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永遠的幸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顯然,在場的各家老祖宗們都沒有舍已為人的精神,不過,三隻聽了那三家的求助,卻是一臉期待的看向了貴賓席上的眾人。

  接收到三隻火熱的眸光,在坐的各家老祖宗只感覺陰風陣陣,好像被某種不知名凶獸給盯上了似的,這種感覺讓他們相當不自在。

  其中,不少古武家族老祖宗都不由自主的低垂下腦袋,根本不敢和三隻含情脈脈的對視,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被三隻給盯上。

  事實上,三隻盯上他們是早晚的事情,但現在,三隻看了他們一眼後,便又將亮晶晶的眸子轉向了那三家人所在方向,然後又聽睿聖道:「想給你們三家的老祖宗報仇就上擂台啊!還等什麼?」

  上擂台?

  三家人聞言面面相覷,心裡好像吃了黃蓮般苦不堪言。如果上擂台真能修理了這三個小奶娃,他們還能求助於其他家族?不過,現在他們也看明白了,在場的各家族,現在都慫了!

  唉!三家人在心裡不停嘆氣。這次,沒有人願意當出頭鳥了。

  見他們如此,三隻瞬間怒了!

  一群沒種的傢伙,連三個小奶娃都不敢挑戰嗎?真是廢物!

  感覺到三隻的怒氣,楊家老祖宗也氣得在心裡將這三家罵得狗血淋頭。不過,人家不肯上擂,他也沒辦法啊?

  楊家老祖宗內心頓時無比憂愁。

  就在這時,他眼角餘光突然發現冷若寒走下了擂台,這不禁令他心頭狂跳,他、他這是想要幹嘛?

  別說楊家老祖宗不明白,貴賓席上的眾老頭都不清楚眼前那俊美如謫仙的男子想要做什麼,就在他們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冷若寒已經優雅的走到了那三家所在位置,然後眾人就見他手輕輕一揚,距離他最近的某人輕飄飄的就被他丟到了擂台上,很快,一個接一個的人便紛紛被丟上了擂台。

  「……」這一幕,令眾人瞬間倍感無語,這樣也行?

  當然,冷若寒的這一舉動,三隻是十分欣賞滴!

  「舅舅真給力!」睿聖連忙拍馬屁道。

  「小傢伙們,快結束戰鬥吧!別和他們浪費時間了。」冷若寒催促著。

  「舅舅,我們也想啊!可這些傢伙不肯上擂台。」聽了冷若寒的話,睿聖一臉糾結道。

  「現在他們不是上了嘛!等你們打敗他們,在讓其他家族的人上擂。」冷若寒淡定自若道。他的這一番話,卻令貴賓席上的一眾老者格外不安,對方這是啥意思?可惜,卻沒有人給他們答疑。

  「好嘞!」睿聖聽到冷若寒的話,答應的格外爽快。

  接著,他給兩位弟弟使了個眼色,便率先衝到了因為被冷若寒丟上擂台而仍然迷茫中的三家人中間。

  沒給對方反應過來的機會,睿聖已經一腳踢暈過去一個,小拳頭同時襲上另外一人身上…

  砰砰砰!三隻聯手,瞬間,人滿為患的擂台上人就少了大半,還沒有被三隻揍到的那部分人,也全都被三隻的雷霆手段給震懾得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等三隻迅速解決掉擂台上的人之後,漆黑明亮的眸光又自然而自的轉到了貴賓席,看得一眾老者小心肝狂顫。

  「你們一起上吧!」看了眼貴賓席,睿聖提議道。事實上,他早就這樣說過了,可惜,沒有人把他的話當回事,現在,是他給這些人的最後一次機會,就是不知道這些傢伙能否把握住。

  各古武家族老祖宗聽了睿聖所言,內心極其糾結,一起上?一起上就能打敗這三個小傢伙?

  各家老祖宗心知肚明,就算他們家的那些後輩一起上也打不過這三隻奶娃,如果他們也出手…後果只怕更加難以預料。

  當然,他們心裡的這種難以預料不是說他們聯手就有把握打敗三個小奶娃,而是他們心裡根本沒底,怕就怕自己出手了一樣被揍啊!

  各家老祖宗心裡的糾結睿聖不知道,也不想管。不過,見這些人久久不回應自己,小傢伙更怒了。

  但沒等睿聖開口,睿耘就啪的一下丟掉手裡的果核,然後瞪圓眼睛吼道:「你們是自己主動上擂台,還是想讓我家舅舅把你們丟上擂台?」

  威脅!紅果果的威脅!

