍竟然脫離了皇宮脫離了皇室,此刻的目標竟然是書院。

  這讓魏無忌一時間覺得相當的難以置信。

  要知道,這一切都是顯隆帝一手促成的。他這是要做什麼,想要聯手腐蝕者直接將書院抹除掉嗎?

  要知道這並不容易。

  哪怕是加上了腐蝕者,顯隆帝也不一定能有除掉書院的力量。

  換句話說,這一切都是顯隆帝的豪賭。

  因為對顯隆帝來說,他肯定也感受到了氣運的變化。

  作為一名君王,自然不可能忍受自己的氣運被書院奪取,自然不可能忍受王朝的更迭。

  不到最後一刻顯隆帝都不會放棄所有希望,不到最後一刻,顯隆帝都會努力的去扭轉局面。

  至於局面究竟能夠扭轉到什麼程度,那就尤為可知了。

  魏無忌自然要抓住這個絕佳的機會。

  對他來說時不可失失不再來。

  當下的形勢已經算是相當的良好,如果他再不能抓住機會那就再也沒有可能了。

  ...

  ...

  浩然書院。

  趙洵在練習刀法。

  竹林之中,但見刀光劍影不斷。

  給他陪練的自然是三師兄龍清泉。

  三師兄作為頂級大劍仙,一手葬花劍法可謂是使用的登峰造極,可堪化境。

  趙洵此先一直在練習輕功、長生術這等較為飄忽的法術,現在想想還是要提升硬實力的,否則整個人會輕易的處於一種較為飄忽的狀態。

  一個人如果長時間的處於較為飄忽的狀態可是要不得的。

  這會讓整個人繃不起勁來。

  嘶...

  趙洵在經歷過了最初的懈怠之後發現自己不能再處於這種狀態了。

  久而久之,整個人就會廢了。

  所以他找到了三師兄龍清泉,希望能夠幫助他練習一番刀法。

  趙洵的刀法老實說這些日子來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長進,只能說一直維持在一個較為平穩的水準之上。

  欺負欺負比他境界低的丟醒著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要想對付比他強的修行者基本上就沒有可能了。

  所以趙洵一直想要找出問題所在,並讓三師兄能夠幫他針對性的提升一下。

  有了高水平的陪練之後你就能輕易的弄清楚自己的問題癥結所在。

  有了高水平的陪練之後,你就能第一時間的明白如何才能讓自己不斷的變強。

  也許一開始的時候會感覺到有些難受有些彆扭,但實際上熟悉了以後就會完全適應了。

  「嘖嘖,小師弟你的實力其實已經有了很明顯的提升了。」

  三師兄龍清泉在練習了一番之後發現趙洵的刀法的基本盤很穩,而且擁有著不小的提升空間。

  「嘿嘿,還是三師兄教的好啊。老實說,我雖然是練習的刀法,但實際上學的卻是劍法。刀法跟劍法本質上是相通的,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我從劍法悟刀法,發現了許多捷徑。有了這些捷徑之後其實更加容易練習提升了。」

  「哈哈,是這個道理。刀法跟劍法本來就是相通的啊。哪裡有那麼多的分別,無外乎是人們刻意的進行一番區分,以此來體現出他們的實力。可實際上在我看來刀即是劍,劍即是刀。」

  三師兄龍清泉的態度如此之澹定,如此之高深,讓趙洵喜不自勝。

  老實講,三師兄的境界其實還是能夠往上走一走的,卡在二品大圓滿的這個境界趙洵也不知道問題是出在了哪裡。

  但是綜合來看,應該破境只是時間問題。包括大師姐、二師姐在內應該都有很大的可能破境。

  到時候書院之中可就又要多了三個一品強者了。

  提升境界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要想獲得全面的提升需要諸方因素的配合。

  正所謂天時地利人和。

  至少趙洵自己在境界提升的時候並沒有很刻意的感覺,而是順其自然水到渠成。

  只能說有的時候你越是刻意的想要提升境界,就反而越不容易提升境界。

  你越是放鬆越是不去想這些事情,反而就更加容易了。

  「呼...」

  「咱們也練習了這麼長的時間了,現在好好的休息一會。」

  三師兄龍清泉見趙洵大汗淋漓,便索性徑直坐到了青石板上提議道。

  眼下龍清泉已經可以肯定小師弟趙洵是一定能夠練出來的。

  至於到底能夠練到什麼程度還未可知。

  不過龍清泉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隨時準備對趙洵進行一番陪練。

  相信只要通過他悉心的陪練,趙洵的境界提升速度應該會加快許多。

  「三師兄,你說二師姐跟姚劍仙現在在寧州的情況怎麼樣了?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倒是報了個信,不過後來就徹底沒有了消息。」

  「哈哈,是啊確實有些時候沒有他們的消息了。不過小師弟你放心好了,以二師姐跟姚劍仙的實力他們不可能有什麼危險的,你就放一百個心好了。」

  「呃…」

  一時間趙洵有些錯愕,但是仔細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

  竹林劍仙姚言是一等一的大劍仙,又是一品巔峰。

  二師姐雖然稍稍差了一些可也是二品大圓滿的境界。

  二人搭配在一起趙洵覺得那是相當的穩定,基本上不存在任何的短板可言。

  東海妖獸國他們又不是沒打過,實力呢只能說是還行,但是比起二師姐、姚劍仙他們是沒有任何實力上的優勢的。

  可以說只要二師姐跟姚劍仙正常發揮趙洵都不知道怎麼輸。

  畢竟一場打鬥中決定最多的因素還是硬實力。

  硬實力只要夠強就沒有什麼是不可逆轉的。

  但如果硬實力方面有差距,要想彌補就很難了。

  「而且我知道二師姐的性格十分之要強。她向來是報喜不報憂的。」

  「是哦,我差了忘了二師姐的習慣了。她確實是報喜不報憂的。不過這樣的性格也好,至少我們也不用為她擔心了。」

  趙洵可是做慣了所謂的甩手掌柜的,一般只是別人替他擔心,很少他替別人擔心的。

  只能說祝福二師姐跟姚劍仙好運吧。

  …

  …

  「嘖嘖嘖,沒想到過了這麼久寧州城一點變化都沒有,除了稍稍顯得冷清了一些,其他方面還是一模一樣的啊。」

  「是哦,跟我記憶中的樣子算是一樣的。」

  劉鶯鶯和姚言二人相伴在寧州街道上漫步,他們自然不是閒逛,而是想要看看這裡當地百姓的狀態,看看他們的生存環境究竟如何。

  現在看來至少要比他們想像中的情況要好的多,雖然局勢稍稍顯得還是有些緊張,但是總體而言還是比較穩定的。

  只要能夠維持這個狀態,基本上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我看這些妖獸也並非是等閒之輩,他們暫時沒有動手的原因我還沒有想到。不過估計還是在觀望。這些妖獸十分的狡猾,可以說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嗯…」

