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蘇啟民蹲地上看著這塊巴掌大的地。

  蘇爺爺猜不透乖孫在想什麼,慢悠悠的走過去,蹲到了乖孫身旁:「這地準備種啥?」伸著手指按了按地表:「下面全是實土,比旁邊的地薄了兩寸有餘,是從別處挑散土來填還是翻地?翻地的話,碰著下雨天,這一角地勢矮,容易積水,裡頭栽的東西也不好活。」

  「就剩這麼點土。」蘇啟民有點愁,少了靈土,光靠逢春雨訣,他擔心移栽的小苦薏會活不長。每株小苦薏都鎖一道靈力在根部,他自己又有些吃不消。

  蘇爺爺問:「發酵肥不行嗎?」

  「沒試過啊,」蘇啟民呢喃著,又說:「或者可以試試,爺我去挑兩擔土填填這塊地,再種一茬嘉榮。」

  這邊的活都拾掇妥當,蘇爺爺說:「咱們爺倆一起去,去菜地里挑,前兩天剛上了肥,正準備種點四季豆和黃瓜。」

  地里就一副擔子,蘇啟民讓爺爺先去,他腿腳快回家裡拿一副空擔。

  院子外的道路旁停了許多車,排著長隊,一眼望不到頭,細細瞧去,院子裡站了不少人,男女老少都有,有一半的人他瞧著眼生,是從未見過的。

  蘇啟民踏進院子,視線都落在了他身上。

  「啟民,」乖孫可算是回來了,蘇奶奶往孫子旁邊走:「他們都是來買苦薏小盆栽的,有好些是從外省過來的。」

  蘇奶奶剛說完話,就有人比較外向的,主動打著招呼介紹自己。

  蘇啟民笑著回應。

  許是見他態度和善,越來越多的人和他打招呼。

  說自己從哪裡來,那邊天氣如何如何熱,又是怎麼知道苦薏小盆栽,怎麼找著這兒來的……

  不需要蘇啟民開口問,這些人就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苦薏盆栽有限,一個人只能買一盆。」遠道而來,蘇啟民自然會讓他們如願,不白跑一趟。

  「蘇老闆我們過來一趟不容易,能讓我們多買幾盆嗎?除了自己用,親朋好友也是托我們幫著帶一盆回去,還給了訂金,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這點,蘇啟民很堅決,他搖著頭:「抱歉,不行。可以讓你的親朋好友到網店購買。」

  「搶不到啊蘇老闆,網上每天限購五十盆,搶了好幾天都沒有搶到,又一天比一天熱,實在是沒辦法,我們才結伴開車千里迢迢過來上門購買。」

  「蘇老闆我們可以加錢,價格翻一倍也無妨,您就讓我們多買幾盆吧,我都看到了,車庫裡有不少,就把車庫裡的賣給我們行不行?一萬塊,我們願意出一萬錢來買怎麼樣?」

  「蘇老闆我也要買,不能都賣給外面的人,你也得顧顧鄉親是不是?」說話的是一個中年漢子,臉上帶著焦急:「蘇老闆我不需要好多,一盆也行,我是春蘿莊的。」說話間,他還掏出一個身份證:「你看,我是春蘿莊的,能不能讓我買?」

  其實不需要看身份證,光聽口音蘇啟民就能知道這是本地人,他笑著回答:「可以,五十一盆,」人往車庫走,指了個範圍:「這邊的小盆栽隨你挑。」

  漢子歡歡喜喜的挑了一盆,寶貝似的捧在懷裡:「蘇老闆都可以過來買嗎?」

  「家裡有苦薏小盆栽就不能再來買,」頓了下,蘇啟民挺嚴肅的提醒:「一家只能買一個苦薏小盆栽,如果發現有人多買,我會知道的,往後就再也不能買我家的任何東西。」

  「這個我曉得,現在天這麼熱,家家戶戶有一個就很知足哩,不能多要,全國人民都在受苦受難,我曉得的哩,別的地方比咱們這還要熱,不能貪心,蘇老闆那我回家喊人過來,您在家吧?」

  「在。」蘇啟民掃了眼車庫裡可以賣出去的小盆栽,不到三十盆,他看了眼站在院子裡的男男女女:「你們買嗎?不到三十盆的數量,賣完,就只能明天來買。」又對中年漢子說:「別喊太多人過來,或者讓他們明天過來。」

  漢子連連點頭:「曉得了蘇老闆,謝謝你啊,謝謝,多虧有你,謝謝啊。」他一個勁兒的道著謝,抱著苦薏小盆栽腳步匆匆的離開。

  「蘇老闆為什麼車庫裡那麼多小盆栽卻不能買?」

  蘇啟民不會相術,作為修士,也勉強可以看出點什麼來,這些人倒不是壞人,也沒作過惡,興許他們真的是想為親朋好友帶盆栽回去,但這不重要,小苦薏太過稀少,只能是有緣者得之。

  他耐著性子解釋:「苦薏移栽到花盆裡,需得養上兩日,否則你們買回去也會活不長,能不能熬過這個夏天都難說。」

  「真的不能幫親人帶兩盆回去嗎?蘇老闆我不要太多,就多帶一盆行不行?我給我外公外婆帶一盆,他們都是八十餘歲的老人,岷城比這邊更熱,鄉下時不時的停電,上個月只偶爾停,這個月開始每天停四五個小時,青壯都受不住,更何況老人,而且……」說著說著,還哽咽了起來:「岷城停電是為了給外省供電,城市裡不受影響,受苦受難的就是鄉下。」

  「這麼熱的天停電真的是要命,前幾天村裡有人發現後山有個石洞,裡頭涼快的很,都紛紛跑後山石洞裡乘涼,這一乘涼就出事了,有兩人失蹤,找了整整一天都沒找到,石洞封了,不允許再去後山乘涼。」

  「我住的鎮上也停電,短短兩天就熱死了好幾個,蘇老闆我們也不貪多,一人買兩盆行不行?來一趟真的不容易,路上太熱,不敢頂著高溫出行,我們昨天傍晚出發,開車整整一宿,今天早上九點多到的,一夜沒睡連早飯都沒吃,就只喝了一杯蘇奶奶端來的熱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