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何來憐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北宮騰霄大駭,旋即翻身下榻,抬手扶住她的肩,道:「很難受?」

  楚姣梨咬著牙,伸手推開了他,看他忽冷忽熱的模樣,頓時心煩又氣躁。

  她抬手撫了撫自己頸上掛著的銅板,帶著怒氣將它摘了下來,用力往一旁的窗外扔了出去。

  轉瞬,她又想抽出自己左手上的蝴蝶指環,卡得有些緊,她的手指感到火辣辣的疼,眼眶盈滿淚水,也不知是疼哭的,或是委屈哭的。

  北宮騰霄凝眉,溫暖的大掌握住她的手,道:「本王送的東西,不准你輕賤。」

  「你的東西放我身上做什麼?你去送給她啊!」楚姣梨的嗓音染上了濃厚的哭腔,情緒也到了崩潰的邊緣,刺痛感震得她視線模糊了起來,她痛苦地嘶了一聲,握著拳頭抵著自己的太陽穴。

  身體忽然懸空,北宮騰霄將她打橫抱起,放回床榻上,抬手探了一下她的額頭,倒是沒有發燒。

  「來人,煮碗安神藥來。」北宮騰霄朝外揚聲道。

  「我沒事。」楚姣梨咬著的牙關有點顫抖,額頭沁出細小的汗珠,仍是嘴硬道。

  北宮騰霄輕聲一嘆,一時間什麼狠心的話也捨不得再說,眉目低垂,從袖口掏出乾淨的帕子,細心為她擦著額頭上的薄汗,柔聲道:「休息會兒再走,本王讓景蘭送你回側妃殿,再找大夫給你瞧瞧。」

  聽著他溫柔的聲線,楚姣梨的眼眸瞬間染上霧氣,她咬著唇瓣,沉默了一會兒,道:「別這樣。」

  北宮騰霄擦拭著她的手停頓了一下,挑眉詢問道:「哪樣?碰你的頭會疼?」

  「不是……」楚姣梨聲音很小,她吸了吸鼻子,道,「別再對我溫柔了。」她悵然地嘆了一口氣,道,「別讓我誤以為……我對你很重要,我寧可你像從前一般,漠視我、厭惡我,你的好,從來就不該展現給我看,收起你的同情心,我不需要你的憐憫。」

  北宮騰霄的心狠狠一抽,將手緩緩挪開。

  如若不愛,何來憐憫?

  他冷淡的薄唇輕啟,欲言又止了一番,便將帕子放到一邊,抬手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站起了身,道:「本王有事要出門一趟,你身體緩些了再離開,照顧好自己,你既嫁給了本王,本王要對中羅有個交代。」

  落下平淡的一句話,他已轉身離開。

  正妃殿。

  兩位丫鬟從外面走了進來,名叫春兒的丫鬟端著一碗湯藥,朝花月錦道:「王妃,王爺吩咐廚子在膳房給您燉了滋補的湯藥,臨走時讓奴婢轉達,說是讓王妃趁熱喝下,有營養。」

  坐在茶桌前品茗的花月錦眉頭輕輕挑起,眼底露出一抹愉悅的笑意,用勺子舀起一勺品了品,這藥材倒是稀罕貨,縱使在東陵國受寵的那些日子,一個月也吃不到幾回。

  看來北宮騰霄確實比之前更為重視她了。

  「王妃,王爺還托人在帝都買了棗泥糕,是王妃最喜歡的那家點心鋪,快馬加鞭帶回來,還是新鮮的呢。」另一位叫喜兒的丫鬟將食盒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打開,精緻的棗泥糕在盤中堆疊整齊。

  嗅到棗泥的味道,花月錦不禁厭惡地蹙起了眉,她自小最討厭的食物便是紅棗,向來都不願碰一口。

  她掃了一眼四下,兩位丫鬟依舊露出討好的笑容,她只得忍住性子握緊了拳,露出淡淡的笑意,道:「王爺真是有心了。」

  「是啊,自王妃被王爺帶回宮做侍女的時候,王爺一直都對王妃寵愛有加,無論是王妃想要什麼,不必開口,王爺自然都會傾盡所有地送給您,可真是羨煞旁人哪。」喜兒笑著道。

  聞言,花月錦微微凝眉,美眸透著不悅地神色,聲音低沉了些許,道:「你是怕本王妃忘了,昔日與你們這些下賤的丫鬟平起平坐的日子,時刻提醒著本王妃的出身麼?」

  聞言,喜兒似乎沒有反應過來,笑容一時間僵住。

  曾經楚姣梨作為北宮騰霄的侍女,與這些端茶倒水的丫鬟接觸得也多,在她們的印象中,楚姣梨是個心思細膩而處變不驚的冰美人,雖然平日裡都是一副淡漠的性子,對待她手下的丫鬟卻不尖酸驕矜。

  只要安分守己,與她都能很好相處,對她向來敬愛不膽怯。

  喜兒瞥了一眼身旁的春兒,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春兒眼疾手快地拉了一下她的袖口,旋即同她一起跪了下來,低著頭道:「奴婢不敢,望王妃恕罪!」

  花月錦抿了一口湯藥,氣焰倒是消去了些許,她睨了一眼跪著的兩人,道:「滾出去。」

  「是……奴婢告退……」兩位丫鬟起身,略帶慌忙地離開了。

  出了正妃殿,喜兒才後知後覺地感到恐慌,她朝四下張望了一番,確定無人,才低聲朝春兒道:「春兒,你有沒有覺得王妃有些不對勁?」

  春兒點了點頭,道:「自王妃死而復生後,忽然就性情大變,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王爺倒是待她同以前一樣好呢。」喜兒眼底透著濃厚的失落。

  「以後見了王妃可得機靈點兒,別再讓她挑出毛病了……」

  側妃殿。

  楚姣梨一踏進門便兩眼發黑暈了過去,眼下緊閉著雙眸躺在榻上,眉頭緊張地蹙著,時而發出喃喃囈語。

  玲瓏焦急地來回走著,面露不安。

  為她診治的大夫緩緩放開了楚姣梨的手腕,道:「側妃娘娘是壓力過大導致暈厥,近來多多休養,不要受到刺激,細心調理後便可治癒。」

  玲瓏有些心疼地望著床榻上的楚姣梨,定是北宮騰霄給她的打擊太大了,可心病還須心藥醫心藥醫,即便是吃了最好的補品,仍是治標不治本啊……

  難道,楚姣梨就要一輩子被囚在這個令人窒息的牢籠,鬱鬱寡歡下去麼?

  待大夫走後,玲瓏跪坐在床榻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道:「娘娘,您的命怎麼變得這麼苦……」

  楚姣梨陷入深深的夢魘之中,頭部的脹痛感陣陣來襲,腦海中猛地現出了幾句對白:「在你心裡,我是什麼?」

  「你是殿下,北冥未來的皇。」

  「對你而言,我是什麼?」

  「主子。」

  「你不敬我,也不怕我。」

  「我當然敬你怕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