  姚言頓了頓道:「所以我們更是得謹慎一些。當然了,我們在謹慎的情況下還是要主動一些。」

  「嗯,我的意思是我們也不要一直在城裡待著了,現在也是時候出去走走了。外面的情況跟城裡的情況其實是差了很多的。」

  「嗯,我也正有此意。」

  二人不愧是夫妻,可謂是一拍即合。

  「那好,說走就走?」

  「妥。」

  …

  …

  人生中的事情就是充滿了不確定。

  劉鶯鶯跟姚言之前並沒有決定要出去走一走,但是臨時起意臨時決定之後也就立即出發了。

  當下的情況確實比較的複雜。

  妖獸們一直在沿海肆虐,可謂是肆無忌憚。

  但是在姚言跟劉鶯鶯到達寧州之後突然就偃旗息鼓銷聲匿跡了。

  這讓劉鶯鶯跟姚言覺得十分的疑惑。

  「他們莫不是得到了什麼消息,這才會突然之間偃旗息鼓的吧?」

  「說不好,這些妖獸沒有一個省油的燈。他們突然之間銷聲匿跡肯定是有緣由的。」

  「哈哈,誰說不是呢。」

  劉鶯鶯柳葉眉一挑,冷冷道:「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件事處處透著不尋常。怎麼看都是有人在精心布置。也許這寧州城中有妖獸的內應也說不定呢。」

  姚言聞言心中一驚。

  「你是說這寧州城中有內鬼?」

  「差不多吧…」

  劉鶯鶯顯得比姚言更加的強勢,判斷力也是更為的準確。

  她稍頓了頓繼而接道:「我總覺得有人在盯著我們。雖然我並沒有嗅到強大修行者的氣息,但是直接告訴我這件事並不簡單。」

  「嗯…」

  姚言的心情不由得變得沉重了起來。

  劉鶯鶯說的不錯,現如今他們面臨的情況可謂是太反常了。

  妖獸們如此偃旗息鼓,說明了妖獸們已經意識到了危險。

  所以是誰給他們通風報信了呢?

  「嘖嘖嘖…其實我一直覺得這個人就在附近。我們不妨來試一試他。看看能不能把他給試出來。」

  「怎麼試。」

  「如此…」

  …

  …

  「錚…錚…」

  竹林劍仙姚言催動強大的劍氣,一時間他的飛劍一分為二,二分為三,三化為無形。

  無數劍體分散之後開始向四面八方探索而去。

  這也算是姚言的看家本領。

  飛劍化形探索術。

  飛劍可以不斷的分散不斷的探索,無邊無際的擴張,最終達到至臻完美的境界。

  如果遇到了障礙物阻擋,那麼飛劍就會自然而然的停下來。

  這個時候飛劍的主人就意識到了危險和敵人。

  很多時候高等級修行者探索就是靠著一股直覺。

  只要直覺沒有大的問題,那麼接下來就會有大的突破。

  這一次竹林劍仙姚言便有同感。

  作為飛劍的主人,他能夠感受到每一柄飛劍分身的存在。

  細微到每一個角落每一個觸角,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那股差異感。

  唔…

  這一次在靠近寧州城海岸邊不遠處的一方小島上,姚言能夠明顯的感受到一股奇異的感覺。

  這種感覺…

  真的很奇妙。

  就像是有一堆布滿甲鱗的生物擠在一起的感覺一樣,十分的擁擠讓人喘不上氣來。

  所以…

  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情況?

  難道說他探索到了妖獸的老巢?

  其實這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因為對妖獸來說是喜歡聚集起來的。

  而距離沿海不遠處的島嶼顯然是他們藏身的絕佳之地。

  「鶯鶯我也許發現了一些什麼…」

  姚言轉向一旁的劉鶯鶯深吸了一口氣道。

  「嗯…」

  劉鶯鶯的神情也有一些凝重。

  對她來說,是無條件的信任姚言的判斷。

  這倒並不是因為感情用事,而是因為姚言在這方面的判斷確實很靠譜。

  飛劍探索術可不是鬧的。

  「嗯,這個事情看起來不簡單,我們要不要沿著你直覺的探索方向前去探索一番?」

  「可。」

  姚言自然是想要跟劉鶯鶯一同前往的。

  對他來說不管跟劉鶯鶯在一起做什麼事都感到十分的幸福的。

  何況是探索妖獸老巢這種事情。

  「人世間的事情真的是叫人捉摸不定的啊。上一次我以為自己絕不會來寧州了,誰知現在又來了。不但來了,還要對寧州附近海域探索一番,這真的是叫人始料未及啊。」

  「確實…」

  劉鶯鶯也感慨道:「要不是小師弟的話我還真的不一定會來,但是考慮到為了小師弟,自然也就沒什麼可挑剔沒什麼可抱怨的了。」

  「劍來…」

  姚言爆喝一聲,隨即但見青竹劍魚貫而來,姚言隨即輕巧的跳到了竹劍之上。

  劉鶯鶯的狀態也差不多。

  十分輕巧的喚來了飛劍,隨後跳了上去。

  夫妻二人紛紛御劍飛行,那場面簡直不要太帥氣。

  海面波光粼粼,陽光立刻變得十分炫目。

  「嗯,天氣真的很不錯…」

  夫妻二人攜手向前御劍飛行,一路上不少海鳥從他們的身旁飛過。

  「嘖嘖嘖…」

  「今天真的是來著了。即便最後沒有看到妖獸的蹤跡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嗯,你看那邊是不是有一個小島。」

  劉鶯鶯的眼神十分之犀利。一眼就看到了關鍵。

  「呃…」

  「好像確實是一個小島,所以我們前去看看。」

  「嗯。」

  劉鶯鶯跟姚言便催動加速,飛劍迅速朝小島而去。

  「這個島嶼看起來不太尋常的樣子,至少不像是一個有人的島嶼。」

  「嗯…」

  「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血腥的氣息,似乎到處都有殺戮的痕跡。」

  「難道說真的有妖獸?可是我並沒有聞到妖獸的氣息啊。」

  「不好說呀,妖獸也有辦法隱藏身上的氣息的。所以單純的想要靠氣味來分辨是不現實的。我們還得多多的查驗一番才行。」

  查驗是十分現實的事情。

  書院向來不打無準備之仗,書院弟子們也都養成了這個良好的習慣。

  所以對他們來說此刻前去島嶼內查驗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嘖嘖嘖…」

  「這裡的情況就不一樣了吧,一股濃重的妖氣,我都能夠聞的清清楚楚。」

  「呃…」

  「看來這個島嶼應該有一個禁制的存在。這個禁制的存在使得我們在外圍根本聞不到氣味。但是湊的越近離得越近那種味道就越明顯。」

  「…」

  「嘖嘖嘖。那麼再湊近一些去瞧瞧。」

  …

  …

  「歇一會歇一會,真的是太累了。」

  一瞬間趙洵覺得自己渾身被掏空,直是感到疲憊不堪。

  雖然三師兄龍清泉已經給趙洵預留出了時間休息,但是趙洵還是感覺時間不太夠。

  「哎呀小師弟你這個樣子不大行啊。」

  龍清泉皺著眉頭道:「我們這才剛剛的上強度,這個時候你要是都受不了,那過一段時間真正上了強度之後你怕是更加受不了了。」

  「…」

  「哎呀三師兄你可不能這麼說啊。你的境界跟我的境界本來就不在一個一個層級啊。你覺得這個強度不累可是我卻感覺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趙洵直是感到一陣欲哭無淚。

