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章 花好月圓人團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樂樂,你起來了?」喻楚楚從房間裡出來,一出來就順手將門帶上。「樂樂,你餓了嗎?餓了的話,就吃昨天我們買的麵包。」

  「好。」樂樂沒有反對,自己去拿東西吃。

  喻楚楚一個晚上沒睡覺,渾身就像被什麼碾過一樣,渾身酸軟,一個勁兒的打哈欠。

  「媽咪,你沒睡好?」喻嘉樂問道。

  喻楚楚如實的點了點頭,「對,沒睡好。」

  「那你繼續睡。」喻嘉樂關心的和喻楚楚道。

  喻楚楚睡眼朦朧,一想房間裡還睡著一個沈牧謙,腦袋裡面靈光一線,「樂樂,媽咪帶你看一個電影。」

  「什麼電影?」

  「英雄的警匪片!」喻楚楚拿著遙控器,找到了她要看的那一部電影。

  喻嘉樂經常看動畫片,但他更喜歡看警匪片,之前喻楚楚覺得警匪電影太暴力,一直限制喻嘉樂看,這會她親自帶喻嘉樂看警匪片,喻嘉樂求之不得。

  喻楚楚一邊眯著眼睛一邊看電影,對於困得不得了的人來說,再好看的電影都是煎熬,可為了沈牧謙,她撐著不斷打架的眼皮,硬是不讓自己睡覺。

  喻嘉樂一邊吃麵包,一邊看電影,看的津津有味。

  撐到喻楚楚完全撐不住的時候,電影裡面終於出來了她想要的片段,男主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故意說這孩子不是我的,不喜歡這個孩子。

  演到這個點的時候,喻楚楚裝模作樣的冷嗤一聲,道,「樂樂,你看這個爹地是不是太可恨了,孩子被綁架了,竟然說孩子不是他的,他一定都不想救孩子,這種爹地,以後都不應該要。」

  喻嘉樂轉身,小眉頭皺了起來,大聲的道,「媽咪,你錯了。這個爹地是為了救他的孩子,他說不愛,人家才會放了小孩。」

  喻楚楚一聽喻嘉樂這話,心中暗暗歡喜起來,既然樂樂都能看懂這些,那她就可以安心睡覺。沈牧謙,我也只能幫你幫到這裡了。

  「樂樂,媽咪實在太困了。你接著看!」說完,喻楚楚就倒在了沙發睡著了覺。

  這電影看到最後,喻嘉樂就什麼都沒說了,他拿著遙控器反覆看剛才電影裡那個孩子被綁架的那一段,好像和他的遭遇很相似。

  沈牧謙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11點了,他一出房門,就看到喻楚楚躺在沙發上睡覺,喻嘉樂則在看電視。

  喻嘉樂看沈牧謙從喻楚楚房間裡出來,很明顯的楞了一下,小眉頭皺了一下之後,他又隨意的看電視。不覺得驚喜,也不覺得討厭。

  對於沈牧謙來說,喻嘉樂能沒給他甩小臉色已經很不錯了。

  「樂樂,餓了嗎?我們出去吃午飯?」沈牧謙非常殷勤的和喻嘉樂道。

  喻嘉樂又皺了皺眉頭,問道,「那媽咪呢?」

  沈牧謙心中又閃過些許開心,喻嘉樂開始沒拒絕他了,這是好現象。

  「媽咪能起來就和我們一起去,如果媽咪還想睡覺我們就給他打包回來。」

  喻嘉樂沉思了一下,給了一個讓沈牧謙為了意外的回答,「好。」

  沈牧謙一聽這回答,趕緊洗漱,喻楚楚壓根就叫不醒,他將喻楚楚抱回房間睡覺後,帶著喻嘉樂一起出去吃飯。

  ………………

  「樂樂,你喜歡這個?」那商品,喻嘉樂只多看了一眼,沈牧謙就開啟了買買買的模式。

  喻嘉樂抿著小嘴巴偷偷笑,原來有一個爸比的感覺是這樣的。

  莫曉濤會經常帶他出去玩,他也很喜歡莫曉濤,可他更知道莫曉濤是屬於那種玩著玩著就不見、或者是就忙他自己去的人,而不像沈牧謙這樣對他言聽計從,更不會玩著就不見了。

  一早之前,他其實都很喜歡沈牧謙的。要不是因為那件事,他都恨不得一早就叫他爸比了。可現雖然已經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做,在讓他叫他爸比,他竟然覺得自己有點叫不出來。

