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是郁國慶頭一次從他嘴裡聽到叛逆的話語,頓時拔高語調,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我可是你爸,我不操心誰操心!」

  「你盡過父親的責任嗎?」郁楚質問他,「十六年前你就拋棄了我和姐姐,對我們不聞不問,現在卻要裝出一副慈父的模樣來關心我,然後從我這裡獲取錢財,你心裡就沒有一點愧疚嗎?」

  郁國慶的呼吸變得急促,很明顯是氣急的反應。

  他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和善的:「這麼多年,我每個月按時給你們打生活費,哪裡不聞不問了?郁楚,你可不能當白眼狼啊!」

  郁楚輕笑一聲,說道:「我和姐姐兩人每個月共用八百塊的生活費,十三年來總計花了你十二萬四千八百塊,我前前後後給了你三百萬,算是報答了你的恩情。

  「在過往的十餘年裡,我每一天都渴求和盼望著父愛,卻從未在你那兒得到過任何回應。既然當初你已經把我和姐姐當成累贅拋棄了,現在就沒有理由來吸我的血。三百萬,足夠報答你的生育之恩了。」

  電話那端的男人沒有出聲,半晌後笑著開口:「養育之恩大於天,不管怎樣,你我之間永遠是血濃於水的親父子,聽明白了嗎,郁楚?」

  郁楚聞言一凜,胃裡驟然翻江倒海,幾欲令他嘔吐。

  「你不用拿這個威脅我,」他忍著不適,淡聲說道,「如果當初你對姐姐不那麼絕情,在她困難的時候扶一把,我自然會心甘情願地把錢交給你,但是你沒有——你從來都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

  郁國慶壓不住怒火,罵了兩句白眼狼便掐掉了電話。

  郁楚閉了閉眼,竟發現自己此刻竟無半點難過之情。

  幾秒之後,他打開音樂播放器,找出他最喜歡的那首純音樂開始單曲循環。

  過去他被困在父子親情里,無論怎麼掙扎都跳不出這個道德的牢籠。

  自從懷了孩子之後,他便意識到「拋棄」這個詞的嚴重性了。

  當初他毅然決然地想打掉孩子,為的就是回歸到平靜安寧的生活里。

  可後來他逐漸明白過來,他的生活早已偏離了既定的軌道,與腹中的胎兒沒有半點關係。

  很多時候,父母拋棄孩子的理由都是客觀的,無論是外界因素還是家庭因素,都可以歸納為兩個字——不愛。

  既然郁國慶對他沒有父子之情,他便不會再困囿於這段可笑的親情里了。

  待心緒撫平之後,郁楚總算安安穩穩地入眠了。

  八月下旬,度假村的環境多出了幾分秋的味道。

  郁楚回到《山居生活日誌》繼續錄製第七、八期的內容,許陵多日未見他,再次相逢時,毫不吝嗇地給了他一個熊抱。

  節目組其他人伺機調侃,說郁楚前兩期不在這兒,許陵沒有可以依賴的人,每次做任務都墊底,最後只能接受懲罰。

  「別聽他們胡說,我只是沒有發揮好而已!」許陵如此辯駁著,旋即將視線落在郁楚身上,「你身體恢復得怎樣了啊?手術之後有沒有哪兒不舒服的?」

  關於先兆流產的事,郁楚對外宣稱是急性闌尾炎發作,所以那段時間各大營銷號爆道出來的料也全是往這方面寫的。

  他淡淡一笑,說道:「恢復得很好,謝謝關心。」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聊了許久,直到導演將本期需要錄製的內容分發至每個人的手裡,他們才回到各自的房間,開始研究與節目有關的事項。

  經過兩天第拍攝,第七期節目錄製完畢,嘉賓們中途休息了一天,很快又投入至第八期的內容里。

  如今天氣轉涼,度假村的莊稼地陸續迎來了豐收。

  由於嘉賓們需要自力更生獲取食物,導演便建議他們通過勞動的方式從附近的農戶手中換取食材。

  用導演的話來說,這叫等價交換。

  同樣的,這次的勞力付出將是決定本期勝負獎罰的關鍵。

  本期的特邀嘉賓是兩位童星出身的實力派演員。

  他二人少時拍攝的武俠劇是不少人的童年回憶,後續又陸陸續續合作了不少戲,線下關係非常鐵,也極有默契,所以干農活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難度。

  許陵看著那邊哼哧哼哧挖番薯摘花生的人,不禁犯愁:「楚楚,咱們這次拿不到第一名了。」

  許陵是個嬌生慣養的富二代,沒有幹過農活,挖番薯的動作稍顯笨拙,速度也不夠快。

  而郁楚因顧忌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敢太過賣力,所以他們這組的進度很明顯要落後其他人一大截。

  郁楚調侃道:「你前兩期不也是墊底麼,還怕墊第三回啊?」

  許陵坐在鋤頭上,仔細掰掉蜜薯上面的泥:「前兩次是和不熟悉的人搭檔,我發揮失常情有可原。」

  郁楚被他找藉口的模樣逗笑了,揶揄道:「人窮怪屋基。」

  雖然他們這組的結果已經註定了,但許陵和郁楚還是沒有放棄,依舊在地里奮力工作。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有人忍不住抱怨,開始背誦《憫農》。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這也太辛苦了吧,農民可真不容易,以後咱們吃飯一定要光碟行動!」

  「瞧把你能的,挖幾個地瓜竟挖出覺悟來了。」

  眾人一通大笑,打趣之後又繼續幹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