  「呃,這個話我愛聽。」

  龍清泉還算是比較喜歡跟趙洵談天說地的。

  因為趙洵說話確實很好聽呀,總能夠讓人覺得十分舒服。

  「行那就再多休息一段時間。利用你休息的時間我再給你講講如何能夠讓你的刀法再提升一個等級。」

  「唔,太好了。」

  趙洵一聽到這裡就覺得相當的興奮。

  因為他最在意的就是這些細節。

  「其實呢刀也好劍也罷。我覺得要用好有一個核心點,那就是必須要貫穿你的神識。依靠神識來催動,你的刀法跟劍法會變得更加強大。」

  「呃,意思是我即是劍,劍即是我。劍中有我,我中有劍。」

  「對,就是這個意思。只有做到了這些你才能真正做到一個大劍師。呃對你來說是大刀師。」

  「啊哈哈…」

  趙洵一時間愣住了。

  大刀師,這個名字是真的內行…

  「嘖嘖,小師弟你現在已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完美的操控刀劍了,所以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進一步將神識與其貫通。只有做到了這步,才能真正獲得提升。」

  「嗯,沒毛病。」

  「劍氣也好刀氣也好,依靠神識操縱之下,可以將其變為劍陣或者刀陣,這樣可以對對手造成極大的殺傷。」

  「嗯三師兄如果有機會的話我要好好的試一下,看看到底能夠把刀陣發揮到什麼程度。」

  「小師弟加油吧,我看好你。」

  「嘿嘿,多謝三師兄。」

  …

  …

  「鶯鶯小心一點,我感覺這座島嶼內到處都是妖氣,隨時有可能有妖獸冒出來傷人。」

  隨著對島嶼探索的深入,姚言跟劉鶯鶯對整座島嶼的恐懼感也越來越強,恐懼是因為未知,恐懼是因為未知感帶來的不確定性。

  此時此刻姚言十分擔心劉鶯鶯會受到危險。

  哪怕是姚言自己受到危險他都不會覺得有何問題,但是劉鶯鶯不行。

  劉鶯鶯是他的心頭肉,無論如何姚言也要保證劉鶯鶯的安全。

  「放心好了,我隨時做著防禦姿態,那些畜生即便衝出去也傷不到我的。」

  劉鶯鶯對此似乎是十分的自信。

  對她來說,已經預計到了整座島嶼內所有的危險,所以即便有突發情況也不會有太過讓他吃驚的地方。

  「嗯,那就好。」

  姚言一面繼續跟劉鶯鶯向前,一邊用飛劍探索周邊。

  對他來說這是十分重要的。

  因為這樣可以保證在一個相對小的範圍內能夠更好的處於安全的環境。

  飛劍錚錚作響,隨處可見。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此時此刻姚言將此道已經掌握的淋漓盡致。

  「小心!」

  突然之間其中一柄飛劍勐的飛出,朝著不遠處的樹叢中鑽了過去。

  隨後一隻勐獸從樹叢中撲了出來,直朝劉鶯鶯而去。

  「嘶…」

  姚言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還好劉鶯鶯反應迅速,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她輕巧的一個閃身便躲過了勐獸的攻擊。

  那勐獸的反應也十分的迅速,意識到了劉鶯鶯並不好對付後立即逃竄到了樹林之中。

  此時此刻姚言連忙邁了幾步來到了劉鶯鶯的身旁。

  「怎麼樣沒有受傷吧?」

  「哈哈你在想什麼?區區一隻畜生怎麼可能傷的到我?」

  劉鶯鶯卻是十分的自信。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姚言卻是沒有絲毫想要跟劉鶯鶯爭辯的意思。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只要老婆說的話那就是對的,只要老婆說的話那就是真理。

  「那我們還要繼續深入嗎?」

  「當然要了,怕什麼。」

  劉鶯鶯卻是全然不懼,闊步朝前走去。

  此刻姚言便也沒了選擇。

  此時此刻他只能選擇跟著劉鶯鶯的步伐繼續前進。

  …

  …

  「一劍化萬劍,一刀變千刀。」

  一開始的時候趙洵並不能領會到其中的精髓。

  但是經過了三師兄龍清泉的一番點撥以及趙洵自己的努力練習之後他終於練出來了!

  悟道有的時候就是那麼的簡單,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複雜。

  只要掌握了精髓那接下來就會如同水銀泄地般的簡單。

  「好傢夥小師弟你這刀法是愈發的凌厲了啊。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徒弟,這技術真的是沒跑了。」

  龍清泉對趙洵的進步可謂是十分的滿意。老實說他一開始都沒有想到趙洵能夠進步的如此迅速。

  只能說小師弟是真的很有修行的天賦,掌握到這個程度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後面看看磨合一番,能達到什麼境界吧。

  「三師兄,有一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說罷。」

  高傲的三師兄再次昂起了他的頭顱。

  「呃,我想說的是,劍陣或者刀陣一旦形成,能否破之?因為理論上來講劍陣或者刀陣劍法和刀法的最高形態和境界了吧?」

  「你錯了。」

  三師兄龍清泉毫不猶豫的說道:「這並不是劍法和刀法的最高境界。只要是通過神識進行操縱使得突破這個禁錮,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如何通過神識操縱來突破禁制呢?」

  「自然是利用元神合一術了。」

  龍清泉講到這裡的時候頓了一頓,繼而接道:「元神合一要想實現理論上講需要極大的精神控制力。以你目前的實力和水準,還難以達到。」

  「唔…」

  一瞬間趙洵頗為有些失望。

  也就是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很難靠自己的實力破解刀陣或者劍陣。

  一旦陷入其中後,趙洵多半只能指望別人來解救。

  而能夠解救他的人理論上講也只有書院的這些師兄師姐了。

  趙洵對於這些師兄師姐可謂是相當信任的。

  但是求人不如求己。

  趙洵若是有機會,還是希望能夠自己獲得一定的提升的。

  但是現在看來怕是很難了。

  至少短時間內來看希望不是很大。

  「三師兄,元神合一術是不是至少也得一品境界啊?」

  「那倒不用,二品左右就差不多了。」

  三師兄龍清泉的這句話讓趙洵一瞬間又燃起了希望。

  二品啊,那他豈不是只差了一步之遙了嗎?

  三品和二品之間的差距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

  「嘖嘖嘖…」

  趙洵嘖嘖讚嘆道:「看來我只要能夠努力一把還是很有機會取得突破的啊。可以可以。」

  「小師弟,不得不說你是一個相當自信的人。」

  龍清泉感慨道:「其實我書院弟子本該有這樣的自信的,就是很多人很多時候就是缺了這口氣,缺了這口氣的問題還是相當大的,至少在氣勢方面遠遠不如對手。」

  「嗯…」

  趙洵心道別的地方他不敢保證,但是論自信他是相當的自信的。

  整個書院之中怕是都找不到比他自信的人了。

  「所以三師兄,意思是我還是有很大可能成為其中翹楚吧?」

  「嗯,有這個潛質。」

  龍清泉並沒有把話說死,只說他有這個潛質。

  這樣即便將來趙洵沒有達到預期,龍清泉也不會有任何的責任。

  「其實說到底要練習元神合一術,必須要保證最基本的意志控制力。意志控制力薄弱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實現元神合一術的。」

  龍清泉頓了頓道:「所以小師弟,你練習畫符這點是相當不錯的。眾所周知神符術需要的念力相當之大。而要想擁有如此大的念力,必須要保證一開始的時候就練習畫符。」

  「可我是半路出家啊,我練習神符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趙洵雙手一攤十分無奈的說道。

  「你的情況特殊,因為你本身開始修行的時間就晚。快二十歲才開始練習修行的人我這輩子就見過你一個。沒想到你還能練出來。」

  三師兄龍清泉這話說的就多少有些酸葡萄的意味了。

  不過趙洵很喜歡。

  三師兄這意思不就是再明顯不過了嗎?

