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現在以這樣的身份面對,他們之間都是還不適應的。

  直到席錚手心泛涼的手,緊緊覆蓋到鄒晴的小手上時,鄒晴的心跟著他一起跳動。

  「伯母,這一次我正式地請求您答應我同鄒晴結婚,也許在你心目中,我席錚一直是鄒晴的堂姐夫,鄒冰的未婚夫。

  可您不知,其實在鄒晴12歲的時候,我已經悄悄在心裡暗許了自己的感情。」

  席錚的呼吸很沉,一字一頓的話語間,都能聽出滾動在喉結處的煎熬,「聽起來荒唐,每個人都誤以為是鄒晴單方面的投入感情,可只有我自己心底明白,付出十年感情的人不止有她,還有我不敢表明的愛意。

  經歷過這麼多的是是非非,此刻我只想同您說,請把鄒晴嫁給我,我一定會如您一般,把她當成恩賜的禮物,愛她,疼惜她,陪伴她,讓她真正的自由。」

  席錚的真心表白,令在場的人都紅了眼眶。

  尤其是第一次聽到他如此坦白的心意,鄒晴更是止不住的眼淚直流。

  她一抽一泣地,緊緊反握緊席錚的手。

  而抱著橘子吃的周愛眨巴著懵懂的眼珠子,望見自己媽媽哭了,姑媽哭了,新認識的外婆也哭了時,她自己轟——的一下,哭得比誰都大聲,「小噯乖乖,媽媽不哭,姑媽不哭,外~婆不哭!」

  氣氛被這倏然哭泣的小軟綿給逗笑了。

  張梅摸了摸眼淚,主動抱起周愛哄,「這娃娃,外婆沒哭,你同外婆到樓上拿東西!」

  好半晌後,重新回來一樓客廳里的小軟綿,手裡捧著個大大的紅包。

  接著,是張梅親手遞過來的戶口本。

  她指尖微顫,席錚望見,起身,雙手接過。

  「好好照顧她,別讓她跟我一樣,年紀輕輕就沒了依靠。」

  「媽,你有我,你有依靠。」

  鄒晴抱住自己的媽媽,濕潤的臉埋進她的脖頸里。

  「媽媽不哭,不哭,小噯乖!」小軟綿又開始急了。

  張梅小聲提醒,「都是媽媽的人了,還這麼愛哭鼻子怎麼成。」

  「媽,我會做鄒晴的港灣,做你和小噯的港灣。」

  席錚這一聲改叫,讓張梅緊繃的心瞬間釋然了!

  .......

  帶周愛回去的隔天,席錚同鄒晴就正式領證。

  而周愛有了外婆的寵愛與照顧後,現在是粘得緊緊的,一步都不願同外婆分開。

  於是鄒晴同席錚,就過了一段時間的甜蜜兩人世界。

  半個月後,蘇城,達爾教堂。

  席錚帶鄒晴回周家後,兩人便開始張羅著婚禮。

  親朋好友都到場。

  柳澤,炎炎,還有鄭書檸,他們都來見證著他們的婚禮。

  還有一人,那就是跟著周炎一起來的周大太太——鄒冰。

  她現在如一具周炎手裡的死人牌,哪裡需要哪裡帶,只露臉,沒有實質的血肉生活可言。

  在她望見身披白色婚紗的鄒晴,幸福地挽著席錚的臂彎,在她面前走上紅毯,交換婚戒,宣讀誓言。

  她的手背被自己掐著鮮紅,流血。

  .......

  又過了三個月。

  鄒晴重新背上自己的入學書包,同心愛的相機,走在新加坡頂尖攝影學府的青蔥草地上。

  和煦的風吹起她肩頭的髮絲,午後的暖陽打在她自由幸福的小臉上。

  身旁的女同學與她聊著八卦,「鄒晴,聽說昨天又有人給你送情書了!」

  鄒晴笑語,「是啊!」

  「你答應那白人了嗎?」女同學歪著腦袋追問。

  這時,一道溫潤飽滿的男音朝她們傳來,「我都丟掉第幾封了,怎麼還有?」

  「哇!這麼帥的華人,鄒晴你認識?」女同學被眼前男人的俊美面容,驚艷一眼。

  「Moon,幫我和我老公抓拍一張。」

  鄒晴把自己手裡的相機塞了過來。

  女同學反應過來之際,鄒晴已小跑到男人身邊。

  她趁著陽光正好的時候,踮起自己的腳尖,將一枚思念的吻輕輕印到男人的唇上。

  咔嚓一聲!

  鏡頭出現了他們在相愛的畫面!

  ——全文完!

  /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