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蘇成志姜榮發陳峰,還有一個陳峰的朋友,在派出所有點門路。鬧事人的家屬也在積極尋找各種關係,願意支付各種醫療費用,願意上門道歉,態度也還算正常,就一個,不能讓自家孩子進局子,留了案底,一輩子就毀了。

  雙方拉拉扯扯,你來我往,摻了不少人進去,弄了足足一天,總算有了個大致的章程,也是尋問了蘇成軍的意見,得了他的同意,後面的事就好辦多了。

  醫院裡的各項費用他們出,這是必須的。其後,後續休養事宜,各家出三萬,共十八萬。

  錢必須今天到位,就算事了。

  蘇成軍傷的很重,本來還能賠償到更多的錢,現在是,有了侄子給的仙丹,他活蹦亂跳比普通人還要見精神,就怕拖的時間久,後面出什麼岔子,索性趕緊了事,幸好陳峰喊了他朋友來幫忙,這位朋友路子較硬,鬧事人家屬雖找了關係,也沒什麼太多話語權。

  打算下午回家的蘇啟民,抵不住大伯的纏功,只得給爺奶打電話,今兒回不來得明兒下午回,順便讓爺奶和大伯說說話。倆老聽說大兒要給乖孫買車,哎呀哎呀的很是可惜,家裡頭準備的一萬塊沒帶上啊,乖孫要買車,上回去鎮上囤貨,特意取了錢放家裡的,沒帶上!哎!又聽大兒說,買了車送乖孫回家,雅雅和文柏都回來,高興的不得了,聲音大的,站在旁邊的蘇啟民都聽的到,嘴角眼梢流露出絲絲縷縷的笑。

  次日一早,蘇成軍辦了出院手續,拉著侄子就要出買車,蘇成志知道這事,雖有點……嗯……但大哥整個人興奮的有點瘋,算了,隨大哥去吧,他這弟弟向來沒法作哥哥的主。

  「算我一個啊!」岳父沒說什麼,姜榮發耐不住:「啟弟買車,做姐夫的得表表心意,大伯我也不多出,得算我五萬。」

  蘇成軍揮著手:「你你你一邊去,我們爺倆的事,你瞎摻和啥。」

  姜榮發不樂意:「啟弟,這事我能摻和嗎?」

  蘇啟民看了眼姐夫,幽幽的說:「我想出錢,大伯都沒讓。」

  陳峰在旁邊偷著樂。

  回家後的姜榮發和妻子說起這事,很是鬱悶,啟弟好不容易有需要用錢的地方,他拿著錢竟然不讓花!

  這年頭真是啥事都能有。

  「大伯啊,」蘇盈摸摸丈夫的腦袋:「家裡啊,也就我爺奶能治治大伯,旁人,真沒那能耐。你看我爸媽說話了嗎?說了也沒用,算了,還有下回。」

  買完車,吃完飯,轉眼就到了下午,得回去了。

  陳峰私下找蘇啟民說:「我朋友想跟你到茶樓坐坐。」

  「去吧。」蘇啟民沒有猶豫的應了。

  陳峰有點意外,看了他一眼。

  蘇啟民:「你定是想要我去見見你朋友。」他把峰哥當朋友,朋友的朋友的見見無妨。

  「他想買株苦薏母枝。」陳峰坦然的說出自己的意見:「我覺的可以,賣不賣,你自己決定。」頓了下,又說:「這人怎麼說呢,挺講義氣,未來,可能還有用的著他的地方。」

  昨天派出所處理軍叔的事,他都沒出面,只是打了個電話,對他而言,就是隨手幫個忙。

  陳峰和他有點香火情,這點不痛不癢的小事,自然能一口應承。

  下回碰到別的事,就難說。

  「我信你。」蘇啟民沒懂裡頭的彎彎饒饒,但他相信峰哥:「現在就走?」

  「嗯。」

  要說陳峰是個和善人,親朋好友都得說這人眼瞎心盲。在蘇啟民這裡,陳峰確實釋放了全部的善意,其一是為了他手裡的東西,其二就是這人值得深交,在他心裡,這就是他弟弟了,當哥的不護著點,還能指望誰?

  收益和風險並存。

  生意人最明白的道理。

  陳峰的朋友姓季,名和,季和,看著白白胖胖一團和氣,見著人未說話先有了三分笑。

  「峰子啊,你這弟弟,天地間的靈氣是都落他身上了,好一個鍾靈毓秀。」

  聽聽這誇獎的話,蘇啟民還以為他是同道中人,仔細一看,放心了,就是一句誇獎話而已,他笑了笑跟著喊了聲和哥。

  長的真好,從頭到腳處處都好,越看越舒服,季和把正事扔腦後,興致勃勃的問:「想去發展嗎?」

  「和哥,我弟弟不愛往人多的地方去。」陳峰淺淺的說了句。

  「這樣啊,就挺可惜。」

  倆人搭了會話,蘇啟民就坐在旁邊聽,沒多久就說到了苦薏上面。

  蘇啟民:「苦薏母枝可以賣,必須得種進院子裡,盆栽不合適。」該提醒還是要提醒。

  「現在市面上的苦薏,最高價是一萬,當然這是少數中的少數,你手裡的母枝,我翻一倍價,兩萬一株如何?」談到正事,季和眉眼帶了點商人的精明。

  陳峰適當的說了句:「和哥,苦薏母枝和修剪移栽的分枝有很大的不同,你可以看看圖中視頻。」

  視頻里的母枝,高約一米五六,修剪的很是挺拔,雖是花卻有不輸於崖邊松的氣質。

  季和僅一眼就著了迷:「這真的是花嗎?」好獨特的氣質:「我出五萬一株!不,這麼好的花,太難得,我出八萬一株,有多少?可以賣我多少?每株都這麼迷人嗎?」

  「可以賣你兩株。」兩萬到五萬再到八萬,蘇啟民沒半點反應,神情平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