  就是說趙洵很有天賦。

  有天賦的人總歸是更有機會出人頭地了,這一點在任何時候任何世界都是同理。

  更何況是修行者的世界。

  趙洵已經不止一次的嘗到了紅利,自然希望利用這個機會多多提升,爭取再往上走一步。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雖然趙洵目前已經是三品境界,但如果有機會更進一步達到二品甚至是一品的境界那自然是最好的。

  至於超品嘛…趙洵目前確實是不敢想。

  畢竟在他看來跟山長處於一個境界幾乎是不可能的。

  「嘖嘖嘖…」

  趙洵嘿嘿一笑道:「有道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嘛。論天賦的話我肯定是比不了三師兄等大老的,但是我勝在努力,笨鳥先飛嘛。」

  趙洵對此看的還是相當開的,商業互吹是少不了的,至少能夠保證在短時間內和吹捧的對象處於統一戰線。

  「嘿嘿你小子真是個鬼機靈,不過我喜歡。」

  「…」

  「行了,歇的也差不多了,現在可以開始了。」

  三師兄龍清泉嘿嘿一笑,一把將趙洵拽了起來。

  趙洵欲哭無淚,直是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這前腳還說的好好的,後腳三師兄直接要讓他開始練習,真是好兄弟啊。

  但是此時此刻趙洵也沒有理由拒絕。

  畢竟三師兄也是一心為了他好。

  趙洵如果想要更進一步取得更大的成就的話,不可避免的要對自己嚴格要求。

  何況如果他真的能夠練成元神合一術的話,對於將來的提升是無比巨大的。

  …

  …

  經過了一番火拼之後,劉鶯鶯和姚言成功的從妖獸的圍困中突圍,離開了這個島嶼。

  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這個島嶼上妖獸的實力可謂是相當強大,加上數量又很多,還是對劉鶯鶯跟姚言構成了相當大的威脅的。

  他們能夠成功突圍足以說明他們的境界修為已經穩穩高出對手一籌。

  硬實力這個東西真的是沒法子說的事情。

  人家硬實力壓你一籌,你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不過姚言跟劉鶯鶯返回了寧州城後還是有些後怕的。

  雖說他們成功突圍了,但是突破的可以說是相當的驚險。也許稍稍有一絲疏忽後就會釀成大禍。

  但是這一次探索至少摸清楚了妖獸們的老巢,對於接下來的戰鬥還是相當有益的。

  至少短時間內不用害怕找不到妖獸的源頭了。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摸清楚了妖獸的底細之後,姚言跟劉鶯鶯便有信心將其一舉擊潰。

  …

  …

  寧州刺史萬彥的臉上寫滿了激動之色。對他來說能夠取得如此成就著實不易。

  當然這一切還是仰仗於姚言跟劉鶯鶯二人。

  二人的發揮可以說是相當的完美,相當的出色。

  不僅能夠探索到妖獸的老巢,還能夠成功的全身而退。

  這足以證明二人的硬實力。

  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還是頂級修行者,萬彥的心裡就跟吃了一顆秤砣一樣安心。

  「兩位先生,請。這杯酒本官敬你們。」

  萬彥現在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二人的稱呼也隨之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先生這兩個字可不是隨便用的。

  萬彥能夠用先生這兩個字稱呼二人,足以見得二人在萬彥心目中的地位。

  「萬大人太客氣了。我們不過是為寧州百姓做一些事情,當不了如此誇讚。」

  姚言卻是表現的十分謹慎。在他看來,寧州一戰妖獸並沒有展現出最強大的實力。這一點從他們這次探索發現了這個妖獸老巢就可以看出。

  姚言甚至覺得妖獸的老巢甚至不止這一個。

  應該還有許多據點撒在茫茫大海中。

  「嘖嘖…」

  萬彥一時間語塞。

  他是真的覺得姚言當的起如此誇讚的。

  可是姚言推辭不受,萬彥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嘿嘿,不管怎麼說,目前來看二位還是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

  萬彥舉起酒杯沉聲道:「來滿飲此杯。」

  萬彥都這麼說了,姚言跟劉鶯鶯自然就不好再推辭了。

  要是他們再推辭的話,那就等於是在打萬彥的臉了。

  他們雖然在終南山清修多年,不過其實並未不食人間煙火,對於這些人情世故可謂是相當的清楚。

  當然清楚是一回事,喜歡去用又是另一回事。

  他們只會在自己希望用的時候才去嘗試。

  「其實這次我們可以看出妖獸還是很謹慎的。似乎我們的到來讓他們有所警惕。就是不知道他們這一次是從哪裡得到的情報,從而及時撤離避其鋒芒。」

  劉鶯鶯這話讓萬彥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是啊,應該寧州城中有內鬼在。內鬼及時的將二位先生抵達寧州的消息散布了出去。從而使得妖獸們第一時間撤離。」

  「嗯…」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大家也都明白這麼高道理。

  可問題是要想抓出這個內鬼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兩位先生放心,本官一定會儘可能的抓出這個內鬼,保證還兩位先生一個公道。」

  該表的姿態還是要表啊。

  這個時候萬彥的心裡就跟一個明鏡一樣。

  「嗯,萬大人有這個心就很好了。不過我們也會在暗中追查此事。我們可以兩條線同時進行,相互之間不會有任何影響。」

  姚言站了出來表態道。

  「唔…」

  此時此刻姚言的態度可謂是相當重要的,至少相當於給出來了一個信號。

  目前來看姚言跟劉鶯鶯應該不是很放心寧州的官僚體系。

  對萬彥來說這倒也沒什麼。

  只要姚言跟劉鶯鶯兩個人能夠更加深入的了解到這其中的內幕,對萬彥來說也是可以接受的。

  萬彥眼下最看中的就是結果。只要結果是好的,過程是怎麼樣的萬彥根本就不看重。

  …

  …

  書院從來不缺人才。

  所以當三師兄龍清泉提出要讓趙洵練習元神合一術的時候趙洵一開始是震驚的。

  不過他很快就接受了這個現實。

  因為不管他願不願意,遲早都是要練習的。

  以三師兄龍清泉的個性,只要是他認定的事情基本上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而且對趙洵來說,這其實可以算的上是一件大喜事。

