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傍晚六點多,正是店裡忙碌的時候,電話響起,手裡拿著串串的蘇成軍沒法接,扯著嗓子喊老婆:「過來接下電話,媽的電話。」父母的來電,設了特別的鈴聲,就是怕忙起來錯過電話,別的電話可以不接,爸媽的不行。

  「來了來了。」在外頭收拾桌子的何秀蘭小跑著往後廚去:「喂,媽,吃飯了嗎?」

  「剛吃完,你們吃飯沒?有個好事要跟你們說……」蘇奶奶正說著話,就聽見手機那邊隱約傳來一句老闆娘多少錢?然後是兒媳的聲音,二號桌是吧?我看看,一共四十八塊五,掃碼的話在這裡,微信支付寶都行。

  「慢走啊,歡迎下次再來。」何秀蘭送著客人離開,三步並兩步走到櫃檯前拿起手機:「媽,剛忙著呢,有什麼好事你說?」

  蘇成軍送上兩盤炸好的串串,順便從老婆手裡拿過電話:「這是外賣單,你打包好,我來跟媽說話。」

  這麼忙的呀,蘇奶奶說:「你們先忙,我晚點再打電話來。」

  「媽,不忙,有事你說。」

  蘇奶奶長話短說:「啟民的苦薏盆栽放些在你店裡賣要不要?五十一盆進,八十賣出去,一下就賺三十,多輕鬆啊!」

  難不成侄子的花在弟弟店裡賣的不好?蘇成軍想著,毫不猶豫的回答:「沒問題,等這個星期五,文柏雙休我們回來趟,帶些盆栽放店裡賣。」

  「行,就這麼說定了,你忙你的。」事兒說完,蘇奶奶利落的掛電話。

  何秀蘭走到丈夫身邊:「盆栽放店裡賣?」

  「嗯,五十一盆進,咱們可以賣八十。」

  何秀蘭瞪圓眼睛:「還要我們出錢買呢?不是放店裡賣啊?」她看了眼丈夫:「放店裡賣可以,咱們幫著賣,五十一盆,賣多少盆咱們一分不得都給啟民,咋還搞了個進貨價呢,這是媽想的?還是啟民想的?」

  「甭管是媽想還是啟民想,我看這事挺好,這花是好東西,咱們還能賺三十呢,這錢掙的多輕鬆啊。」蘇成軍心裡也有些犯嘀咕,但他沒有表現出來,溫聲勸著老婆:「啟民這孩子剛開始做生意,小年輕嘛,著急了點,沒事兒,咱們幫襯幫襯。」

  「萬一沒賣掉砸手裡怎麼辦?」掙個錢不容易,一天天的多累啊,何秀蘭擰緊眉頭:「你不好說,要不然我來跟媽說,別搞太複雜,直接把花放店裡賣,賣多少是多少,錢都是啟民的,咱們不得,這不就行了。」

  媽還覺的這是個天大的好事呢,蘇成軍想,老婆要真打了這通電話,媽肯定會不高興,他不慌不忙的撈起油鍋里的炸串,對了遍單子,沒錯,端到了老婆手裡:「五號桌,這事先依著媽,後備箱最多放二十盆花,便是砸手裡也只有二十盆,也沒多少錢,就當鼓勵啟民,啟民這孩子有點好東西都念著咱們呢,哪回都沒落下,咱們當長輩的,也要大氣點。」他拍了拍老婆的肩膀。

  想想啟民給的酒,涼茶,確實都是好東西,喝完就能見效果,就是這花吧……何秀蘭琢磨著,端著炸好的串串出了後廚,放到了五號桌上,人往外面走。

  帶回來的兩盆花,不能放店裡,店裡沒陽光,就放到了店門口,一左一右靠著門框放,正對著太陽曬,又不妨礙進出。

  走到門口的何秀蘭發現兩盆苦薏都開了花,一盆開一朵,黃色的小花,鮮嫩嫩的,很是艷麗亮眼。這花真的能降溫?她細細打量著黃色的小花,侄子說開的花可以泡水喝,祛暑熱清心降火,不知道效果怎麼樣?如果跟酒和涼茶似的,這花就不愁賣。

  試試就知道了,何秀蘭摘下兩朵花,擰開水龍頭洗了洗,她和丈夫的杯里各放一朵,衝上半杯水,提醒丈夫:「門口的苦薏開了花,我摘了泡水,等會記得喝。」想了下,又說:「明兒咱們先不開空調,看看店裡會不會涼快點,如果不空調也不怎麼熱,就證明那花真的很有用,就是活招牌啊,估計得被搶瘋了去,你說呢?」

  她剛問了下店裡的客人,有沒有覺的今天店裡格外涼快,都是熟客,笑嘻嘻的說老闆娘大方,空調十六度冷氣足,一直很涼快,最喜歡來他家店裡吃炸串,好聽的話誇了一堆,夸的她心裡美滋滋。

  極有可能會影響到店裡的生意,蘇成軍仍點了頭:「就說空調壞了,得修一修。」

  「行,就這麼搞。」

  *

  今兒院子裡全是苦薏,太陽曬了一天的水泥地,一點都不熱,蘇奶奶不追劇了,搬了椅子拿把扇子坐院子裡乘涼:「今年還是頭一回在外頭乘涼呢,空調涼快是涼快,就是悶了點,還是坐外面舒服些。」她拿扇指著天邊的晚霞:「七點多了,晚霞都沒散。」

  蘇爺爺抽著旱菸,吧唧吧唧,吞雲吐霧,煙鍋頭裡的絲煙燃盡,他拿著煙杆,對著椅側敲了敲,煙鍋頭裡的菸灰飄飄灑灑的落地上,敲了十來下,看一眼,煙鍋頭乾乾淨淨,煙杆放身上,從口袋裡拿出裝絲煙的小袋子,慢條斯理的捻上一撮,捻煙的時候,他看了眼天邊的晚霞,嘴裡模糊的不清的嗯嗯兩聲,算是回應老伴的話。

  蘇奶奶拿著扇子用力扇了扇,一臉嫌棄的說:「只能抽兩鍋,不能多抽啊,抽完這鍋就不能抽了。」

  蘇爺爺還是那悠悠閒閒一臉享受的模樣,嗯嗯嗯的應著。

  陳峰背著個竹蔞走進院子:「蘇爺爺蘇奶奶,還是你們院裡舒服,連吹的風都透著涼爽,啟民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