  聽了睿耘小人的話,貴賓席上的人臉黑了大半,活了這麼多年,他們還是第一次被個奶娃子威脅,偏偏他們還不能不當回事。

  不動聲色的瞟了眼冷若寒,眾家老祖宗忍不住在心裡盤算著冷若寒的實力,可思考了許久,他們發現自己都無法估計出那謫仙般男子的實力,對方看似與普通人無異,但在場的人卻又分明見識到了他的實力,只是對方這實力太過高深莫測,讓他們有些無所適從!

  而被當成吉祥物威脅了一把人的冷若寒,在感覺到數道探查的視線後,額上已經掛滿了黑線。

  這臭小子,把舅舅當什麼了?

  同樣不滿的還有睿聖,因為他猛然發覺,這個吃貨弟弟已經學會搶他風頭了!那明明是他想要說的話啊!

  「給你們五分鐘時間考慮,如果還沒想好,我就讓舅舅把你們一起丟上擂台了。」睿耘才不管在場的人心裡都啥想法,見對方在裝傻,便下了最後通碟。

  聞言,冷若寒嘴角猛抽,這臭小子,還真把舅舅當成苦力了。

  不過,睿耘的最後通碟顯然有點效果,貴賓席上的一眾老者聽了他的話後,當即低頭竊竊私語的溝通起來。

  大約三分鐘後,一名老者率先站起來道:「我們趙家認輸了!」

  這名老者的認輸,讓三隻相當遺憾和憤怒,但他們也莫可奈何,誰讓開打前沒說不允許認輸呢!

  隨後,三隻將眸光轉到其他人身上。

  趙家老祖宗的認輸,令在場的其他家族老祖宗相當鄙視,要知道,認輸就等於將自己抵給了楊家五百年,那可是五百年啊!不是五十年,不是五年,更不是五天!只要一想到輸了就得給楊家當牛做馬五百年,那些明知三隻實力很強的老祖宗們,就沒辦法像趙家老祖宗那般輕易認輸。

  看出他們想法的三隻,內心十分雀躍,不過,三個小傢伙都沒有表現出來,並仍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樣,等著對方主動開口。

  片刻,終於有一名古武家族老祖宗開口問道:「小傢伙,讓我們一起上,你們不後悔?」

  「後悔什麼?不是早就說了讓你們一起上嗎?怎麼如此婆婆媽媽的!真不像個男人!」睿聖沒好氣道。

  聽到這話,眾老者都忍不住嘴角狂抽,這熊孩子,他們只不過是再問問,咋就這麼沒耐心呢?

  耐心?三隻早就沒有了!

  只聽睿澤一臉不耐道:「別廢話了,快來打一架吧!打完我們還要回家吃午飯呢!」

  午飯?他們也沒吃好不?不過現在的情形,他們可一點想吃午飯的心情都沒有!唉!形勢對他們太不利了!

  想到這兒,各家老祖宗忍不住又看了眼坐得穩如泰山的楊家老祖宗,這老頭現在心情應該很好吧?

  接收到對方的眸光,楊家老祖宗苦笑了下,他心裡的苦,不足為外人道也。

  但對方顯然不知道楊家正面臨著什麼,看楊家老頭明明要贏了居然還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頓時他們全都怒了!

  故意的!楊家這死老頭絕對是故意的!

  心裡有了這樣想法後,眾家老祖宗便十分默契的朝楊家老祖宗展開了攻擊,楊家老祖宗一個沒留神,身上便挨了好幾拳。

  「你們幹嘛?」楊家老祖宗反應過來跳開對方攻擊範圍後,怒聲質問道。

  「就是,你們幹嘛?你們的對手是我們三兄弟,不許打別人!」見那些老頭無視了他們兄弟三人,睿聖很生氣。

  「嗯,要打也得上擂台打,要不你們又該賴帳了!」睿澤也補充道。

  「五分鐘時間到了,快上擂台,別墨跡了!」睿耘跟著催促。

  眾家老祖宗聽到三個小傢伙的話,也露出一絲苦笑,瞧瞧人家的娃,多護著長輩啊!

  在看看自家的,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感嘆不已的眾家老祖宗,羨慕嫉妒恨的瞪了眼楊家老祖宗,然後便離開了貴賓席,跳上了擂台。

  既然肯定要打,就讓他們也領教下三隻小奶娃的實力吧!