  技多不壓身嘛。

  有了更多的法術傍身,趙洵也能夠更加有安全感。

  當然練習的過程是艱難的,趙洵一開始確實經歷了極為困苦的階段。

  在這個階段要想保證競爭力和優勢就需要不斷刻苦的努力。

  叫苦叫累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獲得更多的提升對眼下的趙洵來說才是最關鍵的。

  「三師兄,不得不說神符術對於念力的提升確實很顯著啊。一開始的時候我都沒有想到幫助會這麼大。」

  趙洵在經歷了一番痛並快樂著的訓練之後有所頓悟。

  之前三師兄龍清泉曾經對趙洵說過這件事。當時趙洵也只是聽了聽並沒有完全聽進去。

  但是現在看來三師兄龍清泉說的話是真的靠譜。

  有了神符術的加持,趙洵在練習元神合一術的時候明顯更加行之有效。

  其各方面的優勢體現的淋漓盡致。

  他的進步速度也讓龍清泉讚不絕口。

  趙洵是很少見到三師兄如此誇讚一個人的。能夠得到三師兄如此誇讚足以說明趙洵的成長速度和適應能力相當的驚人。

  「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趙洵並不害怕付出,但是只害怕付出之後得不到回報。

  目前來看他的付出還是能夠得到回報的,所以趙洵就覺得沒有什麼可抱怨的。

  努力吧,努力奮進努力提升,終歸是有提升的空間的。

  …

  …

  寧州城。

  入夜,宵禁。

  但是劉鶯鶯和姚言並沒有選擇就寢,而是趁著夜色的掩護開始調查寧州城內鬼之事。

  寧州城是肯定有內鬼的,不然消息不可能走漏的那麼徹底。

  對劉鶯鶯跟姚言來說,必須要把這個內鬼揪出來,不然心裡這根刺就無法拔出來。

  拔出這根刺之後他們才會覺得舒服,拔出這根刺之後他們才會覺得放心。

  「鶯鶯,你覺得這內鬼會是官府的人嗎?」

  「不好說啊,有這種可能,但是也存在其他可能吧。」

  「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內鬼一定是官府的,但是現在看來倒也未必。因為我們來到寧州的動靜太大了,難免不會被有心人探聽到。如此一來,就可能散布出去了。」

  「唔…」

  姚言點了點頭道:「這麼一看倒是在理。嘖嘖,可是如此一來要想把這個內鬼揪出來就更難了。」

  「嗯,但是再難我們也得努力的去做。我覺得指望萬彥是指望不上了。我倒不是懷疑萬彥的為人啊,我也不是在質疑他的能力。但是現在看來,僅僅靠他們是不可能揪出內鬼的。」

  「先從府衙開始查起吧,再一步步的擴散出去。我覺得終歸是有用的。」

  …

  …

  一整天的訓練腰酸背痛,筋骨疲乏。

  這種情況下,三師兄龍清泉貼心的提供了藥浴。

  這讓趙洵感到十分的感動也十分的貼心。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要想保證能力始終處於提升狀態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

  僅僅從現有程度來看,趙洵的發展軌跡還是相當不錯的。

  但是要想在接下來取得突破和提升,免不了還要在其他地方多多努力。

  不管這些了,眼下先泡一個藥浴再說。

  先解除了酸乏,解除了疲憊,才能更好的訓練。

  不然一直拖著一個疲憊之軀,要想得到更大的提升幾乎是不可能的。

  「哇真舒服啊。」

  趙洵跳到了桶中之後直是被這溫暖舒適的感覺感動的無以復加。

  「三師兄看來沒少往裡加好東西。這藥浴泡起來有一種筋骨全面酥軟的感覺。」

  之前趙洵因為一直在堅持訓練整個筋骨脈絡都變得僵硬了。

  這種情況下要想保持一個良好的狀態就必須要讓緊繃的神經松下來。

  泡藥浴無疑是最簡單最快捷的方式。

  有了藥浴浸泡之後,趙洵的疲乏感覺解除了大半,整個都覺得心曠神怡。

  這已經是趙洵很久沒有體會過的感覺了

  「要是每天結束訓練之後都能有這樣一個放鬆的體驗那這苦其實也沒有白吃。」

  趙洵喃喃自語。

  他腦子裡像走馬燈一樣過著當初三師兄龍清泉對他說的話。

  那些悉心的叮囑可以說是讓人收益良多。

  一開始趙洵並不是那麼重視神符術。

  但是現在看來任何法術都是有其存在的必要的。

  趙洵不能輕視任何的法術,因為這些看似無用的法術很可能會在關鍵時期給予趙洵很大的幫助。

  就比如這次的神符術。要不是之前趙洵曾經研究過神符術,在練習元神合一術的時候也不會提升的如此大。

  技多不壓身。

  古人誠不欺我。

  也許是這藥浴實在太舒服了。

  趙洵泡著泡著竟然在桶里睡著了。

  這可是了不得的。

  因為趙洵隨之進入到了夢境之中。

  夢中世界很瑰麗,到處是盛開的花朵,五彩斑斕,炫彩奪目。

  一時間難以鳴狀。

  趙洵雖然知道這是夢中世界,但還是在這如此瑰麗的世界裡漫步開來。

  「哇…」

  趙洵放眼望去,只覺得甚是幻妙。

  這一次應該不會有人入侵夢境了吧?

  有了一朵金色蓮花後趙洵還是相當放心的。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好好探索一番這個夢境,看看這個夢境到底有何美妙之處。

  都說夢境是真實世界的投影,也就是說趙洵在夢境中看到的這些目前都是曾經看到過得東西的投射。

  如此來說,這絕對是一件絕妙的體驗了。

  只不過…

  趙洵似乎更加關注這夢境深處的體驗。

  因為似乎在夢境深處有什麼在等待著他去挖掘,夢境深處有什麼等待著他去發現…

  趙洵似乎是被一種近乎原始的力量推動著默默的向前走去。

  緊接著他走到一扇大門前,他伸手去摸,觸碰到門的一瞬間,隨之大放光芒。

  ...

  ...

  趙洵進入到了這扇門中一瞬間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

  彷佛在被光線照到的那一刻,他的整個人得到了升華。

  前所未有的全身通暢感讓他彷佛脫胎換骨一般。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泡了藥酒之後的反應?

  趙洵一時間直是期待極了。

  老實講趙洵並不認為所謂的泡藥浴能夠提升修為境界,但是這個時候帶來的效果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

  「真奇怪啊,不曾想我真的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

  趙洵喃喃自語道。

  趙洵知道對於一個修行者而言,任何時刻都需要保持對未來的進取心,保持對未來的好奇感。

  這可以讓一名修行者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而快樂是動力的源泉。

  趙洵很難想像沒有快樂的修行會是怎麼一個樣子。

  總而言之,他當初之所以步入修行這扇大門,除了確實為了求生以外,快樂也是相當重要的一步。

  趙洵進入了這金光燦燦的世界後發現這個世界和他所處的大周世界完全不同。

  這裡的世界更像是一個未來世界,或者說是星界!

  蒼茫的宇宙中有很多結節,每個結節代表著一個連接的路線。

  不同的世界可以通過這個結節來連接。

  趙洵所在的世界其實就是浩瀚宇宙中的滄海一粟。

  所以理論上講他可以穿梭任何一個世界,只要他能夠掌握結節!

  嘖嘖嘖...

  當趙洵注視著浩瀚宇宙的時候,覺得自己此刻顯得是那麼的渺小和脆弱。

  在此時此刻,他顯得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是啊,再強大的一個人在面對著浩瀚宇宙的時候也會顯得脆弱的吧?