  可有沈牧謙在身邊,他卻知道,自己心裡很開心的。

  喻嘉樂想喝果汁,沈牧謙趕緊給他買。喻嘉樂覺得今天是他最得意的一天,小臉蛋上有繃不住的笑意,「噗通!」手上的果汁掉了。

  瓶里的果汁也差不多沒了,喻嘉樂見前面就有一個垃圾桶,「砰」!他一腳飛過去,想像電視裡面言的那樣,直接把瓶子踢進垃圾桶。

  哪裡曉得,瓶子非但沒踢進去,還把裡面的果汁撒了出來,光潔的地面,都是果汁漬。

  喻嘉樂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前面右邊看了看,沒人,他靜悄悄的往前走,裝作沒看到自己惹事的樣子。

  「喻嘉樂!」只是沒想到,他還沒走出兩步,身後就傳來了沈牧謙嚴厲的聲音。

  「喻嘉樂你回來,闖禍就走,是男子漢所為嗎?服務員阿姨辛辛苦苦的將地面收拾得乾乾淨淨,你破壞了環境,這樣走,你的做法對嗎?」

  喻嘉樂轉身,可憐兮兮的看著沈牧謙,沈牧謙臉上卻沒一點可以退讓的感覺。

  「紙巾在這裡。你把地面上的果汁擦乾淨,把瓶子扔進垃圾桶!」沈牧謙聲音里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對於他來說,孩子可以寵愛,卻不可以溺愛;他可以給孩子豐富的物質基礎,卻絕對不能容忍孩子沒有素質沒素養,更不能讓他一種有父母疼愛就可以自己驕縱的感覺。

  喻嘉樂又看了一眼沈牧謙,最後發現一點想逃脫的僥倖都沒有,只能乖乖的擦地,扔果汁瓶。

  只是這地面一擦完,喻嘉樂心中的小怨氣又來了。

  他才覺得自己這個爸比好,結果對他這麼苛刻。

  喻嘉樂是氣鼓鼓的回酒店的,回來的時候喻楚楚已經起來,一件喻嘉樂這氣呼呼、沈牧謙卻臉色很平靜的樣子,大概知道了其中緣由,給他們兩父子一個可以和好的機會,結果喻嘉樂還對沈牧謙更有意見了。

  「沈牧謙,怎麼回事?」喻楚楚背著喻嘉樂偷偷問沈牧謙。

  沈牧謙聳了聳肩膀,道,「沒事」。

  喻楚楚又偷偷拉著喻嘉樂問道,「樂樂,你和你爸比生氣了?」

  「沒有!」喻嘉樂隨即否認。

  呃……,這態度還真兩父子。

  如沈牧謙說,喻嘉樂是孩子,他有的是時間等他長大,等孩子完全明白和理解,既然沈牧謙這麼有耐心,那她也懶得操心了。

  ………………

  喻楚楚沒事,帶著喻嘉樂到處逛逛。

  走到酒店游泳池的時候,喻嘉樂道,「媽咪,我想去游泳。」

  「但是媽咪今天不能陪你游泳?」喻楚楚抱歉的道,她下午的時候就來例假了,不能下水。「不過媽咪可以帶你進去看看。」

  高檔游泳池裡並沒有多少人,喻嘉樂特別想玩水,可沒人帶,他也不能玩。

  「樂樂,我帶你一起游泳。」喻嘉樂站在泳池邊上不敢下水的時候,沈牧謙的聲音響起,和他一起來的還有唐麟。

  也不知他們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反正一出現,沈牧謙就只穿著一條泳褲,露出精壯的腹肌,讓人血脈噴張。

