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雪妃顧不得自己皇兄,就要衝過去挾持文沉宣。

  侍衛們一擁而上,把她摁在地上。

  文景池走到他們旁邊,抽出寶劍,指住兩人的鼻子。

  「上官謀厲,你身為瓦騰首領,居然在我國的領土上犯下滔天大罪,試圖謀害皇上,實在罪無可恕!把他拖下去打入死牢。」

  「文景池,你這個畜生,我跟你拼了。」

  這話把褚唯月給逗笑了,從懷裡掏出一塊虎符。

  「你那塊虎符是假的,這塊才是真的,你跟誰拼呀?」

  「怎麼可能?」

  首領跟雪妃兩個人都傻眼了,明明他們拿到了虎符,怎麼變成了假的!

  至於原因,褚唯月不想跟他們解釋,因為早在幾個月之前,她就讓褚冉昕偷梁換柱。

  兩人被押下去,百官們全都到場,這一場鬧劇算是正式告一段落。

  文沉宣躺在床上,如今只剩下微弱的呼吸,痛苦的閉著眼睛。

  「文景池,你終究是贏了我……這一次我心服口服!」

  站在他的跟前,文景池許久都沒說話,只是將寶劍放到他的脖子上。

  文沉宣沒有再反抗一下,而是勾了勾唇角。

  「動手吧,殺了我,你就名正言順,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擋你。反正這個皇位本來就該是你的,是我心比天高,有今日的下場更是我自作孽……」

  可過了整整一刻鐘,文景池都沒有動手,反而慢慢的放下寶劍。

  「皇兄!」他突然有些感慨的喚了他一聲。

  「你在傷害我們的父皇時,可有想過對他手下留情?他是我們的親人,你為何要那般狠毒?」

  這個問題讓文沉宣無言以對,可能是被權力沖昏了頭腦,也可能是感嘆皇上的不公。

  明明都是兒子,為什麼他得到的總不如文景池……

  文景池重新將寶劍放回腱鞘,將目光落在旁邊的侍衛身上。

  「快把沈慕白找來,讓他為皇上治病。」

  文沉宣眼底掀起一陣劇烈的震盪,做夢也沒想到文景池居然要留著他。

  「為什麼?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他就算活著,也不可能再做皇帝。

  只是拖著殘破的身軀,一天又一天的熬過日子。

  這樣的生活,他情願一死了之!

  褚唯月冷漠的瞪了他一眼,語氣冰冷的解釋。

  「因為他不會像你一樣狠毒,不會殘殺自己的親人,只有冷血的畜生,才會對自己的親人下手!文沉宣,你就用你的餘生,來反思你的罪過吧。」

  丟下這句話,褚唯月和文景池堂而皇之的離開。

  文沉宣雖然保住一條性命,但也落得一條腿殘疾的下場。

  文景池賜了他一坐別院,派人好生照顧。

  林子溪的孩子平安降生,是位可愛的小公主,她因為虛耗過度而死。

  她所生的孩子,由褚冉昕撫養。

  經過此事,褚冉昕痛定思痛,帶著公主移居城郊的行宮居住,宋氏跟侯爺偶爾過去看看孩子。

  文景池毫無意外,被文武百官擁立為新皇。

  成為皇上的第一天,正式進攻瓦騰跟金國。

  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成功收復兩國,將他們納入本國的版圖中。

  從此大陸上,再無瓦騰跟金國!

  一個月後,親自為沈慕白和宋秋嫦賜婚。

  大婚當天,褚唯月跟文景池親自參加。

  前方的院子裡坐滿了賓客,全都是文武百官,後面的院子則是比較親近的人。

  褚唯月和人聊天時,感覺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回頭的剎那,一張帥氣的臉讓她忍不住呼吸一頓,居然是許久不見的歐陽亭!

  看了看他的腿,這才意識到,原來他已經康復了。

  「王妃娘娘,別來無恙!」

  褚唯月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恭喜!你的腿居然這麼快恢復如常。」

  「這全托你跟王爺的福,還有今天的新郎官,我是特意來道謝的,順便跟朝廷談一筆大買賣。」

  褚唯月早已經聽說,他在北部做的赫赫功德,如今他已是有名的大商人。

  用首富來稱呼他,也不足為過。

  有他這個首富在,他們北方的經濟迅速發展。

  實現了當初對他們的承諾,讓一方百姓安居樂業。

  褚唯月懷有身孕的緣故,很快就累了。

  剛剛回到王府中,肚子突然傳來一陣絞痛。

  「不好了,我要生了!」

  看到大腿上留下的血跡,褚唯月嚇了一跳。

  文景池得知她的預產期將近,早已備好一切。

  兩個時辰後,聽到一陣嬰兒的啼哭。

  褚唯月生出了一對,漂亮可愛的龍鳳胎!

  二十年之後,孩子平安長大。

  文景池正式退位,帶著褚唯月遊山玩水。

  實現了當初對她的承諾,一生一世一雙人,也徹底成就了一段佳話!

  /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