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沒跟我說。」蘇啟民搖著頭:「他應該告訴我, 我可以一同去。」旋即問了句:「沒有受傷吧?」

  舒煬一解釋了句:「他沒跟你說是對的,啟民你很重要!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入虎穴, 哪怕你本事大, 也不會讓你輕易涉險。柯林受了點皮外傷, 問題不大, 倒是肖家小子傷的挺重,估摸著得好幾天才能出院。」

  肖家小子?是爸店裡的軍醫嗎?蘇啟民看向舒煬一, 上將仿佛看懂了他在想什麼,點了點頭,又說:「對,就是肖子安。他底子好,身子骨硬朗,二十出頭的小伙年輕著呢,受的傷重恢復的也快,最多一個星期就能出院,沒什麼大事。」

  蘇啟民沒有多問,反正爸媽下午會回來,到時候再細說。

  說了會話,見蘇啟民執意不需要專人開車送回南源村,舒煬一也沒勉強,他還有大堆的事情要處理,忙的很,送著人出了樓,就沒管了。

  昨晚動靜太大,恰巧今兒無風無雪,即使又降了好幾度,鄉親們在家裡窩不住,棉大衣里套羽絨服,棉帽圍巾手套等,整個人捂的嚴嚴實實,只露了雙眼睛在外頭,往交好的人家串門說話。

  蘇家很熱鬧,滿滿當當一屋子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昨兒晚上的木倉聲爆炸響。

  蘇啟民深知鄉親們的脾性,到了車庫不往廳堂去,直接瞬移回了二樓屋裡,他可不想被拉著七問八問。

  先把未制完的青蛙配飾,認認真真的制完。

  拿出手機,馬上就是十二點,熱熱鬧鬧的一樓總算見了點冷清,約摸都回家吃午飯。

  眼瞧著中午,舒煬一上將是想留他吃午飯,他本來能俗食沒什麼興趣,不怎麼想呆在基地,便委婉拒絕。

  點開聯繫人,一眼就看到付柯林三個字,他的聯繫人很少,雙手能數完。

  按下撥號。

  「蘇先生。」

  「你下午隨我爸媽一起回來嗎?」

  「會一起回來。」頓了下,付柯林問:「您都知道了?」聲音有點小。

  蘇啟民應了個嗯,然後說:「等你回來。」

  想了想,覺的自己不該對付柯林發火,一個特種兵,說到底也僅僅只是一個兵,又不是當官的,上面決定好的事也插不上嘴。

  其實要怪還是怪他自己,心太軟,峰哥說的對,他就見不得人間疾苦。爺爺自小教他,要行的正坐的端,心存善意能幫就幫,爸爸也是這麼教他的,師傅讓他少沾因果,管不住自己就別出世,在山裡靜心修煉。

  現在,他不出世也得出世。

  也不知老天爺是怎麼想的,願力化靈力……咋想的?

  真的會有老天爺嗎?按古時神話,應該說是天帝?但師傅說沒有神仙,有的只是天道。

  都是啥啊,一團亂麻。

  蘇啟民腦瓜兒嗡嗡,不想,懶的想,他決定了,以後就呆在南源村哪也不去,老老實實的了卻願力帶來的因果,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少事,他先把自己的生活捋明白。

  清晰的聞到自樓下飄上來的陣陣飯香,蘇啟民猶豫了下,沒下樓,就當他沒回家,瞬移進了山里。

  昨兒夜裡的戰火沒落在山裡,全落在了護山陣上,好不容易修好的護山陣,毀了個七七八八,芥子鐲里沒有靈石,一顆靈石都沒,只剩下一點玉石,玉石不頂用。

  護山陣算是廢了,不能再用。

  不能用,沒有靈石修不好。蘇啟民拿出手機撥號給舒煬一上將:「山裡的護山陣被毀,沒辦法用。目前山里除了我放的傀儡青蛙,就是個裸山,警戒方面上將你看著辦,再有彈藥扔山里,一扔一個準。」

  「這方面啟民無需擔心,我會加固防範,沿著景山至豐水鎮將會全面封鎖,進出需得驗明身份,不是本地居民或相關工作人員,一律不得進入,除非有通行證。」

  蘇啟民聽著挺放心,沒什麼閒話家常,禮貌的回應兩句就掛了電話。

  當初布置護山陣花了很多靈石,護山陣不能用,埋在各方位及陣眼的靈石,九成以上都碎成了石屑,是靈力耗盡,還剩少數的幾十個靈石,裡頭的靈氣用了三分之二的樣子,儘管只剩三分之一,也比玉石要好使。

  蘇啟民撿起能用的靈石,想了下,去了旁邊的山裡,旁邊的小山里緊挨著他承包的兩座山,彈藥扔不進他的山裡,被護山陣彈至山腳下,隨著彈藥越來越多,護山陣靈力不夠,僅能擋住彈藥沒法往外彈,有不少就落到了旁邊的山裡。

  這山受的傷害太大,一眼望去山裡每棵好樹,之前樹木長的多好,鬱鬱蔥蔥隨不及兩座小矮山裡的樹木,卻也比旁的山頭樹木長的要好,現在,全沒了。

  心疼!

  蘇啟民用僅剩的幾十個靈石,芥子鐲里的玉石全拿出來,費盡心思的布了個蘊靈陣,就盼著這山能儘快恢復生機。

  這小山,現在是他的,國家都發了契書。

  忙完他瞬移回到家裡,人在車庫,聽著自廳堂飄過來的說話聲。

  爸媽回來了。

  人還沒走過去,臉上先有了笑,高興的喊著爸媽。

  蘇啟民多少還是懂點人情世故,對著孟清嶸伸手:「非常感謝你救出我爸媽。」

  「不用謝,我應該做的。」孟清嶸和他握了握手,旋即指著旁邊的付柯林說:「沒有柯林,光靠我,靠軍方,也沒辦法這麼高效率的將叔叔嬸嬸救出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