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到這裡,沈嘉念突然出聲打斷了他的話:「你第一次見我,什麼感覺?」

  傅寄忱想了一會兒,戲謔道:「那時候就覺得,這姑娘挺傲啊,撞到人了道個歉都那麼冷冰冰的,活像我欠她八千萬。」

  沈嘉念笑了聲,嗓子有點癢,低低咳嗽:「說正經的。」

  傅寄忱換上正經語氣,沉吟了下:「那時見你,就覺得你像雨水打落的梔子花,雖敗,孤絕猶在。」芳香浸了清涼雨水,愈發惑人。

  沈嘉念微微偏頭,想看他的表情,卻只能看到他的下頜,看不見他的眼:「這麼說,你對我是一見鍾情?」

  傅寄忱笑笑:「你說是就是了。」

  沈嘉念提要求:「你接著講。」

  傅寄忱接上剛剛的話,講他們後續的故事:「我那車時常送檢,平時壓根沒什麼問題,也是巧了,遇上你的那一晚,偏偏在路上出了毛病,不得不臨停在路邊。我準備換到陸彥之的車上,打著傘下車,你一身狼狽,從綠化帶里滾出來,拽住了我的褲腿,求我救你……」

  他的聲音太好聽,低沉溫厚,催人入眠,沈嘉念本來想好了不要睡覺,卻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傅寄忱在講述往事的過程中,也跟著陷入了回憶,聲音變得有些飄渺。過了好久,沒聽見沈嘉念的聲音,他低頭一看,她閉上了眼睛,像是睡著了,聽不到呼吸聲。

  他的心陡然一顫,握住她的肩膀搖晃,嗓音里有著慌亂和害怕:「嘉念,嘉念……」

  沈嘉念被晃醒了,迷濛地掀開眼帘,入眼是男人緊張的面龐,她微微一愣,嘴唇輕動,含糊地問道:「你怎麼了?」

  聽著她的聲音,傅寄忱才鬆一口氣,摟著她的手臂加重了力道,搖頭說沒什麼。

  沈嘉念盯著他的臉看,半晌,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唇角淺勾:「你是怕我就這麼睡過去了嗎?」

  「沈嘉念。」

  傅寄忱叫她的名字,語氣里含著警告,眼神都能稱得上兇狠了。

  沈嘉念向來是不怕他的,抬高手摸摸他的臉,像是在給炸毛的大貓順毛:「放心好了,傅先生,我會陪你長長久久的。」

  長長久久,歲歲年年,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