  「也就是說每個結節對我來說就是一扇門,我推開了一扇門之後首先進入的是宇宙,隨後再推開另外一扇門才會進入到另一個世界?所以對我來說要想實現兩個世界的穿梭,必須要推開兩扇門...」

  「嘖嘖嘖...」

  趙洵這下直是感慨不已。對他來說這個發現真的可以說是意義非凡。

  畢竟,以前他一直以為只存在一個平行世界,那就是艾倫洛爾世界。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樣。

  其實應該有無數個平行世界。這些平行世界並不一定能夠跟趙洵所在的大周世界直接聯通,需要至少推開兩扇門才能連接。

  所以說...

  這意味著整個世界的連接其實都是通過兩扇門來連接的。

  那麼其實黑暗之門並不是一扇門?

  從艾倫洛爾來的這些部族應該是從他們的世界推開了一扇門,隨後經過了漫長的黑色空間和甬道,然後進入了新的世界。

  對他們來說,這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因為就像是打開了一個罐頭一樣簡單。

  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樣會顯得有些滑稽。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掌控了開門的能力,我們就可以在時空中隨意的穿梭,可以前往不同的世界。」

  趙洵越來越覺得這十分的有意思。就像是穿梭蟲洞一樣,經過一個跳板來到一個完全迥異的世界,來到一個徹底不同的世界。

  光是想想就讓人覺得十分的激動!

  嘖嘖嘖...

  趙洵並不是一個矯情的人,他深知對他來說要想保持絕對意義上的冷靜是不可能的。

  所以利用這份衝動這份熱情,保持探索是很有必要的。

  趙洵並不知道他具體能夠探索到什麼程度,也許很久,也許很久...

  但是他不會有任何的後悔。

  因為他深知探索世界的快感是很難用言語形容的。

  「這真的是滿滿的幸福啊。」

  努力提升自我絕對是一個完美少年的完美追求。

  趙洵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完美主義者,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向著完美出發,向著完美追求。

  而且這就像是多了一份保障。

  如果這個世界瀕臨毀滅,那麼另一個世界有可能給這個世界提供一個庇護所。

  就像是諾亞方舟一樣。

  趙洵知道這樣說有些悲觀,但是有的時候人就是要考慮到最悲觀的可能性。

  只有考慮到了各種可能性,才能夠進一步的獲得提升。

  只有考慮到了各種可能性,才能在面臨困境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畏懼。

  趙洵覺得自己成長了升華了,面臨艱難險阻有了更多的希望和力量。

  ...

  ...

  「小師弟?小師弟?你在做什麼美夢呢,哈喇子都要流下來了啊。」

  三師兄龍清泉見趙洵笑成了這個樣子一時間人都懵了。

  「呃?」

  趙洵迷迷湖湖的睜開眼睛,見三師兄龍清泉一直在盯著他看,哈哈笑道:「是三師兄啊。你怎麼到我的房間來了?」

  「你還問這個問題?你跟我怎麼說的?泡一下藥浴休息一下,然後繼續訓練,結果你竟然睡著了?」

  「呃...」

  趙洵仔細回想了一下,他似乎確實記起來曾經這麼答應過三師兄。

  但是...

  此時此刻,他竟然忘記了...

  那一覺睡得太過甜美,以至於趙洵雖然知道自己身處夢境之中但是就是不願意醒來。

  對趙洵來說這個夢境就是完美的,他所處的世界也是完美的世界。

  而且他對於整個世界有了新的認知,既然如此,他又為何要醒來?

  如果不是三師兄龍清泉的話,趙洵應該還能夠在那個夢境之中待很久...

  為此趙洵或多或少有些埋怨。

  「三師兄啊,你不應該叫醒我的。你不知道我在夢中看到了什麼。」

  三師兄龍清泉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道:「不管你在夢境之中看到了什麼,那也終歸只是夢境啊。臭小子,你可不要犯傻。我跟你說啊夢裡的事情是當不了真的。」

  「呃...」

  趙洵仔細想了想,但是他並不認同三師兄說的話。

  如果是以前趙洵或許會認同,但是此時此刻,趙洵對於世界已經有了完全嶄新的認知,在這種認知下趙洵基本上可以斷定,他們所處的世界是沒有邊界的。

  他們看到的邊界只是一個結節範圍內的邊界,突破了這個結節推開了這扇門之後看到的景象就會截然不同。

  「三師兄,我看到了浩瀚的宇宙。」

  在經過了一番思考之後趙洵還是毫不猶豫的說出了此刻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因為對趙洵來說,說出這些很重要。

  他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三師兄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他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讓三師兄明白世界並不像是他所認知的那個樣子。

  世界很美麗,世界很美好,世界讓所有人都有探索的衝動。

  而更為瑰麗的世界在這個世界的外圍。

  這就像是一枚蠶繭。

  一層包裹著一層,一層覆蓋著一層。

  不撕掉這層蠶繭,你永遠不會知道在這層蠶繭下面到底還隱藏著什麼。

  不撕掉這層蠶繭,你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趙洵一直認為人是應該富有探索精神的,尤其是書院弟子。

  別的人也就罷了,如果連書院弟子都沒有探索精神的話,那真的是有違山長的教育理念。

  教育的本質是什麼,教育的本質不就是讓人能夠更加的具有開拓性嗎?

  如果沒有開拓性的話,如果沒有進取心的話,那人活著跟行屍走肉又有什麼區別?

  所以趙洵毫不猶豫的攤牌了,他既是對三師兄龍清泉的攤牌,更是對他自己的攤牌。

  他要通過攤牌的方式讓人明白宇宙之所以是宇宙,就是因為其玄妙性和未知性。

  他要讓三師兄明白,書院弟子必須都是永遠探索之人。

  當他們邁出那一步的時候,一切都不一樣了。當他們邁出那一步的時候一切都開始幻化了。

  當他們邁出那一步的時候,整個宇宙都在為之閃耀。

  「宇宙,宇宙是什麼?」

  趙洵本以為他把格調瞬間拉滿,可誰知三師兄龍清泉接下來的一句話瞬間把節奏拉胯。

  一瞬間,趙洵人麻了。

  啥?

  三師兄不知道宇宙是啥意思?

  是只是不能理解這個字面意思,還是說他真的不知道宇宙是什麼?

  趙洵很茫然,他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一切一切都像是披著一層薄霧一樣,讓人看不清楚。

  「宇宙就是...我們世界的外延。」

  趙洵心道這個時候要想跟三師兄龍清泉開始科普那也太難了。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一定的限度內讓他弄明白宇宙的內核。

  不能說的太深,說的太深的話三師兄怕是弄不明白。但是也不能說的太淺,說的太淺的話三師兄怕是會浮於表面。

  趙洵必須要拿捏好角度拿捏好狀態,保證處於一個完美的介紹。

  「嗯,世界的外延,有點意思。」

  三師兄龍清泉顯然弄清楚了趙洵在說什麼,微微點了點頭道:「說下去。」

  「三師兄你看我手中拿的蘋果,像是一個球嗎?」

  趙洵隨便從附近拿起一個蘋果來。

  雖然他知道蘋果的形狀並不是一個球,但這時他附近能夠拿到的最像是一個球的東西了。

  「嗯,有點像吧。然後呢?」

  三師兄龍清泉顯然感到分外的好奇。

  「這是一個球,所以我們在攥住這個球的同時可以旋轉他。」

  趙洵拼命的旋轉著手中的蘋果。

  若是一個普通人,想要將不規則的蘋果在手中完美的旋轉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趙洵並不是一個普通人。

  他是一個修行者,一個三品修行者。既然如此,自然擁有常人所不曾擁有的能力。

  若是連一個堂堂三品修行者都跟凡人無二的話,那這三品修行者未免也太廉價了吧?

