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褚彥猛地後仰,原本躺著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坐起來了,正距離自己很近很近。

  常隱雙手輕輕撐著床沿,身上金絲邊白衣鬆散地搭在他的身上,露出一小截光潔的肩膀,他不知何時睜開了眼。

  「褚彥。」聲音有些沙啞,就像是太久沒說話一般,但是尾調依舊帶著小小的卷音,慵懶而又勾人。

  褚彥表情驟變。

  他真的。

  人生在世數千載,從未見過這般離奇的情況。

  強迫自己跟常隱拉開距離,褚彥當即開口質問:「你到底是誰?風青陽?還是溫苘禮,又或者越長卿?」

  常隱輕嘆了一聲,「為什麼是風青陽排第一?」

  褚彥:?

  關注點是這個嗎?

  常隱伸手,「褚彥,抱抱我。」

  褚彥坐得離他遠了些,毫不客氣地道:「本尊與你不太熟。」

  委婉點說是不太熟,實際上根本就是陌生人!

  常隱傾身,靠近褚彥,墨色長髮逶迤鋪展在床上,他彎起眸子——

  「但是我與你很熟。」

  「我在夢中見過你千千萬萬遍。」

  「我一直在夢境中尋找你,在你找到我的那一刻,我便從沉睡中甦醒。」

  「你可以重新認識我,我是常隱,也是你的長情。」

  「唯一的長情。」

  **

  褚彥成親了。

  莫名其妙的成親了。

  娶的是修真界鼎鼎有名的美人胚子,蓬萊仙宗沉睡了數千年之久的仙主。

  關於褚彥昏睡後,越長卿,情沐辰,風青陽以及溫苘禮之間的事情,常隱也全部告訴了他。

  溫苘禮與風青陽,他二人皆互相嫉妒著對方,提防著對方,然而最後卻還是融合為一體,成為了對方。

  褚彥終究是想不明白自己是先有了長情才遇到了接下來的一切,又或者是先在那個未知的位面發生了一切才終於得到長情。

  這一場「大夢」,就像是銜尾蛇一般,將褚彥與長情之間的淵源閉環。

  成親日。

  整個天玄宗喜氣洋洋。

  三十六長老與七十二峰主接待四方來賓,忙得不可開交。

  一身紅衣的俊美冷酷俏仙君獨自坐在房間,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同意跟自己地劍舉辦合籍大典。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急促的敲門聲。

  褚彥:「進來。」

  弟子一進來就開始告狀,聲音帶著顫音:「宗主,簡直是豈有此理啊!那群蹭咱們宗門熱度招收弟子的冒牌貨竟然舞到咱們正主的面前了!」

  他險些忘了這回事兒了。

  褚彥:「什麼冒牌貨宗門?」

  那弟子忿忿道:「天玄分宗。」

  褚彥:「??什麼分宗?!!」

  弟子:「天玄分宗!他們還拉了橫幅,天玄分宗代理宗主白芸苒,攜全宗上下,恭賀宗主新婚!」

  ——————完————————

  作者有話說:

  就讓故事在這裡停止吧。

  抱歉,讓你們等我很久,今天想正式地道個歉。

  前兩年三次元發生了些變動,情況不是很好。嘗試過全職發現收入撐不起生活基本開銷,所以我就出去找工作了,心裡壓力,家庭壓力和工作壓力,在沒辦法兼顧的情況下於是我又斷更了。

  不管是《反派拿穩修真劇本》,還是這本《仙尊》,都辜負過太多人。每一個給我刷負分的我都感到抱歉,愧疚,打心底里對不起你們,也感謝你們對我所寫故事的認可與喜歡。

  仙尊在今天正式完結,我還挺喜歡這個結局的,整個世界都很美好,我喜歡的角色在屬於他的世界裡雖然經歷過苦厄,但最終走向幸福美滿,圍繞鮮花與珠寶。

  也希望大家能在與我不相交的現實里幸福,平安。擁有鈍性,屏蔽外界的惡意;擁有韌性,持之以恆的去追求;擁有勇氣與執行力,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

  也許成不了什麼卓越傑出的優秀人才,但是儘量去做一個幸福快樂,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好的普通人。

  好啦,我去寫反派了,今年會填完我的坑。

  記得早睡,以及好好生活,好好吃飯。

  筆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