  「都上來吧!」到了擂台上,各家老祖宗招呼著自家晚輩道。

  見自家老祖宗都上了擂,各家族人也清楚自己躲不過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擂台。

  看到擂台上瞬間便又擠滿了人,三隻心情大好。

  「早這樣主動多好,也省得浪費咱們大家那麼多時間!」睿聖心裡雖然滿意,但還忍不住想要吐槽下。

  「小娃,別說那些沒用的了,是你讓咱們一起上的,到時打疼了可別哭啊!」聽見睿聖得瑟,有人故意道。

  「放心,我們才不會哭,我怕到時哭的是你們。」睿聖不惱不怒,笑眯眯回著。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一老者道。

  「嗯嗯,快出招吧!」三隻異口同聲道,他們早就等得不耐煩了。

  話音落下,擂台上的各家族人便集體朝著三隻攻去,這個時候,他們也顧不得群毆三隻奶娃會讓人笑話了,為了家族名譽、利益,哪怕這三隻很妖孽,他們也得拼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各家族人出手都相當狠辣,甚至絲毫沒在把三隻當成小奶娃看,在眾人眼中,眼前三隻奶娃就是他們的敵人,也是他們最大的對手!並且,這還關係到他們家族未來五百年的興衰,如此,各家更不敢掉以輕心了。

  見對手終於認真對待,三隻很興奮,心情更是大好。

  真正戰鬥開始後,三隻立即進入了狀態,不過,他們三個十分放鬆,並且有意逗弄對手,因此,一開始的時候,三隻可以說是被對手追的四處逃竄。

  看到三隻小奶娃只顧著躲,也不反擊,與楊家老祖宗關係很好的老者忍不住替三個可愛小傢伙擔心起來。

  「我說,那些老東西都上擂台了,你不上去幫忙嗎?那三個小傢伙現在可沒有還手之力了!」老者提醒道。

  「不用幫,三個小東西會解決的。」楊家老祖宗很放心道。

  「真沒見過你這樣當人家老祖宗的,你就真一點不擔心?萬一三個小傢伙輸掉了比賽…」老者還想繼續勸,不過,話只說了一半,他就閉上了嘴巴,並努力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擂台上突如其來的變化。

  這、這…幾乎眨眼的工夫,擂台上就有三分之一的人被踢了下去,而三隻小傢伙依然在擂台上活蹦亂跳。

  雖然說,老者知道小傢伙實力很強,並且有能力以少敵多,可現在擂台上的人數明顯跟之前不可同日而語,甚至最開始的時候,三個小傢伙也貌似有些不敵,怎麼他和老友說了幾句話,形勢就有逆轉的趨勢呢?這變化也未免太快了點吧?

  老者不敢置信,但擂台上的事實卻讓他不得不信!

  後又見自己老友一派鎮定自若,他也只好將心放進肚子裡,並耐心的觀察著擂台上的風雲變幻。

  其後的十幾分鐘,擂台上人數又少了將近一半。三隻在擂台上的活動範圍也擴大了許多。

  不久,擂台上的各家族晚輩就都被打下了擂台,三隻的對手則只剩下了各家老祖宗。

  「但願你們能扛揍些哦!」睿聖壞笑著道。

  說完,他率先出手攻向了離他最近的一名老者。

  那名被他攻擊的老者見狀連忙出招抵擋,但胸口還是被睿聖打了一拳,頓時,他感覺自己胸口有如千斤重,一聲悶哼過後,他直接噴出一口鮮血,這時,睿聖又補上了一腳,將老者踹下了擂台。

  睿澤和睿耘有樣學樣,很快也各自將一名老者踢了下去。

  被踢下擂台的老者,毫無例外的都口吐鮮血,並迅速被楊家族人抬了下去。

  隨著擂台上人員越來越少,三隻出手也放緩了許多,顯然是還沒折騰夠對手,但他們這樣的行為,卻讓對手相當頭疼。

  此時此刻,仍在擂台上支撐的幾位老者,在試探過三隻實力後,對三隻小妖孽的實力已經有了相當深刻的認識,所以在這一刻,他們都恨不得對方直接將他們打下擂台算了,可別在折磨他們了。