  趙洵當然不會覺得三品修行者廉價,對他來說保持克制才是最重要的。

  「嗯,然後呢?」

  「宇宙中有無數個這樣的球,他們自轉、公轉...」

  趙洵知道跟三師兄解釋這些名詞是沒有意義的。所以他刻意的略過了這些名詞,而儘可能的去從大面上給三師兄進行灌輸。

  他相信只要這些大面上的概念能夠灌輸清楚了,其餘的根本就不重要了。

  「也就是說,有無數個像我們這樣的世界,有無數個我們這樣世界裡的人。所有的人,所有的世界,在浩瀚的宇宙當中不過都是滄海一粟罷了。」

  趙洵說到這裡的時候刻意提高了一些音調。

  他希望三師兄能夠更深層次的理解這個問題。

  「小師弟,你且等一等...」

  「你的意思是,我們都不過是這個浩瀚宇宙中極為渺小的存在對吧?」

  「是的。我們其實都不過是浩瀚宇宙中極為渺小的存在。不光是我們,我們的世界,我們的星球,其實都是十分渺小的。」

  「呃...」

  三師兄龍清泉的人生觀世界觀頃刻之間被顛覆了。

  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過於的難以理解。

  在他的認知範圍內在他的認知狀態內,這些東西要解釋起來過於的麻煩。

  所以...

  「我覺得我們能夠跟宇宙中其他世界的人呼應,只要我們願意。只要我們願意深處手去,我們完全能夠實現宇宙之間的互動。也許看起來我們相隔著相當遠的距離。但實際上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可能近的隨時可能拉手,隨時可能在一起...」

  「呃...」

  趙洵越說越激動,三師兄龍清泉越聽越木然。

  這真的是真實存在的嗎?

  還是說是小師弟自己搞出來的說道?

  如果一切都像是小師弟說的那樣的話,龍清泉確實覺得這個世界過於的可怕了。

  「所以說我以前的那些認知都不是真實存在的,我以前的那些認知都屬於朦朦朧朧中的一些錯誤的判斷?」

  「也不能這麼說。」

  趙洵見三師兄龍清泉就要崩潰了,心道這個時候還是要給三師兄一些信心的。

  如若不然,三師兄若是真的崩潰了,他該找誰去說道說道啊。

  「其實每個人在不同的階段都會有不同的認知,這是十分合理也是十分合乎情理的。所以我並不認為三師兄你在那個階段的認知有什麼問題。在我看來所有的人的認知都是基於他對於這個世界的認識。所有人的認知都是基於對於這個世界認知基礎上的擴展延伸。所以我覺得這很有意思。」

  趙洵專門給三師兄龍清泉留下了一些時間讓他來思考,也給他留下了提問題的空間。

  趙洵從來就是一個你問我就答的好老師。

  對他來說如果可以全面的科普知識,那他就是感到幸福的。

  當然,針對三師兄龍清泉如今的特殊情況,趙洵知道他要做的科普工作相當的繁重。

  所以不到最後時刻,趙洵是不敢掉以輕心的。

  如若科普任務沒有完成,反而讓三師兄有了新的意見那可就不美了。

  「哈哈,小師弟,那我可不可以這麼理解。我們想要跟別的世界打招呼,我們就要取得跟這個世界的聯繫。這個聯繫可以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也可以是虛擬的。」

  「對。」

  趙洵心道三師兄龍清泉的悟性相當不錯嘛,這不是就理解清楚了問題的關鍵所在嗎?

  接下來的關鍵就是如何在合理的模式下讓三師兄能夠更深層次的了解問題的所在,能夠讓三師兄在這個基礎上擁有更加發散的思維。

  擁有了更加發散的思維之後,人們對於事物的認知也會有了深層次的理解,人們也就能夠更加全面的了解整個世界,整個宇宙了。

  「小師弟,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通過一扇門來到另一個世界?」

  三師兄龍清泉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趙洵簡直興奮的就快要暈了過去。

  好傢夥,這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他真的沒有想到三師兄能夠理解問題理解的這麼透徹,理解問題能夠這麼到點子上。

  若是換了其他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擁有三師兄龍清泉的理解力的吧?

  若是換了其他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理解這麼清楚的吧?

  若是換了其他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將問題理解的這麼透徹的吧?

  三師兄真的是一個鬼才,不僅在修行方面是個鬼才,在邏輯思辨上也絕絕對對算是一個鬼才。

  趙洵此刻徹底服了,他覺得三師兄就像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此時此刻,趙洵甚至都要開始懷疑三師兄龍清泉是不是一個穿越者了。

  如果三師兄真的是一個穿越者的話...

  趙洵已經不敢再去想了...

  「小師弟,怎麼了?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呃...」

  趙洵努力的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對他來說眼下的環境其實並不能算的上是完美,眼下的環境也不能說讓他滿意。

  但是他現在必須要及時的讓三師兄認知到這個世界的美妙,也必須要及時的讓三師兄明白如何才能夠讓世界變成更加美好的樣子。

  有了宇宙之間的這些門,各個世界就可以相互連接。

  有了宇宙之間的這些門,各個世界就可以交流。

  有了宇宙之間的這些門,原本做不到的事情就有了可能。

  所以趙洵有理由相信,在不遠的未來,他真的有能力全面提升這一切。

  「小師弟,我突然之間悟了。」

  「嗯?」

  這下輪到趙洵發問了。

  「我悟到了這個世界為何是這樣的存在,我悟到了這個世界為何會讓人覺得驚奇。我悟到了這個世界為何會讓人覺得繁複多彩。」

  三師兄龍清泉十分激動的說道:「因為這個世界是變化的,是不斷變化的。乍一看起來我們每個人都是毫不相關的,但是實際上我們又是完全關聯的。乍一看起來我們每個人完全沒有任何溝通的可能,但是實際上我們不停的在溝通。人是社會生活的,不可能獨居。而世界也是群體存在的,不斷溝通的,在宇宙之中,人與世界並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三師兄龍清泉的這一番高論令趙洵感慨不已。

  是啊,世界本來就應該是如此的。

  我們感悟世界的時候能夠感悟到所有不同的細節。因為世界是不同的。

  人們總是從世界的不同中去找相同。

  其實這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要想在浩瀚世界中找到相同點當然很簡單,但事實上這卻是一種選擇性下的搞笑事件。

  因為你是在刻意的去尋找相同點。

  不同點肯定是占據大多數的。

  就像是這個世界上有窮人和富人,有帝王將相和販夫走卒。

  你能夠說他們都是完全一致的嗎?

  你能夠說他們是完全相同的嗎?

  似乎不能吧?

