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拎著一袋子蔬菜肉骨的大媽,另一隻手抱著個大西瓜,熱的滿頭大汗直喘粗氣,一個胖子手裡拎著早飯,邊抹汗邊走:「阿姨讓讓,麻煩讓讓。」

  大媽聽著話往旁邊讓了讓,沒想身後有人拿著防曬傘,沒料到大媽會往旁邊走,傘尖戳到了大媽的眼角,大媽疼的哎呀一聲:「幹什麼幹什麼!」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會往這邊走。」

  一點小摩擦導致前進的人流停滯,後面的人大聲嚷嚷:「走啊!太陽這麼大,我衣服都濕透了,幹什麼呢,前面死人了還是怎麼了?」

  「怎麼說話呢!說的像是人話嘛?有娘生沒娘養的癟犢子玩意兒!」

  「罵誰呢個老不死的!」

  不知道是誰罵起的,宛如點燃的鞭炮,人群瞬間被轟炸。

  第8章

  眼瞧著就要打起來,站旁邊的蘇啟民不著痕跡的施了個清心訣。

  人群中的吵嚷聲戛然而止,畫面靜止宛如按下暫停鍵,呆滯幾秒後,寂寞的人群漸漸甦醒,火氣消的一乾二淨,難得的身心舒展走路都見了輕盈,久違的神清氣爽讓他們很是懵,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們邊走邊細細的議論著,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覺的一陣清風拂過,整個人忽然就舒服了。

  到了二棟樓前,蘇啟民往樓道電梯口去,身後陸續進來了幾個人,有帶孫子的老人,打防曬傘的小姑娘,穿著背心的老頭,手裡拎著菜的中年婦人,還有說著剛才的事。

  電梯來了,蘇啟民進去後按了個六,人往角落裡去。

  「……染著黃頭髮的小年輕我認得,住在四棟,脾氣特別暴躁,前兩天還和人動起了手呢,幸好保安來的快,我剛瞧著他那兇狠勁兒,幸好啊,那會人擠人,真打起來我都沒地躲。」說話的是拎菜的中年婦人。

  帶著孫子的老人很是贊同她的話:「今兒啊,可真的是菩薩保佑,菩薩保佑呢,就願神明有知,趕緊下場雨,這天都熱成什麼樣了,咱們是老小區,區里綠蔭還算多,我兒子去年剛買的小區,移栽的樹木枯了近半,比咱們小區還要熱,讓他們過來住,倆口子又嫌上班遠不方便,」

  叮的一聲,到了三樓,老人笑笑牽著孫子往外走:「我到了。」

  電梯裡的人一個接一個出去,沒多久到了六樓,蘇啟民出了電梯,來到家門口掏出鑰匙開門。

  「啟弟回來了。」姜榮發正好從廚房出來,看見小舅子笑的格外熱情。

  蘇啟民換好鞋,笑著喊姐夫。

  等人走到身邊,姜榮發伸手往他肩膀上搭,很是親昵:「我剛還和你姐說,難得今天休息,下午咱們去商場逛逛。」

  「對,咱們開車去,曬不著太陽,不會熱著。」坐在爬爬墊上逗著兒子玩的蘇盈抬頭衝著弟弟笑。

  蘇啟民點著頭應好,往陽台看去,花盆裡的小苦薏開了花,不多,一朵兩朵的,也是枝椏小,等它們長大些,自然會開更多的花。

  陽光略有偏移,沒在陽光里的小苦薏,他往旁邊移了移。被移進陽光里的小苦薏,晃動著小枝葉,像是在跟他道謝,他伸手摸了摸綠綠的葉子,笑了。

  「外頭的陽光看著刺眼,好像沒昨天熱。」蘇盈摸了把兒子的額頭:「沒開空調呢,就一把小風扇吹著,小源兒都沒出汗,我也沒覺得熱燥。」

  姜榮發深有同感:「是沒昨天熱。」說著話,他也跑到陽光上去看盆栽:「這花開的真不錯,是菊花嗎?」

  「不是,是苦薏。」

  「喔,看著像菊花。」姜榮發說著,又道:「這些都要放爸店裡賣嗎?」

  蘇啟民:「對,家裡還有不少,準備在網上買些花盆回去。」

  「是得買些回去。」姜榮發笑容里透了點得意:「我朋友看了照片都很喜歡,都說要買一盆。」小舅子的事業他必須全力支持!

  蘇盈接了句:「我也要好幾盆呢,錢已經給了,等會我轉你微信上。」

  姜榮發:「我這邊的錢也轉你微信上。」

  蘇啟民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連著響起兩道提醒音,他沒在意,對著姐和姐夫笑了笑:「記得讓你們的朋友把花放在有日光的地方,它們喜歡日光,開的花可以泡水喝。」

  「嗯,我們會跟他們說清楚。」

  十一點多,蘇成志打電話說,中午不能回家吃飯,店裡來的幾個人,他離不開。

  姜榮發要去送飯,蘇啟民沒讓,吃過飯,他提著飯盒出了門。

  蘇爸爸的診所就在小區旁邊的潤民路,主幹道經陽光暴曬,熱氣撲身,沒什麼行人,不見知了聲,只有各類車子刺耳的鳴叫,一進潤民路,就好像進了另一個世界,熙熙攘攘充滿著煙火氣。這條路樹蔭頗多,樹木茂盛枝葉繁密擋了大部分的烈陽,因此這條路的人流也很大。

  診所就蘇成志一人,蘇啟民進去時,他正在給人包紮傷口,旁邊坐著兩個人,身上的傷口已經包紮妥當。

  蘇成志忙完了才發現兒子來了:「什麼時候來的?」

  「剛來。」蘇啟民指了指桌上的飯盒:「爸你先吃飯。」

  蘇成志洗了手,擦乾,坐桌邊,慢條斯理的打開飯盒,沒急著吃,先喝了口水,抬頭對著兒子笑了笑:「你吃了嗎?有些日子沒吃盈盈做的飯菜。」碎碎念了兩句,拿起筷子吃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