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過來閒坐乘涼的左鄰右舍,嘴裡說著話,眼睛不用看,就熟練的把兩個玉米抓一塊葉子打結,蘇啟民和蘇文柏只管晾曬就行。

  老玉米不多,這點活,三言兩語間就忙完。

  蘇啟民留了五百盆小苦薏放家裡:「奶,我去趟峰哥家。」

  蘇文柏沒去,他想去,但是不行。十里八鄉過來買小苦薏的人很多,他要照看家裡。

  「來啦。」陳峰打了個哈欠,他剛起床:「小苦薏放院子裡曬?還是放屋裡?」

  「放院子裡曬曬太陽。」說著話,蘇啟民把芥子鐲里的兩千五百盆小苦薏全部放到鋪了水泥的院子裡。

  陳峰看著憑空出現的小苦薏,大大的院子瞬間被填的滿滿當當,他眨了下眼睛,不太確定,又揉了揉眼睛,晃著頭,嗯……目光落到了旁邊的蘇啟民身上。

  蘇啟民笑的若無其事。

  陳峰又看了看滿院子的小苦薏,行吧。他伸手抓著頭髮往後梳,露出個笑:「你這小子!」伸手拍了拍啟弟的肩膀,攬住他的肩:「屋裡坐坐。」

  「好像是第一次來我家?」陳峰問著,打開冰箱,拿出一瓶飲料,朝著蘇啟民扔去:「試試。」昨晚沒吃完的滷味,一併抓手裡,關上冰箱:「配著滷味吃,還行。」家裡還有什麼?想想:「我去摘點葡萄,今年熱歸熱,院子後面的葡萄長的不錯,很甜。」

  蘇啟民來不及說話,就見峰哥一陣風似的出了屋。

  陳峰端了盤葡萄進來,剛洗過的葡萄,沾著水,愈發的水靈青翠。

  「無籽葡萄,脆甜脆甜。」陳峰扔了兩個進嘴裡,嘎脆嘎脆。

  蘇啟民指著放桌上的手機:「剛有人給你打電話。」他看了眼,顯示的是季和,猶豫了下,沒按下接聽鍵。

  「誰啊?」陳峰隨口問著,手機剛拿到手裡,就響起了來電鈴聲,他看了眼上面的名字,眸子微沉:「和哥,早上好啊。」

  不知道對面的季和說了什麼,陳峰的臉色眼見凝重,眉目嚴肅透著思索。

  掛了電話後,陳峰說:「苦薏小盆栽引起的動盪紛亂,其程度越發離譜,上面的注意到這情況,季和那邊的消息是,明後兩天上面會派人過來。」

  蘇啟民低聲應了個嗯,然後是長久的沉默無言。

  陳峰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等會我就給小店掛個通告,兩千五盆小盆栽,下午兩點開搶,只能是沒購買過的用戶及地址才能搶購,限購一盆賣完為止,往後店裡再也沒有苦薏小盆栽,只有苦薏花賣。」

  蘇啟民的心亂了,坐不住,他起身:「哥,你忙,我先回家。」

  陳峰起身送他,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院子。

  「啟弟,你也別想太多,你做的足夠好。」

  蘇啟民笑了笑,點點頭。

  回到家的蘇啟民,越過廳堂想要往二樓去。

  「昨兒傍晚大騩山著火,不知道為什麼,一夜過去火越燒越旺……」

  「這事我知道,就在咱榆城旁邊,就是榮城,大騩山過來是長右山,長右山是咱們榆城的,到處都是山火,別的省也有山林著火,就是苦了消防員,山城那邊的大火好不容易滅了,才幾天啊,沒個消停,天太熱遭罪喲!」

  「大騩山的火好大啊,我孫子,那臭小子,不知道從哪聽來的,說什麼山火大的地方,跑去救援滅火就容易覺醒什麼體質,以後就不怕熱,燒傷了也容易好的快,可真是氣死我了!本來沒他什麼事,他硬是要求去大騩山支援,氣得我一早上飯都沒吃,臭小子真的是欠打!」

  正在上樓梯的蘇啟民腳步一頓,身子略略僵住,隨後他回頭看了眼說話鄉親,姓劉,兄弟里行四,也是村里難得的長壽老人,都喊他劉四爺,瘦瘦小小的老頭,說話聲音洪亮,這會子正泄憤似的罵著他孫子,發白的眉毛擰的緊緊,滿是皺紋的臉上帶著濃濃的擔憂和無奈。

  「這小子……我當初就不該同意他去考什麼消防員!他爸媽一直反對,是我點了頭……現在想想,就不該點頭啊!這小子,要是出了什麼事,」劉四爺重重的嘆了口氣,身上的精神氣消了大半,挺直的腰杆微駝,顯出些許暮氣。

  「不會有事,天天喝著苦薏花泡的水,身子骨比旁人要硬朗強健不怕熱,衝到了前線也問題不大。」

  「就是就是一準出不了事,山城那麼大的火,燒了好幾天,也沒見誰死了,網上說沒傷亡,大騩山的火我看啊,也不會有傷亡。說來,那什麼體質,我也在網上看到了,是不是真有這麼神奇喔?」

  「我也曉得一點,說是菩薩顯靈,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就不知道了。」

  「真的還是假的?哪有什麼菩薩,騙人了吧,還不如說他們天天喝苦薏花泡的水,又經常往火災前線沖,這不,身體越練越好,不怕熱抗得住。」

  平時話多的春伯夫妻倆這會兒,很是安靜,旁人跟他們說,他倆嗯嗯嗯,就是不開口。

  左鄰右舍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倒也沒人注意他倆的反常。

  上樓上一半的蘇啟民,轉身往廳堂走,來到爺奶身邊:「剛有點事忘了和峰哥說,我過去趟。」

  「去吧去吧。」

  蘇啟民並沒有往陳峰家去,拿出手機發了個微信:峰哥我出去有點事,等會你跟我爺奶說,我在你家吃午飯。

  發完微信,他就把手機扔進了芥子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