  有的時候人總會盲目的認定某些事實,但實際上他們所盲目認定的事實在某種程度上反而是能夠讓他們完全茫然失措的存在。

  當這些真實性所表現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會為之感到不解。

  當這些真實性表現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會為之感到困惑。

  當這些真實性表現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會為之震驚。

  趙洵知道這麼說或許會有的人跳出來反駁,但是他還是要這麼說。

  因為在他看來,這其實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是的三師兄你說的很對。這個世界之所以讓人們覺得精彩。就是因為我們能夠透過重重相同去看不同。之所以可以讓人們覺得分外美好,也是因為我們可以從相同中去看不同,只有看到了不同才能夠全面的理解這一切。只有看到了不同,才能夠追求這美好的一切。」

  「追求本身並不是什麼絕美的東西,追求的其實就是這份不同感罷了。不同感會讓我們血脈噴張,不同感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活著,不同感可以讓我們感受到生活中全部的這些美好,全部的這些小確幸。」

  「呃...」

  龍清泉聽得很認真,他能夠感受到小師弟所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那種振聾發聵的感覺,他能夠感受到每一個字能夠讓人震驚的感覺。

  小師弟真的是真知灼見啊。

  浩瀚宇宙,浩瀚煙塵,每一個人不過都是一粒塵埃罷了。

  但即便就是這些不起眼的塵埃,即便是這些不起眼的傢伙,也依然可以讓人感到十分的滿意。

  因為這些小傢伙是不同的。

  正是因為不同讓他們變得純粹。正是因為不同讓他們變得分外的讓人有美感。

  正是因為他麼不同,讓人們可以去追求他麼不同的本質。

  趙洵現在已經站在最頂層了。

  「有朝一日,小師弟你會推開那扇門嗎?」

  「哪扇門?」

  「通往另一個世界的一扇門。」

  「也許吧。」

  趙洵感慨道:「我也許會推開那扇門。但是這種事情又有誰能夠說的好呢。事實上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一切的發生意味著什麼,也不會有人知道這一切能夠代表什麼。我現在做出的保證和以後發生的事情其實並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因為這個時候的我跟那個時候的我已經不是同一個我了。所以這個時候的我,跟那個時候的我處於一種既然不同的環境狀態之下,有著既然不同的可能。」

  「呃...」

  趙洵越說越興奮,但是三師兄龍清泉卻是越聽越湖塗。

  他真的是愈發的湖塗了。

  小師弟的言談,小師弟的論調,是那麼的有真知灼見。

  但是有些他能夠聽得明白,有些卻只能聽得一個稀里湖塗。

  若只是聽了一個稀里湖塗倒也罷了。

  偏偏他還很想要去弄清楚。

  要想把原本稀里湖塗的一番事情弄清楚可著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會讓所有人感到困惑。

  至少在此時此刻,趙洵明顯能夠感受到那種疏離感,那種困惑感。

  三師兄的臉上寫滿了迷惑。

  這就對了。

  沒有人能夠對這個世界看的十分透徹,即便是趙洵也不行。

  趙洵已經在努力這麼做了,但是他知道即便他付出再大的努力,也很難實現這一切。

  趙洵已經在迫不及待的實現這一切了,但是他知道要想真正成功的實現這一切,他必須要從一開始就拿出最決絕的態度來。

  但是這顯然不值得。

  生活是美好的,生活是需要不斷的去探索的,所以沒有必要盲目的去認知一切,沒有必要去盲目的索取一切。

  慢慢來,循序漸進的來不好嗎?

  有的時候趙洵覺得人生並沒有那麼的困難,人生需要的是一種渴望,是一種對未知的渴望,對未知的索取。

  乍一聽起來可能會顯得有些令人錯愕。

  但實際上這會讓人擁有極強的奮鬥欲望,讓人擁有一種昂揚向上的姿態。

  眼下的世界跟以往的世界截然不同。眼下的世界跟未來的世界也截然不同。

  截然不同的世界跟截然不同的世界也有本質的區別。

  這些都需要靜下心來慢慢的去體會。

  如果太過急躁如果太過急於求成顯然是很難以得到進一步的認知的。

  「生活真的給我們帶來了很多美好的小確幸。三師兄我相信你一定能慢慢的體會到這些小確幸的。未必是在我們的這個世界,也許是在我們平行的世界,也許是在我們隔壁的世界。或許它並不困難,你要做的或許只是推開一扇窗,或許只是推開一扇門。隨後你就能夠感悟到許多,就能夠體會到許多。」

  趙洵深吸了一口氣道:「三師兄,我知道你現在仍然會有些模湖,但是沒有關係,時間會給出你答桉的。」

  此時此刻,趙洵顯得無比的興奮,因為他真的做到了打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他不僅自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還幫助三師兄龍清泉也打開了這新世界的大門。

  這真的是精彩極了,這真的是完美極了。

  趙洵無比的清楚,所有人要想弄清楚浩瀚宇宙和平行世界之間的關係都需要付出卓然的努力,他也無比的清楚付出這些努力需要什麼。

  所以他不會停下探索的腳步,他也希望跟他一樣的小夥伴們永和不要停下探索的腳步。

  探索本身是一件相當完美的事情,可以給予人相當的認知,可以給予人相當的判斷。

  探索需要的是時間,需要的是耐心,探索需要的更是信心。

  而這三樣都是趙洵所具有的。

  所以趙洵認為自己在將來的某一天,是真的有可能踏上探索的這條道路的。

  他可以迎難而上,在一條道路上毫不猶豫的走下去。

  只為了獲得一個結果。

  他可以不斷奮進,不斷向前,努力的感受到所有的不同。

  不同跟不同是不一樣的,所以即便是看起來再平凡的探索也有其存在的意義。

  誰又能肯定一個封建世界和一個奇幻世界不可能走到一起呢?

  誰又能肯定一個古代世界和一個未來世界不能夠高度重合呢?

  人們的認知都是建立在一定程度下的判斷,人們的認知都是建立在某一種元素下的判斷。

  這種判斷或許會顯得有些廉價,這種判斷或許會顯得有些木然。

  但是這確實是真實存在的。

  趙洵覺得他給三師兄龍清泉的這番講解,三師兄應該是真的聽懂了。

  接下來就要讓三師兄在緊接下來的階段有實踐的環節了。

  實踐是相當重要的。

  如果只有嘴炮沒有實踐,那即便是人間至尊強者也無法從此走向強盛。

  但是趙洵覺得三師兄應該不會是一個只會嘴炮的人。

  三師兄是一個對於自己有著嚴格要求的人。

  三師兄是一個能夠為了奮鬥而不懈努力的人。

  三師兄是一個能夠卓然前行,不斷前行的人。

  趙洵對三師兄龍清泉相當有信心,他也相信終有一日三師兄龍清泉能夠不斷提升自己,真正成為一個讓趙洵仰望的人。

  趙洵更喜歡做的是一個追趕者,而不是引路人。

  道理也很簡單,因為引路人太累了。

  你得一直在前面去引路,尤其是當你也不知道前路在何方的時候這種感覺會更加的痛苦。

  你會有一個片刻處於茫然失措的狀態。

  你會有一個片刻根本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你會有一個片刻,完全想要放棄一切。

  但是當你做跟跑者的時候這一切就都不存在了。你只需要跟上前人腳步,並伺機超越。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