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何秀蘭抓著女兒的手,跟著她,跟到了院子裡,上了摩托車,她還捨不得鬆手:「你要聽話,聽你亮叔的話,跟著咱們村的鄉親走,別走丟了啊,有什麼事打電話,一定要打電話……」

  沒完沒了了,蘇成軍發動車子,咻了一下,把女兒帶出了院子。

  何秀蘭追了好幾步:「跟他亮叔說一聲,看著點雅雅啊!」

  「大嫂,峰子立陽他們都會去,看到雅雅肯定會照看一二。」蘇成志在旁邊說了句。

  何秀蘭忍了好久的眼淚沿著臉頰慢慢滾落。

  柳鳳芝很明白大嫂的心情,拿了張紙巾遞給她:「沒事的,會沒事的。」

  「又是高溫又是乾旱又是地震,這年景什麼時候才是頭啊?」何秀蘭一顆心跟泡在黃蓮水裡似的苦著。

  柳鳳芝聽著重重的嘆了口氣,她也想知道,這年景什麼時候是個頭,她的兒子何時能從山裡走出來,山裡頭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整宿整宿睡不著,日子是真的難過。

  上午九點,蘇亮帶隊往縣城去。這一走,幾乎帶走了村里全部青壯年,只留下老弱病殘幼。

  住在村裡的兩位九隊特種兵,把這一事告訴了隊長付柯林。守在山腳下的付柯林立即匯報於附近軍事基地最高指揮官。

  如此大的隱患,必須要早做準備。

  基地當天便派了一支隊伍過來共十二人,加上原有的特種兵,一共十四人守衛南源村。

  夜深人靜,皎潔的月光鋪灑,如微弱的燈光,依稀可見房屋與樹木。

  一隊身著緊身衣的傭兵,迅速的行走在水泥鋪就的鄉間小道上,避免弄出動靜,他們把車停在了村子外的竹林里。

  他們走的很快,月光模糊了他們的身影,遠遠看去,仿佛陣陣殘影越過,又似風吹樹葉影影綽綽。

  沒多久,就到了蘇家院子前。

  他們站在馬路上,鄉下的夜裡不是死寂,有蟲鳴蛙叫聲響起。

  其中一人指了指一百米外的蘇家院,像是在確認什麼。

  身後個子稍矮的傭兵點了點頭。

  一群人悄無聲息的衝進院裡,分成四組朝著院子四角的苦薏母枝奔去。

  才剛靠近苦薏母枝,就有七人衝進了院裡,領頭人拿出口哨放嘴裡吹了吹,哨聲很短,頗為怪異。

  傭兵知道他們在呼叫附近隊友,來之前早已經打探清楚,南源村就一支隊伍在守,景山中部的軍事基地離南源村有八里遠,一時半會過不來,他們來的人多,目標是苦薏母枝。

  傭兵們分成七人阻止衝進院裡的七人,不讓他們靠近,剩下的人動作利落的朝著地里挖去。

  就在這時,憑空出現一道神秘力量,個個身手敏捷的傭兵們來不及反應,均被彈飛到了百米外的馬路上。

  同一時間山里蘊靈陣陣眼旁邊,昏迷幾天的蘇啟民緩緩睜開雙眼。

  好像,好像……院裡的防禦陣被觸發了?

  許是昏迷的有點久,初初醒來的蘇啟民眉眼懵懵,他慢吞吞的轉著腦袋往南源村的方向看去。

  怎麼看著好像是半夜?家裡是不是出了事?會是誰觸發了他的防禦法陣?

  第37章

  蘇啟民想站起身, 如此簡單的一個動作,他卻完成不了。

  站不起來,他就回不了家。

  家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三更半夜,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關鍵時刻,蘇啟民想起自己的手機,從芥子鐲拿出手機,撥號給了付柯林。

  這個人,特別靠譜。找他, 准沒錯!

  付柯林挑了根視野寬闊的樹枝站立, 遙望南源村的蘇家院,距離有些遠,光靠肉眼他看不清情況。

  他被怪異的哨聲驚醒, 才曉得蘇家院半夜有敵襲。他不能過去, 得守在山腳下。

  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他拿出手機就著月光看了眼, 蘇先生!

  「蘇先生。」

  「我家發生了什麼事?你知道嗎?幫我過去看下情況好嗎?」

  蘇先生的聲音有些輕,話說的緩慢,付柯林聽清楚了,並立即執行命令:「蘇先生您放心, 您的家人不會出事,我現在就過去看看。」頓了下, 又問:「等會需要我進山嗎?」

  「不需要, 有什麼事我會給你打電話。」

  掛了電話付柯林從高高的樹枝上一躍落地, 輕巧利落, 飛快的往南源村的蘇家院跑去。

  蘇啟民把手機扔進芥子鐲,處理好家裡的事, 他才稍有心思檢查自身情況。

  過度使用靈力,導致靈根丹田靈力枯竭,布滿了如蛛絲般細密密的裂紋,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身體自主吸收靈氣修補靈根丹田,靈氣不是丹藥,效果沒那麼好,多少也是有點用,靈根丹田上的傷勢略好了一點點。

  起不來,就不勉強。

  蘇啟民躺在地上,從芥子鐲拿出一粒回春丹放嘴裡。

  回春丹雖不是最佳的治療藥,效果也挺不錯。

  過了會,他盤腿坐陣眼中開始修煉。

  希望極品靈石里剩餘的靈氣可以讓他恢復靈根和丹田,沒培元丹只能靠靈力一點點修補,最後一粒回春丹得留著,生死危機之時才能拿出來用。

  修煉完,蘇啟民睜開眼。

  明亮刺眼的陽光透過樹葉縫隙星星點點的灑落。

  拿出手機看眼時間,中午十二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