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人們見著遞到跟前的溫開水,一個個樂開了花,疊聲兒的夸著稱讚蘇大夫/蘇醫生有個兒子。

  忙忙碌碌十二點多,蘇成志總算是忙完了,父子倆得了一點點空閒坐在沙發上,一邊吃飯一邊說話。

  第52章

  下午蘇啟民閒來無事就在城裡東逛西看, 碰著順眼的,悄悄地給芑樹樹汁。

  順眼就是,一眼看去能讓他覺的, 嗯,這是個好人。

  在診所里,他願意給老人們喝芑樹樹汁,就是因為幾個老人給他的感覺很不錯,其中有兩個周身飄著零星的金光,功德金光特別少, 十指可數, 證明他們有限的一生中,曾做過一件或兩件被天道認可的善事。

  漫無目地的走了一下午,遇到的人沒有一千, 也有好幾百, 他只見過四個人身上飄著金光,其中有三個飄的金光不如診所老人多, 看來看去,就峰哥身上的金光最多。

  等回了南源村,他去山裡瞅瞅付柯林,付柯林也很是靠譜, 估摸著也會有功德金光。

  兩瓶芑樹汁用完,天色灰濛, 傍晚五點該回家了, 蘇啟民找了個隱蔽地方, 瞬移回了自個屋裡。

  爸媽還沒下班, 他就在屋裡制青蛙配飾。

  五點四十,柳鳳芝打開房門, 眼睛在鞋櫃來回掃著,看到一雙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鞋子,她露出個開心的笑容。

  陌生是鞋子只見過一面,熟悉是鞋子是她買的,兒子穿了她買的鞋子。

  柳鳳芝脫下高跟,彎腰拿了雙棉拖,挎手腕上的包往鞋櫃擱,揚聲朝客廳喊:「啟民,我回來了。」走了兩步,發現客廳沒人:「啟民。」

  蘇啟民打開臥室的門,喊了聲媽。

  「想吃什麼?」柳鳳芝取下圍巾,脫了長長的羽絨服,進了主臥打開衣櫃,羽絨服掛起順手拿了套家居衣換上:「我下午和你姐打電話,等榮發下班,他們一道過來吃飯。說要搞只烤乳豬,我尋思著咱們人少,可能吃不完,隔夜菜吃著對身體不好,就沒讓他們買,等你回去時,買一隻帶回家吃,把陳峰付柯林他們幾個都喊上,人多吃著才熱鬧呢。」

  她卷著家居服的衣袖,走出主臥:「你大媽給我打電話,說你今兒中午飯都沒吃,她買了好些菜呢,我讓他們過來吃,晚上逢著放學店裡生意好,走不開,榮發最近常去的一個工地,正好就在一中附近,你大媽索性讓榮發過去,把那些菜啊海鮮啊都拿過來,趁著新鮮今晚張羅一桌豐盛的,」想著大嫂的說話語氣,她眉角眼梢帶著笑,神態愉悅悠閒:「你回去的時候,去你大媽家吃個飯,說你送了好些吃的用的,廚房都沒下腳的地兒,沒招待你吃個飯,心裡頭很不得勁兒。」

  絮絮叨叨的說著話,人走進了廚房,麻利的淘米煮飯。

  「嗯,」蘇啟民靠著牆,身姿慵懶,目光落在廚房:「回去的時候就去大媽家吃個午飯。」

  柳鳳芝想要兒子回客廳坐著,別站外頭,又捨不得這難得的相聚,她有一肚子的話想說,一時間不知從何說起:「牛肉想怎麼吃?放芹菜小炒?孜然牛肉?乾鍋牛肉?燉著吃也不錯,你姐喜歡吃乾鍋牛肉,你爸和你姐夫喜歡燉著吃。」

  「炒著吃,切薄片小炒,放半個洋蔥。」

  正在冰箱裡一樣一樣往外拿食材的柳鳳芝忽地側頭看向兒子,驚訝的同時又很是歡喜,甚至有點點不敢相信。

  蘇啟民笑著說:「小時候去外婆家,外婆總會燒一道洋蔥炒牛肉,外婆碎碎念,說牛肉太貴,炒豬肉也差不多,說媽媽嘴挑,差不多的味,每次炒牛肉總會多吃半碗飯。」

  母親剛才絮絮叨叨的樣子,和記憶中的外婆特別像,外婆就很喜歡說話,邊做事邊說話,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你還記得你外婆啊,」想起過世的母親,柳鳳芝難掩失態:「她啊,就是愛念叨……」

  屋內響起開鎖聲,房門打開,一道興奮的聲音飄進屋裡:「媽,我回來了,媽,我弟呢?啟民啟民,」

  「你姐他們回來了。」柳鳳芝關了冰箱門往房門口去。

  姜榮發手裡拎著兩個大袋子:「媽,大媽讓我拿過來的。」說著話,對著小舅子笑的一臉燦爛:「我先把東西放進廚房。」

  「啟民,小源兒可想你了。」蘇盈抱著胖兒子走到弟弟跟前:「你抱抱他,剛在車上還時不時的喊舅舅,這會兒進了屋見著人,倒是不說話了。」拿手輕捏了下兒子的鼻子:「媽,我來張羅晚飯。」

  蘇啟民看著懷裡的小外甥,小源兒眼睛大大的,歪著小腦袋,對著舅舅看了又看,好像不認得了似的。

  蘇啟民想了下,開口試探著說了兩個字:「蛙蛙?」

  小源兒眨巴眨巴大眼睛,奶聲奶氣的說:「舅舅?」

  「對啊,是你舅舅呢,你最喜歡的蛙蛙就是你舅舅給你做的喲。」柳鳳芝眉開眼笑的哄著小外甥:「就不記得啦?」

  「蛙蛙!」小源兒撲騰著小胳膊,小腿兒一蹬一蹬:「舅舅!舅舅!」一聲聲的喊著,眼睛越來越亮:「舅舅。」然後咯咯咯的自顧自笑了起來,也不知道在傻樂什麼。

  蘇啟民嘴角上揚,眼神兒柔軟,心想小孩子真好玩。

  姜榮發把東西放廚房,正想著湊過去和小舅子說話,不料,媳婦捋了袖子進來說要張羅晚飯,得,話一會再說,他先幫媳婦搭下手把晚飯張羅出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