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姐夫人好好的,和李又輝的情況不一樣,吃了會有什麼效果,他也不知道。

  蘇成志很高興,連說話聲都大了點:「好,這趟回家多住兩天?」以為沒了的兒子八年後突然回來,回來呆了沒兩天,又說要回鄉下老家,他和媳婦萬般不舍,兒子也只多呆了一天就堅定的離開了榆城。

  「住一晚再回來。」見父親明亮的雙眼瞬間暗淡,蘇啟民想了下,又說:「往後我會隔三差五的去趟榆城。」呆在鄉下沒靈氣修煉,多去榆城儘儘孝心也行。

  蘇成志回過頭看兒子:「真的?」不等回答,連聲應好:「你媽知道了肯定高興。」

  「啟民啊,回了榆城也來大伯家吃吃飯,左右離的也不遠。」開車的蘇成軍樂呵呵的搭著話。

  蘇文柏興奮的直點頭:「哥啊,你來榆城告訴我,我上叔叔家吃飯也行,你過來我家吃飯也好。」

  「好啊。」

  到了鎮上找了家花店買了五十個花盆,比網上買要貴了近一半,蘇啟民琢磨著,以後還是網上買好,今兒是情況特殊急著用。

  買了花盆,逛了會小鎮,沒什麼買的就開車回了村。

  歇了午覺醒來,蘇啟民帶著花盆去坳里剪枝移栽,蘇文柏屁顛屁顛兒的跟上,家裡的大人也湊熱鬧似的戴草帽的戴草帽打傘的打傘,最後,一屋子人都去了梨子坡的山坳里。

  進了梨子坡,越往裡走越涼爽,何秀蘭直呼:「這裡好舒服!」收了手裡的防曬傘,好奇的看著地里種的東西,不認識,看著挺普通又直覺都是好東西。

  「哥,真的開花了,這花好像野外的小菊花。」蘇文柏走近看了看:「奶,你看像不像野菊花,」低頭聞了聞:「嗯,香味不一樣,這個更好聞,好清涼啊。」

  蘇奶奶細細打量著,眉眼帶著驚奇:「這花長的真好。」越看越喜歡:「啟民,咱們院子旁可以種嗎?」

  「能種,等我回來就種兩株。」

  蘇成軍來回走著:「這地好啊,太陽曬著竟然不熱,還是山里好,樹多,多涼快啊,舒服!」

  不熱就好,柳鳳芝也覺的這裡環境好,在這裡種東西應該是不太累,挺好,她放心了。

  一群人里就蘇爺爺比較淡定,他來過好幾回,其餘人一個勁兒的稀罕時,他已經開始剪枝移栽,這活沒幹過,他很謹慎。

  第7章

  苦薏的主枝不動,只修剪分枝。

  蘇爺爺蘇啟民負責剪枝,蘇成軍蘇成志蘇文柏往花盆裡裝泥,蘇奶奶領著兩個兒媳將分枝移栽進花盆。

  人多力量大,片刻功夫就移栽好了五十盆苦薏。

  回到家,苦薏放後備箱。

  蘇爸蘇媽和父母辭別,蘇啟民對著爺奶說:「明兒下午回來。」

  蘇爺爺蘇奶奶連聲應噯,站在車旁,看著孫子上車。

  車子緩緩駛出院子,柳鳳芝透著車窗往後面看:「爸媽,你們回屋,外面太熱。」

  「開車慢點兒,穩穩的啊。」蘇奶奶提醒著。

  看的出來倆老很捨不得侄子,何秀蘭樂呵呵的說:「明兒就回來了,就住一晚。」

  「爺奶,我哥不在,還有我呢。」文柏作怪似的在屋裡蹦蹦跳跳,那股子活潑勁兒,把蘇爺爺蘇奶奶逗得哈哈大笑。

  走的高速,開車到榆城兩小時,進城時四點多,城裡車流有些擁擠,回銀河小區已經是五點。

  原本約的明兒吃午飯,蘇盈知道弟弟隨著父母回了榆城,在家裡坐不住,喊了丈夫抱上孩子開車往家趕。他們到時,家裡正好剛吃完晚飯,柳鳳芝在廚房收拾,蘇盈有鑰匙,直接開了門進屋,邊換鞋邊喊:「啟弟。」

  在陽台上看古薏盆栽的蘇啟民起身往門口走:「姐,姐夫,」目光落在姐懷裡的小孩兒身上,白胖胖的,特別可愛:「小源兒~」拍著雙手:「來,舅舅抱抱。」

  小源兒咧嘴露出個無齒的笑,張著小胳膊,胖短腿在媽媽懷裡蹬啊蹬,嘴裡啊啊啊,顯的很激動。

  「源兒認得舅舅呢。」姜榮發笑著說話。

  白胖胖的外甥到了懷裡,蘇啟民掂了掂:「嗯,挺沉。」小傢伙很健康呢。

  柳鳳芝從廚房端出幾杯涼茶:「盈盈榮發,來喝涼茶,聽說你們要來,一進屋啟民就泡了壺涼茶,這茶喝著好,尤其是榮發常在外面跑,多喝點兒。」

  分明是母親說,啟民啊,在你爺奶家泡的涼茶還有嗎?

  正好有些口渴,姜榮發端起涼茶喝,喝了一口,他整個人愣了下,手裡的杯子挪遠了點,仔細看了看杯中的涼茶,湯色很淡,淡的宛如白開水,喝下肚卻很不一般,清涼涼的,不是薄荷,不知道是什麼,體內的熱燥瞬間不見,腦頭清明很是舒服。

  柳鳳芝一直在旁邊看著,瞧見了女婿的異樣,滿眼的笑:「多喝點兒,這茶好著呢,一個星期只能喝一回。」

  蘇盈看著弟弟逗兒子玩,看的津津有味,餘光瞄見這邊有點點不對勁,她分神注意了下,然後看向放在茶几上的涼茶,真這麼好?存著疑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神倏地一亮,好東西啊!「媽,哪買來的涼茶?是爸新配的嗎?」

  「是你弟在深山裡采的草藥,好是好,不能多喝。」

  知道媳婦沒聽見,姜榮發在旁邊小聲提醒:「一星期只能喝一回。」正好小舅子看過來,他對著笑了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