  可惜,他們想法是美好的,但現實卻是殘酷的。

  由於三隻對各家族之前的墨跡有些不滿,因此特意留下了幾個倒霉蛋供自己調戲,因此他們的願望只怕暫時無法實現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被留在擂台上的幾位老者身上小傷不斷,衣服也破破爛爛時,三隻終於玩夠了,然後才一腳將其踢下擂台。

  掉下擂台的那一刻,幾位老者心裡一松,頓有一種解脫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他們好想哭。

  眼睛有些濕潤並傷痕累累的幾位老者,還沒等被人抬走,就聽到擂台上三隻異口同聲問道:「我們贏了吧?」

  「贏、贏了!」幾位老者有氣無力回道,然後氣得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看著暈過去的幾人,三隻眨眨眼睛,並淡定自若的走下了擂台,頭也不回的走了。

  目送著三隻的背影,楊家老祖宗身邊的老者忍不住激動的捅了捅他的胳膊道:「恭喜你了,一下子有了這麼多的附屬家族!」

  老者是羨慕嫉妒恨啊!可惜,他家裡沒有這麼變態的小奶娃。而他不知道的是,楊家老祖宗聞言心裡也沒啥高興的感覺,這個時候,楊家老祖宗心裡想的都是『完蛋了!下個就要輪到楊家了!』

  是的,比賽已經結束,雖然三隻代表楊家贏得了賭注,但楊家老祖宗卻怎麼都開心不起來,他可不會忘了,自家那不爭氣的晚輩之前犯的事,現在的楊家,隨時都有覆滅的可能啊!

  想到這裡,他連忙從貴賓席上站起來,並直奔冷若雪等人所在院子。不過,楊家老祖宗卻吃了閉門羹。

  計凱直接將楊家老祖宗攔在了院外,並言明,主人不想見他!

  楊家老祖宗聞言心中苦澀不已,不過,他可不敢惹惱了冷若雪等人,因此只能悻悻離去。

  回了自家主院不久,各古武家族的代表紛紛找上了楊家老祖宗,表示會履行賭約,聽到這話,楊家老祖宗只能木然點頭,這個時候,他最想聽到的可不是這話啊!

  看著明明贏了,卻還一臉苦相的楊家老祖宗,各大古武家族代表心裡都有些不是滋味,不過,現在他們都成了楊家的附屬家族,在楊家老祖宗面前自然不敢將心中不滿表現出來,而楊家老祖宗也沒心思應付他們,草草將他們打發後,就又愁眉苦臉起來。

  不僅楊家老祖宗愁眉苦臉,知道真相的楊家人面對自家贏了,但卻沒命享的事實,也同樣沒辦法開心。

  與此同時,冷若雪等人卻準備離開了。

  不過,他們離開並沒有告訴任何人,而是走的悄無聲息。當楊家人發現冷若雪等人已經離開的時候,仍然有些不知所措,因為他們發現了一張字條,上面只寫了四個字『好自為之!』

  楊家人有些惶恐,好自為之他們懂,可留下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還要不要他們小命啊?

  面對這不清不楚的事實,楊家人實在放心不下來,無奈,楊家老祖宗只好派楊山去見冷若雪等人,至少在楊家老祖宗心裡,楊山在冷若雪等人那裡是能說得上話滴!

  感覺自己肩上擔子頗重的楊山,馬不停蹄的趕往了冷若雪等人住處。

  到了目的地,楊山心裡也有些忐忑,但好在冷若雪等人沒將他拒之門外,可惜,見了冷若雪,他卻不知該如何啟齒。

  面對冷若雪清澈如水的眸光,楊山終是沒勇氣問楊家的下場,並厚著臉皮留了下來。同時,他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楊家對於冷若雪等人來說,根本就是不足為懼的螻蟻!人家,貌似壓根沒將楊家當回事!

  日子一如既往。

  三隻還是那樣的可愛,妖孽還是那麼喜歡和自家兒子爭風吃醋,冷若雪仍然夾在親愛老公和可愛兒子中間左右為難,不過,她卻感覺這樣的生活很幸福。

  親人、愛人、兒子,她已經全部擁有了,夫復何求!

  若干年後,當冷若雪等人再次回到神界的時候,三隻已經長大成人,並且開始了屬於他們的傳說…(完)

  ------題外話------

  番外到這裡就基本更完了。新文將會於五一前開更,具體時間未定,想看的親可以五一時候過來看,那時肯定已經更了,謝謝各位親的支持,麼麼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