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事要說,也不是一五一十全說。

  啃著燒烤聽老弟說話的陳峰,咀嚼動作越來越慢,擰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會,他吸了口氣:「我明白了!」一拍大腿:「季和不是老找我要買雞蛋嘛,也會說些外面的事拉近關係,之前就聽他說,國外的人不知用了什麼手段,買了不少苦薏回去,全是一米高的大苦薏,有樣學樣的剪枝移栽,結果你猜怎麼著!全都枯死了,季和說的時候笑的特別狂妄。」

  說著說著,陳峰扔了手裡沒吃完的燒烤串:「外國人應該是知道了剪枝移栽長大的苦薏,不能被剪枝移栽,然後就想著進景山尋找可以剪枝移栽的母枝?要這麼說的話,還挺危險呢,我得去村里說說這事,防著點外面來的人。」他看向蘇啟民:「你怎麼辦?咱們村裡的苦薏都是剪枝移栽長大的苦薏,你家的是母枝,外面人不知道,村里知道的可不少,這事得捂起來。」

  「我去找亮叔。」

  亮叔就是村支書,特別負責任有擔當,三面環山的南源村能發展到如今模樣,憑的全是亮叔個人的本事與能力。

  蘇啟民問:「峰哥,我要不要一起去?」

  陳峰知道他的性子,神仙嘛,自古流下的種種傳說,多的很,凡間事能少摻和就別摻和:「不用,你還小。需要出面的話,我讓蘇奶奶跟我去。」

  蘇奶奶高壽八十,有了乖孫給的寶物滋養,越活越年輕,看著像五六十歲,十個蘇啟民都比不上一個蘇奶奶。

  挺有自知之明的蘇啟民便沒有隨著陳峰去村上。

  他還要更重要的事情做,得研究研究怎麼煉製攻擊型傀儡,攻擊型傀儡是需要煉製的。

  九月底,太陽依舊早早的就從東邊升起,早上七點溫度三十九,以一種不算慢也不算快的速度在緩緩增溫。

  村裡的大喇叭響亮的喊:所有村民到祠堂集合!所有村民到祠堂集合!所有村民到祠堂集合!

  「搞啥子呢?還要往祠堂去,不都是大喇叭里喊的嗎?咋換了呢。」

  「不知道啊,好多年沒去祠堂集合了,去看看唄。」

  「是不是跟天氣有關喲?」

  「田裡的莊稼看著來火,昨兒索性全都割了用來引火,正準備去鎮裡買米呢,亮子是要整啥子喲?」

  蘇亮在南源村沒什麼輩份,更沒什麼年紀,但村里老少都很信服他,說集合就集合,聽到大喇叭喊話的有一個算一個,扔了手裡的活匆匆往祠堂去。

  一路過去,隊伍越來越大,烏泱泱的人,各種討論聲湊一塊,比五千隻嘎嘎叫的鴨還要煩人。

  到了祠堂,村民們你擠我擠的坐條凳上,實在擠不了,就擱旁邊靠牆站,齊刷刷的看向站正前方的村支書。

  天氣熱,蘇亮長話短說:「近期有不良分子,會想方設法的進來咱們村,打聽一切和苦薏有關的消息,或利誘或武力相逼或是其餘不明手段,就是為了得到苦薏,鄉親們一定要擦亮雙眼,警惕各方外來人員,就算是親戚,也要注意分寸,問及與苦薏有關的事,就立馬捆了把人送村里來。」

  「現在的天氣有多熱,不用我多說了吧!苦薏,咱們村必須要保住它,不允許任何人來傷害偷盜。」蘇亮掃過眾鄉親,神態嚴肅很是鄭重認真的叮囑:「也要保護好啟民,苦薏是啟民在山裡發現的,這事有不少人知道,那些外國來的細作小偷必然也會知道這個消息,我們不能讓恩人受到傷害,要保護好蘇叔蘇嬸及啟民,鄉親們這等關鍵時刻,不能出錯,盯緊盯牢,護好咱們南源村!」

  村支書的話說完,寬敞的祠堂瞬間沸騰。

  「是外國來的人!他們想搶走咱們國家的苦薏,好讓他們有活下去的機會,這些外國人可真是太可惡了!」

  「一天天的就知道來咱們國家搶東西,早些年也是,還以為咱們國家是早些年的時候呢,我呸!個洋鬼子敢來村里作怪,看我不打死他。」

  「這些王八羔子,我看哪個敢被他們收賣,癟犢子玩意兒幹這賣祖宗的事生孩子沒屁|眼兒!」

  …………

  蘇亮由著鄉親們好一頓說罵,等他們說的差不多,抬手壓了壓,鬧哄哄的大堂瞬間變的安靜,他又接著說了些話,大致就是那些不良分子會使用各種手段靠近,千萬千萬要心存警惕,哪怕是自家親人也一樣,感覺到不對勁就捆了送村上,不僅關乎一村,嚴重點,就這節骨眼上,這是關乎一國的大事。

  鄉親們狠狠的點頭,一定會警惕,就算是自家親兒子犯糊塗也絕不手軟捆了送村上。

  第33章

  華夏人的骨子裡似乎都有一種願意為祖國奉獻自己的民族精神。

  蘇亮說的那麼多說, 都不如最後一句,苦薏一事關乎國家來的有用。

  南源村的村民們頗為亢奮,小小村落一輩子連首都都沒去過的鄉親們, 有一天,竟然也能為國出力!

  驕傲!自豪!

  村里家家戶戶都有苦薏,沒什麼外省人過來,但是附近村鎮的人會開車來村里,一般是傍晚來,買從枝頭摘下的苦薏花泡水喝, 不知道是誰說起的, 反正就是有這麼個話,枝頭現摘的苦薏花泡水喝著效果最好。是不是的,反正離的過, 傍晚開車跑一趟, 到南源村買苦薏還能有點優惠,十朵送一朵。

  靠著賣苦薏花, 村里家家戶戶的每月多則一兩千少也有幾百千把塊,對沒什麼大開銷的鄉親來說,這點小錢足夠生活。眼下田裡莊稼枯了,沒稻穀, 也能有錢去鎮上買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