  喻楚楚大喇喇的看著沈牧謙,沈牧謙也不迴避,只是來回一個眼神,兩個人的愛意要溢滿了泳池一般。唐麟完全看不下去,

  喻嘉樂想起沈牧謙下午逼他擦地的情景,小氣性還過,不願意搭理沈牧謙。

  沈牧謙碰了一個軟釘子。

  「哎呦樂樂寶貝!」莫曉濤的聲音迎面而來,莫曉濤也來了。

  原本不是很熱鬧的泳池,一下子就熱鬧起來。

  喻嘉樂不理沈牧謙,看到莫曉濤卻開心得很,直接撲在莫曉濤的懷抱里,親昵的大叫一聲,「爹地。」

  酥麻又清脆的聲音,聽得沈牧謙渾身不得勁。喻嘉樂這小子,就是故意要氣他的。

  莫曉濤帶著喻嘉樂下水,兩人玩的不亦樂乎。

  喻楚楚則坐在椅子上,看他們幾個在水裡玩。

  莫曉濤一直帶著喻嘉樂,而沈牧謙和唐麟那邊則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兩個人竟打了起來,打水仗!看起來很幼稚,卻很歡快。

  「樂樂,要不要幫一下爹地?」莫曉濤詢問喻嘉樂。

  喻嘉樂看著莫曉濤,小眼睛眨巴了一下,答非所問的道,「爹地,我想尿尿!」

  「哈哈哈。好,我送你上去。」莫曉濤送喻嘉樂上去。

  喻嘉樂一著陸,莫曉濤就游向了唐麟那邊,加入了沈牧謙和唐麟的混戰,不用說,他幫的人肯定是唐麟。

  「唐麟,你小媳婦來了!」沈牧謙一見莫曉濤那著急勁,他就忍不住打趣唐麟。

  唐麟本來是不願莫曉濤幫忙的,可一聽沈牧謙這話,他就忍不住想揍沈牧謙。

  這一下,對抗戰就越加明顯了。唐麟壓根就不反感莫曉濤了,他就像揍得沈牧謙求饒。

  喻嘉樂從廁所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一幅非常激烈的抗戰,沈牧謙以一敵二節節敗退。

  唐麟和沈牧謙越來越近,莫曉濤也跟著唐麟沈牧謙那邊走,唐麟依然想揍沈牧謙,莫曉濤也跟隨,那邊唐麟沒打著沈牧謙,這邊莫曉濤也卻伸出了手,左右夾擊。

  後面是泳池壁,沈牧謙感覺要被這兩傢伙圍堵死了,在他覺得自己只能聽天由命的瞬間,一記清脆的童聲響起,「爹地,不許欺負我爸比!」

  而後,撲在沈牧謙面前擋住莫曉濤的拳頭的一個小包子身影橫插入水裡。

  莫曉濤收回了拳頭,唐麟則用水擦了擦臉。

  沈牧謙激動的眼睛都有點紅了,「樂樂,你剛才叫我爸比?」

  喻嘉樂義正言辭道,「爹地,你們兩個,不要隨便欺負人噢。」

  就像只長了樹芽的樹上,驟然開滿了花朵,沈牧謙覺得這輩子最爽的事就是有自己兒子罩著。

  坐在上泳池邊上坐著的喻楚楚,聽到喻嘉樂的聲音,更是高興得無以加復,父子齊心,她終於不需要在擔心他們爺倆了。

  「唐麟,莫曉濤,你們玩……你們可勁玩……我要帶我老婆孩子去其他地方玩了。」沈牧謙單手抱著喻嘉樂從泳池裡面出來,走到喻楚楚身邊,道,「老婆同志,走……我們回家過中秋節去。」

  喻楚楚站起來,偎依在沈牧謙身邊,一家三口的相親相愛的走出了泳池。

  人生最美妙的事莫過於心想事成,他曾經希望這個中秋節能和喻楚楚和喻嘉樂一起過,雖然也忐忑不安過,他現在特別想和奶奶分享他此刻的喜悅,嬌妻在旁,兒子在手,人生圓滿。

  未來,他會和他規劃的一樣,和他們一起過元旦,過年,過元宵,過每一個中秋節,花好月圓人團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