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祁夏深吸一口氣,沉下心來。

  「化學考試到此結束,請監考教師收卷……」

  捱到鈴響前的最後一秒,祁夏緩緩呼出一口氣,撥開答題卷上的橡皮屑,一邊收拾筆袋一邊等收卷結束。

  歷時三天的高考終於結束,今天天氣也不錯,不是多悶熱,清晨下的一場小雨到現在還留有一絲濕潤的氣息。

  橫穿兩層樓,祁夏背著書包衝到韓揚面前,兩個人在樓道拐角處相遇。

  「Z大?」韓揚挑眉,嘴角暈染上笑意。

  祁夏喘口氣,咽了口唾沫潤濕發乾發緊的嗓子,聲音有幾分抖,掩不住的興奮:「我覺得可以!」

  自我感覺和前兩次模擬差不多,祁夏還是有點信心的。

  兩個人傻愣愣地對立站著好一會兒,明明有很多想說的話,最後誰都沒有說出口。

  「這是一隻幸運兔。」祁夏掏出小兔子,笑彎眼睛。

  第64章 一直走下去

  祁父的話像砸進湖面的小石子,泛起一層層漣漪,祁夏慢慢的,摸索出關於韓揚的很多小秘密。

  比如保存完好的暴力小兔子,其實是他幼時送給躲起來哭的韓小朋友的安慰禮物。

  他說:「這是幸運兔子哦,會給哥哥帶來好運的,不要哭啦,好不好?」

  再比如韓揚從小到大用過的本子底頁上都會寫「hyqx」這四個字母。

  「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還挺悶|騷的?」雙向告白攤開後,祁夏心裡跟沁了蜜似的,開始調侃他哥。

  韓揚抿唇笑笑,眼睛是彎的,眼角的痣生動起來,讓祁夏忍不住親上一親。

  「以前你可沒花多少心思在我身上。」

  祁夏掐住掌心,一本正經的控訴太犯規了,他覺得他哥好可愛啊。

  「哥,你當年去找過我對不對?」祁夏把他爸說的又說了一遍,末了問。

  韓揚捏捏少年冒汗的鼻尖,說是的,但是叔叔不願意他們倆見面。

  「那你為什麼不來學校找我?」祁夏一想到那時候孤身前往異地尋人的少年,心臟就像被一隻大手攫住了似的疼。

  韓揚定定看著執著於答案的少年,在他熾熱疼惜的目光里敗下陣,向來從容鎮定的語聲里添上挫敗和茫然。

  「我去找過,但你過得很好,所以我想我可能不方便再介入你的生活圈。」

  他喜愛的少年像個小太陽,無論到哪裡都能發光發熱,建立好自己的交際圈,是大家都喜歡的模樣。

  「我看到你和好朋友在球場上比賽,你笑得很開心,有喜歡你的女生給你遞水,還有損友似的兄弟在調侃。」

  「夏夏,我想你過得這樣好,我的確不該再出現。」

  祁夏眼眶一紅,又感動又想打他,他怎麼可能介意韓揚介入他的生活呢?

  「哥,我剛開始過得不好,很不好,但我一想到你,就有力量撐下去。」

  輕軟的聲音帶上一絲哭腔,韓揚想到少年的幽閉恐懼症,心疼得發緊。

  是他的錯,是他武斷了,他早該想到祁叔能讓他看見的必然是想讓他看見的。

  「沒事,以後有哥陪著你,我們會過得越來越好。」

  這是兩個少年人簡單而純粹的承諾,也是對過往苦難的一笑而過。

  祁夏笑得有幾分靦腆,兩人並肩走,他忍不住伸出小拇指去勾韓揚的手。

  「哥,你是高一上的學期末去學校找的我對不對?」

  韓揚反手握住那隻小心試探的手,掌心微微汗濕。

  「嗯,猜到了?看來蘇饒沒少透露東西。」

  祁夏悄悄攥緊兩人交握的手,天是熱的,手心間也是熱的,心便暖起來。

  「我一直好奇來著,什麼事情能影響到無所不能的韓大學神。」甚至還為此吃了很久的醋。

  「再結合退籃球隊的事,我有了一個猜測。」

  祁夏停下腳步,轉身面對似笑非笑的韓揚,踮起腳尖,帶著點小壞地俯視他:「哥,你當初學打籃球也是為了我對不對?」

  韓揚的回覆只有一句話——「什麼都被你猜到了,還能不能給哥留點面子?」

  祁夏哈哈大笑,他喜歡的人也喜歡他,很喜歡很喜歡,很早很早就喜歡,還有什麼事比這更美好呢?

  兩人迅速確定關係後很是膩歪了一陣,祁夏懷著小心思把自己的頭像換成了之前娃娃機里抓的暴力兔子,為此還引起宋昊李川的猜疑。

  在正式向親朋好友出櫃前,祁夏打算先和蘭姨聊聊。

  阮蘭月自出院後一直在家裡休養,秋琳時常過來陪伴。

  莊名引起的惡劣造謠事件被祁家夫婦倆瞞下,以免影響到阮蘭月逐漸好轉的精神狀態。

  韓家小院裡,竹藤椅輕輕搖晃,烏髮輕輕挽起的女人撥掉落在盆栽上的小葉子,一雙輕質球鞋走進視野。

  「夏夏來了啊。」阮蘭月捋起垂落的髮絲,讓少年坐小板凳上,抓了一把新炒的瓜子塞他手裡,「嘗嘗蘭姨的手藝。」

  祁夏乖巧道謝,捧著一大把瓜子慢慢嗑,給先前打好的腹稿想開場白。

  倒是阮蘭月先看出他有心事,溫和問他是不是有什麼想和蘭姨說的。

  祁夏怕刺|激到她,思來想去非常保守地開口,哪曉得他第一句話剛出口阮蘭月就變了臉色。

  女人臉上依舊有笑,只是那笑有幾分勉強,說出的話也讓祁夏沒有想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