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蘇亮在旁邊幫著描補一二,他是村支書,最會說的就是場面話信手拈來。

  站著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傘面上就堆了厚厚的雪,蘇亮總結了兩句,便揮著手讓眾人各回各家:「明兒中午到劉家吃飯,晚上來我家裡吃,付隊長今兒辛苦你們了。」讓峰子幫著打雨傘,他伸出雙手緊握付柯林的手:「一定要來,過來吃個飯,早就想喊你們到家裡吃個飯,這些日子,村裡頭多虧了有你們這群人民子弟兵,才能安安生生的沒出大事。」

  付柯林點著頭,簡約的回應著村支書。他向來話少,也就是在蘇先生面前,會多說幾句。

  蘇啟民剛進屋就對上蘇爺爺蘇奶奶的目光,順手關了屋門,雨傘擱牆角放著:「爺,奶。」坐到桌邊,見桌上放著一個保溫杯,沒蓋蓋子,正飄著裊裊白氣,他端起嘗了口,不燙,笑著喝了幾口水:「我要去趟山里,明兒一早出來。」

  爺爺奶奶的低落他看在眼裡,忙完劉家的事,準備去趟山里提取一些芑樹汁液讓爺奶喝,喝了芑樹汁液便不懼嚴寒不會受凍。給李先生去了電話,明天會過來,芑樹沒法移走,只能過來提取汁液。汁液可製成芑樹苗,一時半會也輪不到村里人打針,所以得今晚進山提前搞點芑樹汁液存著,再者,他要試試,提取一次汁液,芑樹需要多久才能完全恢復。

  提取多少汁液,芑樹的恢復需要多久,這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蘇爺爺蘇奶奶挺習慣,乖孫時不時的進山,知道他有大本事,大雪天裡深夜進山並不擔心。

  蘇奶奶問他:「明早下來吃早飯嗎?想吃點什麼?」

  「唔……」已經辟穀的蘇啟民,之前委婉的和奶奶說過自己吃不吃飯無所謂,奶奶似乎沒怎麼放心裡去:「不知道,爺奶你們先吃,過了八點沒下山,就是在山裡吃。」

  「行,你去吧,早點去早點回來。」蘇奶奶揮著手,指了指桌上的保溫杯:「拿上,用嫩尖兒泡的茶呢。」撿起放旁邊的蓋子,拿過保溫杯,蓋子一點點的擰:「才泡了一回,沒水了,自個去阿珩屋裡泡,可以多泡幾回,茶葉別扔,嚼碎了吃進肚,身體暖和。」

  蘇啟民笑著接受奶奶的關心愛護,把保溫杯拿在手裡:「嗯,茶葉不扔,這麼好的茶葉哪捨得扔,爺奶我走了。」

  一直沒說話的蘇爺爺站起身,蘇奶奶也站起身,倆老往乖孫身邊走,像是要送他出去。

  喔,倆老忘記了乖孫不是普通人,不需要送客。才走了兩步,乖孫就給他們表現了個當場消失術,不是電視裡騙人的魔術,一個大活人就真的憑空消失不見。

  蘇爺爺蘇奶奶愣了下,隨後若無其事的坐回了沙發里。

  第48章

  百年芑樹, 成人雙臂可環抱,粗壯的樹幹長有紅色的紋理,順著紅色的紋理劃破樹幹, 會緩緩流出像血液般的樹汁。

  蘇啟民拿著玉瓶,玉瓶是個寶物,看著小,實則可以裝一井之水。

  芑樹樹汁緩緩地,一滴一滴,滴進潔白的玉瓶里。

  五分鐘後, 樹幹被劃破的傷口慢慢癒合, 又一個五分鐘,樹幹被劃破的傷口已經完全癒合。漆黑的夜裡,能夠清晰的看見, 鮮紅的樹幹紋理因樹汁取盡, 這條細細的紋理變成了淺淺的灰白。

  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復。蘇啟民閒著沒事,一條一條的數著, 整棵樹共有一百條樹幹紋理,有的延伸至分枝枝椏,有的則筆直向上。紋理有粗有細,他剛劃破的紋理不算粗也是算細, 提取的樹汁約為400毫升。

  至於效果還得實驗一下,直接喝一口, 效果肯定是最好, 芑樹是靈植, 直接喝普通人會受不住。兌水的話, 古山泉的泉水很不錯。

  蘇啟民施展瞬移術,來到古山泉泉水旁, 拿著玉瓶往裡灌水,邊灌水邊仔細感應,芑樹樹汁的靈氣稀釋的差不多,玉瓶收回芥子鐲,瞬移回到山裡,繼續觀察芑樹樹幹紋理的恢復情況。

  鵝毛大雪紛紛灑灑的飄著,落滿樹葉與枝椏,沉甸甸的重量壓彎了細小的枝椏,雪花大片大片的落,枝椏承受不住,咚的一聲,堆積的雪啪嗒掉到了地上,落在地上的雪越來越多,慢慢的,褐色的泥土被雪掩蓋,然後是矮矮的青草。漆黑的夜裡天邊出現絲絲縷縷的光亮,沒多久,便露出了魚肚白。

  天光越來越亮驅趕著黑夜,在芑樹樹旁站了一夜的蘇啟民,一身乾淨清爽,周身仿佛是真空地帶,不見絲毫風雪。

  一夜過去,放眼望去滿山青翠變白雪。

  芑樹樹幹紋理的恢復情況,不太理想,近十個小時,灰白的紋理只有一點點淺紅,照這樣,取一次樹汁,需三五天才能恢復,極有可能是一個星期,有點漫長。

  蘇啟民施法逢春術與潤木訣,前者為靈雨滋養樹木,後者是生機,比不得枯木逢春,潤木訣的效果只有它的百分之一,嗯,消耗的靈力也很少。

  砸下兩個法術,一點點淺紅的紋理顏色加深,肉眼可見和旁邊的紋理稍有不同,顏色還是淡了點,看一下,一個白天能不能完全恢復。再有,他看見一條新長出來的紋理,很短,兩米有餘,鮮紅的顏色,細細的一條,是所有紋理里最為細小的。

  有點可愛,蘇啟民伸手輕撫著,旋即抬頭看著高大的芑樹:「要爭氣啊!很多很多很多的人需要你。」

  天光大亮,拿出手機看時間,八點二十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