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一陽一把把他拉進懷裡,拍著他的後背,「放心我沒事,有你在我行事一直小心,不敢受傷分毫。」

  他隨意與他親近的態度讓他心頭一喜。

  這一刻穆伯翊明顯感覺到周一陽待他有些不同,具體什麼不同他又說不上來,就只覺得有什麼橫在他們之間的東西消息了,他的心更貼近了他一些。

  他反手抱住他,在天雷滾滾的見證之下,誓要到天荒地老。

  ……

  當天穆伯翊便帶了周一陽下山,在他眼中這道宗太過於危險了,每個窟窿都能夠藏人。

  如果李道存再將周一陽藏起來,他真的不確定自己會不會瘋。

  牧鴻沒有跟他們一起走,而是遠遠地看著他們離開。

  似乎當周一陽到道宗的那一刻他的任務就完成了,從此他將留在這山上修煉道術,非天下大亂不再下山。

  李道存送了兩人一程,而且還送了周一陽一個匣子,「這是祖師爺留下來的,說是你離開此處時交給你。」

  「哦。」

  周一陽眼神目光複雜地接過,打開只見匣子中躺著的是一柄火紅小劍。

  赤陽劍身發出顫動,在眾人始料不及之下匣子中的火紅小劍直刺入周一陽體內,穆伯翊發出一聲驚呼。

  「你幹什麼?」

  他含恨地望向李道存,一拳揮了過去。

  周一陽一手攬住他的腰,穆伯翊頓時動彈不得。

  周一陽輕聲安撫道:「放心,我沒事。」

  火紅小劍入體後和赤陽融為一體,周一陽明顯感覺到了赤陽的力量在急速恢復。

  方沐清在千年前連他受傷,赤陽實力大損的事他都算到了,還及時送了修復赤陽的力量。

  如此大恩大德,他何以報之?

  剛才才想要將亡故之人從心裡放下的周一陽神情恍惚,又看到了那個含笑關切望他的少年。

  那是第一個給他溫暖,把他從深淵中救出來的人。

  李道存提醒道:「周師弟莫忘祖師爺留下戒言?」

  周一陽點了點頭,「不會忘的。」

  方沐清千年前封兩魔一龍一鬼,如今兩魔已滅,仍有一龍一鬼禍亂世間。

  他定會繼承他遺志斬妖除魔,還世間一清明。

  周一陽朝藏書閣深深一拜,像在和千年前記憶中的少年說:「放心,我一定永遠不會忘的。」

  穆伯翊心頭一緊,他本能察覺到周一陽有事瞞著他,有那麼一瞬他感覺到自己的位置已被他人占據。

  他急切地握住了周一陽這手,他手間傳來熟悉的溫度能給他些微的安全感。

  直到載著兩人的車子在視線中消失不見,牧鴻這才現身在李道存身後。

  「明明放不下,明明也想送他一程,為何要躲起來?」

  李道存沒有回頭,晨風吹起他的頭髮,將梳得一絲不苟的髮髻吹落無數碎發。

  牧鴻道:「我前世的記憶甦醒晚了,直到他入藏書閣才甦醒過來。

  如今他身側有了穆伯翊,他也將我這個已亡之人也該放下,我又何故去擾他清靜。」

  牧鴻,不,該說方沐清才嘆了囗氣。

  前世身為極陰之體,在註定他與他只能活一個的情況下他們相愛之餘又互相折磨,把彼此弄得萬分痛苦,蹉跎歲月。

  當他重生歸來周一陽卻已死,他只能繼承他的余願,等待時期,孤獨謀劃讓周一陽再次重生之事。

  他滿懷美好的期待,以為能好事多磨終可成。

  再入輪迴歸來,他並非極陰之軀,他也重生。不想還是棋差一招,他記憶甦醒晚了,他身邊已有良人,一個和第一世的他極為相似的男人。

  方沐清從他的眼神中看得出周一陽非常愛穆伯翊,那麼赤裸裸的灼熱是他從未擁有的。

  周一陽對他總是小心翼翼的,像在向神明祈禱,眼中只有崇拜。

  他一時間都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有愛過他。

  他默默地望著周一陽的背影遠去,心裡仍有些不舍,仍想挽留些什麼。

  他伸出手……卻發現他再也無法觸及到他。




章節目錄