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倆七十多歲的老人,是真的經不起一點風霜。

  卷門拉起的聲響有點大,關了門,廳堂的蘇爺爺蘇奶奶仍聽的清清楚楚,緊接著是小貨車開進車庫的聲音。

  蘇奶奶自茶水間泡了杯熱茶放桌上,又從屋裡拿出一個柚子:「把皮剝一剝。」

  蘇爺爺拿了把水果刀,捧著柚子坐桌旁,先切掉兩端,再劃幾刀,然後慢吞吞的剝著。

  小貨車的物資,陳峰搬了一半到車庫裡,剩下的送些給二大爺一家,以及村里比較貧窮的兩戶,還有住在祠堂的蘇興倆口子,屋子被滑坡衝倒,一直下著雨手裡也沒錢,倆人傷好的差不多,出院後就由村支書作主搬進了祠堂借住。

  倒著小貨車出了車庫,陳峰重新進了車庫,拉下卷門落了鎖,邊往廳堂走邊說話:「蘇奶奶,車庫裡的東西放哪?」

  「放他大伯屋裡,那屋子大。」蘇奶奶指著桌上的冒熱氣的茶水:「不急,喝杯茶歇會兒,柚子呢,這柚子甜,就一點點酸,他爺吃不酸也愛吃,快嘗嘗的。」

  陳峰坐下喝了杯茶,又吃了兩塊柚子,順便陪著兩老說了會話,歇了半個小時左右,他進了車庫把東西一樣一樣的搬進蘇大伯屋裡,還有不少事等他張羅,拍拍手,和倆老說一聲就走了。

  上了車,開著小貨車緩緩離開的陳峰見蘇爺爺還在門口站著,搖下車窗:「您進去,外面風大,別著了寒。」

  啟民不在,倆老顯然是有些不太習慣,屋裡冷冷清清。

  蘇爺爺剛關好門,才坐到沙發上,又聽見有人拍門。

  「叔,是我,春子。」

  「沒落鎖,用力推一推。」蘇爺爺懶的動,揚著嗓子說了句。

  蘇春推門進來,順手關緊門,樂呵呵的笑:「我看見一個小貨車從這邊過去,是峰子的車。」

  「對啊,他過來送點東西。」蘇奶奶起身泡茶。

  蘇爺爺指著桌上的柚子:「你吃。」

  蘇春拿起柚子,掰了一塊,慢慢的剝皮。蘇奶奶遞來熱茶,他忙起身雙手接,茶放桌上,笑著說:「昨兒殺了只羊,今兒大清早送了些給紅果紅桃她們,還剩了半條腿,下午擱鍋里燉著,剛放了蘿蔔進去,一會就能吃,叔嬸兒,晚飯你們別張羅,等會我送碗蘿蔔燉羊肉過來。」

  紅果紅桃是蘇春的兩個女兒,夫妻倆只生了兩個姑娘,姑娘嫁的近,對倆老特別孝順,村里人都豎著大拇指誇他們生了兩好閨女。

  他家女婿,若不是有啟民幫忙,這會兒早就埋山上了。蘇春倆口子知道啟民不在,天寒地凍,今年尤其冷,有事沒事就會過來蘇家院裡看看,不止他們,還有峰子和村裡的軍人也時常過來,有他們照看著,心裡就踏實多了。

  要說冷清,蘇家院裡是一點都不冷清的。乖孫不在家裡,倆老確實不太習慣。

  蘇春剛出屋還沒出院子呢,就看見村裡的軍人進了蘇家院,他和軍人不太熟,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手裡提了條魚?不知道是什麼魚,瞧著不太認識。

  蘇爺爺真的是人都沒有坐下,又又響起了敲門聲,聽著聲音像是付柯林,乖孫的朋友,不能太隨意,老人只得慢悠悠的轉身,慢吞吞的走過去開門,樂呵呵的笑:「柯林來啦。」

  「蘇爺爺,蘇奶奶。」付柯林進了屋:「部隊得了些物資,這魚不錯,刺少肉嫩,倆老想怎麼吃?」

  不是第一次卷了袖子來家裡張羅飯菜,蘇奶奶不來虛假的客套話:「弄個魚鍋子,放點豆腐青菜進去,吃著才熱乎呢,他爺你說呢?」天冷,她也確實不太想動手張羅飯菜。

  「可以。」蘇爺爺什麼都吃,他不挑嘴,提醒了句:「春子等會送蘿蔔燉羊肉過來。」

  「好。我先進廚房把魚鍋子整上。」付柯林見蘇奶奶起身,又說:「我來煮飯就行。」

  蘇奶奶笑著說:「給你泡杯茶。」這孩子好啊,她得拿出寶貝兒茶招待:「給你泡一大杯嫩尖兒,喝著暖呼呼地。」

  蘇奶奶嘴裡的嫩尖兒是什麼茶,付柯林清楚,就是梨子坡種的茶樹,雖不是蘇先生種的,那茶喝著也有頗為神奇的效果,不比蘇先生種的東西差,蘇奶奶很寶貝,鮮少拿出來喝。

  他心裡高興,眉眼的笑柔軟了冷硬了五官,整個人愈發的英氣逼人。

  匆匆忙忙處理好手頭瑣碎事的陳峰,尋思著一個人吃沒勁兒,從冰箱裡拿了只凍雞一包凍豬腳,準備去蘇家院裡,陪蘇爺爺蘇奶奶吃個晚飯,省的倆老冷清落寞。

  等他拎著食材到蘇家,喲,魚鍋子冒著熱氣兒,特別特別的香,還有春伯送過來的大碗蘿蔔羊肉湯,梅菜燜五花肉,他樂了:「行,豬腳就不弄了,等我整個紅燒雞塊咱們就開始吃飯,蘇爺爺把你的酒拿出來喝兩口唄。」

  來了倆後生陪著吃飯,屋裡瞬間就見了熱鬧,蘇爺爺高興,笑眯了眼:「行啊,我去拿酒,啟民給他爸的酒,他爸沒喝,前陣兒讓我帶回來了,咱們今天就喝它!」

  說是喝酒驅寒,天天下雨,擔心老父親的身體,蘇成志就把兒子給的靈酒讓老父親拿回家,慢慢喝。

  蘇爺爺進了屋裡,小心翼翼的拿出藏在柜子里的小酒罈子,穩穩噹噹的抱在懷裡,到了廳堂坐桌邊,酒罈子放桌上,他一點點慢慢的掀蓋,剛揭蓋子,那酒香味兒從縫裡飄出來,付柯林陳峰倆人被迷的,兩眼發直,看著酒罈子都捨不得眨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